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刀剑乙女同人的存稿地
文+插图是通常运转
也会有条漫www
【文章归类见边栏】

P.S.非常感谢每一个推荐、喜欢与评论~
有事敲的话可以私信

【刀剑乱舞】For April Fools' Day

 

※愚人节的突发小段子,很短很潦草。

※CP包括石切婶、髭切婶、药婶,都是亲友家的CP

人物会分别标注在各家最前面

※没有什么根据的互动梗,交往状态要注意

※交往方式有个体差,借用亲友三条豆腐店桑的话说就是——《玛格丽特》和《花与梦》的区别_(:з」∠)_

 写得比较快,有错别字的话……

就用宽大的心胸和对我的爱包容了吧……<——并没有后者好么_(:з」∠)_

 

自家兼婶的番外篇:

《所谓特效药》



==========我是正文的分界线===========

 

For April Fools' Day

 

 @石切97循环削:D  家的:【石切丸&紫姬】

 

“石切!石切!!”

宁静的午后,神刀才开始两分钟的冥想就被人打断了。他微微睁眼,栗色头发的少女便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了切近的地方。

石切丸在心底深沉地叹息,用两根手指抵住少女的脑门,慢慢地将人推开了些距离。

暗自猜想对方约莫是从哪里听闻了趣事,急切地想找人分享,青年虽说兴趣寥寥,却还是准备象征性地问一句。

然而,还没等他开口,少女便发声了:“石切!你一定不知道,我其实是猫变的!是不是很厉害?!”

“…………………………嗯?”神刀微笑着歪了歪脑袋,随即毫不犹豫地拎起了身侧的御币,“祛除恶灵……”

“诶诶诶等等?!”真是万万没想到会被这样对应,少女的失望全都写在了脸上,“石切你是不是不信我啊?”

“不是信与不信的问题,只是单纯觉得今天主的小脑瓜似乎有些不太正常。”青年的笑意更浓,“所以,我也该尽一下神刀的职责了——”

“别!是真的啊!!!我可以现在就变回去的!!!!”少女一边躲着御币,一边据理力争,“我真的可以,你看着啊!”

石切丸姑且停下“攻击”,他抱着双臂看着少女走入内间。她小小的身影映在门帘上,那里除了少女之外,似乎还有一个更小的影子……

青年垂眸思索了几秒,脑中掠过方才对方说过的话,他一瞬就了然地勾起了嘴角:“……原来如此。”

原本应当等少女的信号,石切丸却鲜少地起了些玩