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刀剑乙女同人的存稿地
文+插图是通常运转
也会有条漫www
【文章归类见边栏】

头像/个人收藏用途请自便
转载请注明出处(空间除外)
谢绝二改/盗图

P.S.非常感谢每一个推荐、喜欢与评论~
有事敲的话可以私信

【刀剑乱舞】【城南公寓企划】Page 01. 人在地上走,锅从天上来

※ 刀剑乱舞乙女向

※ 城南公寓企划

【企划地址+我的人设:戳我

※ CP为我家兼澪,另外应该会有亲友家出来串场

 外传(前传?)性质

※ 企划开始前的时间线,兼澪尚未交往时的故事(当时兼澪还是分别租住两个房间的)

※ 手慢,这个大概是不定期更新_(:з」∠)_


========我是开始的分界线=============


Page 01. 人在地上走,锅从天上来

 

 

清晨6时30分,手机规律的蜂鸣震动告知了一天的开始。

正是春寒料峭的时候,水无月澪从被窝里艰难地伸出手,按下“停止”键。

今天的采访没记错的话应该安排在了下午,为什么闹铃设得那么早?

混沌的思绪被梦魔死死拽住,眼看就要再次落入睡梦之中,女孩忽然惊醒,啪啦一下张开双眼。

——对对对,这闹铃可不是给她自己设的!

想到这里,水无月澪一个鲤鱼打挺……好吧,事实证明,她这个动作还是失败了。

“………………再五分钟。”

被窝里传来属于另一个人的慵懒声线,随之而来的便是一对精壮有力的臂膀,愣是将刚起了半个身子的女孩拖回了被窝。

“和泉守兼定……”水无月澪绵长地叹了一口气,从禁锢的怀抱中抽出了右手,娴熟地找到对方小臂的部位,咬紧牙关掐了下去,“我叫你给我起来!!!!!”

于是,清晨6时40分,一声惨绝人寰的吃痛叫声,响彻城南公寓整个7层。

 

“东西带全了?”

“嗯……”

“抗过敏的药呢?这次野外拍摄,小心碰到蜗牛……”

“带了带了……”

“手机?钱包?公交卡……哦,你应该用不到公交卡。”

“啧,我说……”长发青年不满地挠了挠脑袋,视线在眼前人头顶转悠一圈,终究集中到了她的脸上,“面对即将出外景一个月的恋人,你就没有什么别的想说的?”

水无月澪的棕瞳微瞠,却错觉般地很快归于平静。她故意眨了眨眼,歪起脑袋:“嗯,是有那么一句~”

和泉守兼定柔软了神色,配合地弯下了腰。

对方温热的气息缓缓蔓延至耳畔,她熟悉的声线在切近的地方响起:“记·得·带·土·产……”



和泉守兼定觉得,自己大概是交了个假的女朋友。

 

将和泉守兼定送出门时,已经是将近7时30分了。水无月澪看着他高大的背影消失在保姆车里,这才松了一口气。

“多大的人了,哪有不亲一下就不走的道理——”

她拍了拍依旧发热的脸颊,不着心地嗔怪对方“厚颜无耻”。

 

哎,如果是一年前,她怎么可能想象到自己会变成这样呢。

 

 

(一)

 

学生时代,谁都会有那么一个两个,甚至更多的小抱负,水无月澪也不例外。

因此,当接到心仪的报业会社内定通知的时候,她雀跃地从凳子上直接蹦了起来,完全忘记了这是学院中最难搞的教授的课上。

纵然如此,水无月澪还是以优异的成绩结束了课业,顺顺利利地带着通知书奔赴今后的工作地点。

这是当地最大的报业集团,特别看重工作能力与经验,因此每年在应届生中录取新人的比例都少得可怜。能在学生时代就拿到内定的,一个学校也不见得有一个。

水无月澪自诩成绩拔尖,拿到内定时并没有太大的惊喜,更没有心思去多想什么。不过,当她真正来到这里时,还是感到心跳变得有些快。

 

一楼醒目的位置摆放着入职培训会场的指示牌,水无月澪毫不费力地找到了地方。她从引导工作人员手中接过临时通行证,“嘀”的一声就刷过了门禁。

窗明几净的办公环境,繁忙有序的人们,交错于空气中的各路消息……嗯,很好,这就是她理想的工作状态!!!

“如果能分到政经线就好了……”深知这次入职培训后,新人会被分到集团的各个部门,水无月澪默默捏紧拳头。

要知道,做一个敢于揭露社会阴暗面,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记者,可是她从小的梦想!而实现这个梦想,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待在最容易看清社会形势的政经线。

想到这里,女孩真的有些紧张了。她下意识地捏紧包带,在略显昏暗的会场过道中寻找自己的位置。

“哟,我还当是谁呢,这不是咱们院的书呆子吗?”

“……嗯?”这话明显来者不善,水无月澪狐疑地抬头,当即就意识到大事不妙。她扯了扯嘴角,努力让自己笑得不那么假,“绫小路前辈,好巧……”

水无月澪在研究院的时候,虽然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人物,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位绫小路前辈就是那个风头随时都能盖过她的狠角色。

学生时代嘛,大家“攀比”的要素有限,水无月澪靠一路高扬的分数便能赚足面子。可这位绫小路前辈非但成绩优异,据说家世还非常好,好像是哪个财团的大小姐来着……?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位不知是什么背景的大小姐,似乎一直都很讨厌她。

回忆的思绪戛然而止,水无月澪感到挂在脖子上的通行证被人拽了过去,惹得她踉跄两步,差点一脑袋撞在椅背上。

“我也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敢来……”绫小路前辈的声线沉了下来,“明知道我看到你就心烦。”

“………………?”什么情况?难道不是集团给她发的录取通知吗?关这个人什么事啊?

绫小路整了整头发,伸手点了点通行证下方的单位名称,而后旖旎地笑着在水无月澪耳边落语:“……知道吗?我的母亲,就姓高木哦。”

女人婀娜多姿地走了,水无月澪愣在原地不知所谓。

她机械地翻过通行证,第一次仔仔细细地审视最下方的单位名称,终于恍然大悟。

 

原来,这整个集团,都是人家的“家业”啊……

 

 

(二)

 

经过绫小路前辈的“提前告知”,水无月澪觉得此时此刻站在娱乐专版的办公室门口也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了。

她疲累地抬眼确认房间号,又忍不住长叹一口气。

被人暗中作梗倒也罢了,算是自己学生时代不懂做人的错,可在娱乐线的话,什么时候才能实现自己的梦想?

“况且,当狗仔这事儿,我还真没在学校里学……?!!”

“什么?!!!!!!!!现在哪里有人啊————————!!!!!!!!!!”

下半句就这样硬生生地被高声怒吼给掐断,水无月澪条件反射地闪到门边,下一秒,那扇门就从里面猛地弹开!

微胖的中年男子气急败坏地拿着手机,不停地对听筒方向“大放厥词”,对话中时不时可以听到一些关键词,诸如“变卦”“突击采访”什么的,还有一个类似于人名的词组——“和泉守兼定”。

哦,总结来说,就是这个叫和泉守兼定的临时变卦,想找人去采访的意思?莫不是哪个十八线小明星,想红想疯了吧?

水无月澪讪讪地想着,丝毫没发现眼前人已经结束了电话,正皱着眉头看着她。

“喂,你……新来的?”

“我——嗯?嗯嗯???”只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水无月澪立刻感到自己被塞了一大包物件:什么单反相机、DV摄像机、录音笔、甚至还有一本崭新的采访本。

这架势,该不会……?

“小家伙,恭喜你呀,一来就捡到大便宜了!”男人高声笑着,狠狠地拍了一把水无月澪的后背,差点把她拍到墙上去,“现在、立刻、马上赶去城郊的W摄影棚!GO!GO!GO!!!”

“诶?不是……我……”

“磨叽什么,这可是和泉守兼定的专访机会!”

“不是,我,你……那个谁……”

“具体的事情等下邮件发你!快去!”

不由分说地,水无月澪被人扔进了电梯,一路高速下滑,瞬间到了一楼。

女孩回头望了望报社大楼,心累得无以复加——以前就听说这边的记者编辑画风清奇,如今看来,还真是没有说错。

 

 

(三)

 

“麻烦了……”

姑且不论之前那个胖……哦,不是,是娱乐专版的总编辑安田先生,是怎么精准无误地将工作资料发到了她的邮箱,光凭要她在短短的十余分钟里了解整个工作流程以及和泉守兼定这个采访对象这一点就简直是开玩笑?!

早知道有一天会沦落到这个地步,当初室友看综艺节目的时候就该凑过去看看的……水无月澪烦躁地抱住脑袋,真想一头撞死。

在大学院的这几年,她最不感兴趣的就是艺能新闻,也好久没看综艺了,忽然要她采访一个根本就跟十八线小明星完全不沾边的“当红炸子鸡”,到底是什么意思?!

最新的整人手段?摄像机在哪里?她的反应肯定不会好看啊!!!如果真的是整蛊,贵社也太下血本了吧?!!

“啊啊啊啊啊啊……还不如让我写30页的政客讲稿!!!!!”

“那个,小姐,已经到地方了哦?”

“…………………………好的,谢谢。”为了不继续让司机先生看笑话,水无月澪拖拽着一大摞行头,亦步亦趋地朝摄影棚的方向走去。

 

与建筑物外表的清亮光鲜不同,摄影棚内部相对闭塞,光线也昏昏暗暗的,如果不注意,撞到什么器具也是家常便饭。

水无月澪踮着脚小心前行,总算是摸到了和泉守兼定所在的A棚。听到脚步声,倚在门口的经纪人回过头来:“你是……?”

“啊,我是接到电话,来采访和泉守先生的……”水无月澪比了个电话的手势,“不知现在方不方便?”

经纪人先生似乎是个爽快人,轻声说了句“跟我来”,便迈动了步伐。水无月澪抱紧一身的行头紧紧跟随,绕过最外面的大摄影棚,两人到了位于建筑物西面的小摄影棚。

里面的工作还在继续,因而可以听到快门清脆的声响。

水无月澪循声望去,簇拥的工作人员自然地围成了一个圆圈,人群的中心站着一个年轻男人。他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却浑身散发着难以言喻的男性魅力。一对碧色的瞳眸,更是让人印象深刻。

男人娴熟地改变着造型,精准无误地重现着摄影师要求的每一个动作,甚至是眼神,让拍摄流程提速不少。



“……不愧是专业的。”水无月澪在敬佩之余,也不免对自己以前不屑一顾的态度感到羞赧。果然什么事情都不能一竿子打死,哪个行业都有精英嘛。

如此看来,这个和泉守兼定先生还是个敬业的好青年,等下专访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然而,20分钟后,水无月澪就想撕了当初这样想的自己。

“不好意思……我,不是很明白您的意思?”女孩忍着快要冒出来的怒火,紧紧攥住录音笔,“我想请您再跟我解释一下,什么叫‘什么都别问,坐着就好’?”

和泉守兼定偏开眼,横竖都没有回答的意思。

眼看这尴尬的气氛就要到达临界点,休息室的门应声而开,身材曼妙的女生婀娜地走了过来。

“和泉守先生,今天多谢你了,等下一起吃个饭吧?”

“抱歉,今天已经约了采访,改天吧。”

“……”

“…………”

原以为这个人的到来会掀起一阵“腥风血雨”,却不料一切就在一组对话中悄然结束。水无月澪目送自找台阶下的女模特扫兴离开,总算是了解自己被人叫来的真正原因了。

敢情就是障眼法的道具啊,是不是改个名叫“二柱子”更应景?

 

不过,气愤归气愤,工作还是要做的,不然自己心里这关就先过不去了。

女孩背对着和泉守兼定默念大悲咒,强压住心底的愤懑,深呼吸两次后,总算让自己勉强地勾出一道笑容。

趁这抹笑意未散,她转过身去:“那么,和泉守先生,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专访了吗?”

长身男子从座椅中起身,让本就高挑的身材显得更为颀长。他垂眸看着水无月澪,略显疲惫地落下一句:“……我不记得答应过这种东西?”

“……………………………………哈?”

没有理会水无月澪的讶异,男人侧身闪过她的右侧,大步流星地朝门走去。

 

……什么玩意?

…………什么玩意什么玩意?

………………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不知是摄影棚内温度太高导致了短暂性的大脑当机,抑或是忍耐太久让理性之弦完全崩坏,水无月澪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行动力,蹭的一下冲了过去,一脚把开了一半的门踹回了紧闭状态:“和泉守先生,我需要您给我一个可以接受的解释。”

意外的,素来以“冷酷”“寡言”形象示人的和泉守兼定,表情出现了细微的龟裂。

他似是咋了舌,但回头时却早已没了迹象,徒留一张标致却冷峻的脸庞:“为什么?”

“因为——”

连阐述缘由的时间都没留下,和泉守兼定微愠的声线便从上方飘然而至:“随意捏造既成事实,颠倒黑白,不是你们最擅长的吗?”

 

——还需要我解释什么?

 

 

 

和泉守Side:

 

“诶~~那个是不是和泉守兼定啊?”

“不会吧,这么巧?”

“以前有消息说,他是这里的常客,也不是不可能啊!”

“唔哇,这么lucky?”

“我们去要个签名吧……?”

“好啊好啊!”

高中生模样的女生隔着两排桌椅“谦让”了半天,最终由个子稍高的一位领头,小心翼翼地朝位于餐厅角落的餐桌走去。

这里是位于市郊的伊市汰餐屋,虽说主要经营家庭餐厅,却别出心裁地设置了一排颇具风格的调酒吧台。店面总体布置得温馨大方,闲暇时刻也会有客人在这里点一杯咖啡,惬意地享受时光。

 

感觉到有人靠近,先前一直在角落座位压着帽檐的青年抬眼,当即收获了几声极力压制的尖叫。

“我、我们是粉丝!请……请问可以……”

一丝不易察觉的欣喜掠过青年碧色的眸子,他故意清了清嗓子,轻描淡写地点了点头,随即接过对方递来的笔记本,熟练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哇,真的是和泉守兼定!!!”

“呜呜呜好激动!!!明天可以跟同学炫耀了!!!”

正当两个女孩快要喜极而泣之时,青年用手指点了点其中一位的肩膀,然后作出噤声的手势。

瞬间意识到这里是公共场合,两个女孩忙不迭小声致歉,手拉手离开了。

 

“现在已经可以这么从容了,不愧是兼桑。”

听到熟悉的声线在桌的另一边响起,和泉守兼定这才不满地摘下帽子:“……国广,这次可是你迟到。”

“手头来了临时工作,处理耽误了点时间,抱歉。”乍眼看去身板略单薄的青年好脾气地笑着,顺手将一旁的菜单递了过来,“那不这餐我请?”

“少跟我来这套……”和泉守兼定接过卷成桶状的菜单,在对方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我还没落魄到这个地步。”

“我知道~而且……”对面的青年脱下外套,将领口的领带扯松了些,“到这里也不用看菜单,对吧?”

毕竟,能比他俩还熟悉这家餐屋的还真没几人,除了——

“两位客人,请问是需要点单吗?”

温软女声响起的瞬间,正逢新客人进门,门铃叮叮当当的脆响将声线衬托得更为可爱。和泉守兼定与堀川国广一起看向来人,表情都柔和了起来。

对视几秒,三人心照不宣地露出浅笑:“还·是·老·样·子~”

 

过了饭点,伊市汰餐屋也回到了较为平静的状态。

和泉守兼定盯着面前瓷杯中的浅褐色液体,明显地皱起了眉头。

堀川国广与正好轮到休息时间的望月凛坐在桌子对面,他俩彼此交换了个眼神,还是由堀川开启了话匣子:“兼桑,你不是还蛮喜欢摩卡的吗?今天怎么不喝了?”

“稍微……有点事。”和泉守兼定撑起脑袋,长吁一口气,“看到这个颜色,会让我想起今天遇到的一个没礼貌的小丫头。”

闻言,堀川国广眨了眨眼:“……那个,兼桑,如果方便的话,能给我们说说经过吗?”

凭他对和泉守兼定的了解,能让他这么耿耿于怀的“没礼貌”,肯定事出有因。

果不其然,在和泉守兼定洋洋洒洒地将今天在摄影棚发生的事全盘托出后,桌对面的两人似乎都变了些许气场。



“兼桑,这就是你说的‘不懂礼貌的小丫头’?”堀川国广微笑地举起瓷杯,抿了一口餐后咖啡,“为什么我整件事听下来,反而觉得是兼桑的问题多一些呢?”

“嘿,国广你胳膊肘往外拐啊?你没看见她踢门的时候——”

眼看和泉守兼定要起身解释,望月凛赶忙将他按了回去:“兼先生,冷静,冷静,别忘了你的人设……”

“……………………”

到底是个底子里就实在的姑娘,这种水面下的事情都说得如此堂而皇之。堀川国广无奈地叹了口气:“姑且不论兼桑你的人设,单就今天这件事来说,我觉得你该给那位记者小姐道个歉的。”

“……凭什么?那句话不还是你教给我的吗?”和泉守兼定翻了个白眼。

“哎呀兼先生,你不能做这样的表情……”望月凛总是担心和泉守兼定被公司钦点的“人设”崩塌,就差没拿餐盘去挡那张俊脸。

听到这句话,堀川国广差点没喷出咖啡来。

是,他的确有教和泉守兼定如何严厉冷峻地回绝纠缠不清的狗仔,但他万万没想到这个人居然把这么重的话用在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姑娘身上。

再说了,那句话本来就不是随便拿出来用的,是有“特指”的。

当年,和泉守兼定刚出道的时候,就曾经遭遇一个大型报业集团娱乐记者的纠缠不休,非但肆意曲解采访回答,还添油加醋地给他按上了一大堆莫须有的“事迹”。

如今,那时候的记者早已不在原会社干了,可这几年的梁子还是结得死死的,以至于和泉守兼定很长一段时间都对这家报社没有好感。

对,没错,就是水无月澪所在的报社。

所以说,今天这件事说白了是一种“迁怒”,水无月澪着实无辜得很。

在心底对人家说了好几次抱歉,堀川国广哭笑不得地看着对面正处于绝佳“生闷气”状态的和泉守兼定:“好了,兼桑,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去给你调查一下那位记者小姐的情况,如果她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人,你一定要诚恳地给人家道个歉,然后把欠人家的专访给完成……”

“………………用得着这样吗?”长身青年不满地咋舌。

“当然用得着。”对此,堀川国广自信地打了包票,“虽然没有什么事实依据,但我有种预感,如果错过她,兼桑一定会后悔的。”

 

(TBC)

 

 

 ======我是废话的分界线=========


真的好久没写东西了,以至于这么一篇打了好久

看其他参企的人都已经拉布拉布地同居了,我居然还在这边蜗牛爬地写外传,很是怀疑人生

不过我个人还是很喜欢写两人是怎样互相吸引的这个过程的wwww


P.S.这里的兼桑一开始真是老过分……

 


评论(26)
热度(168)

© 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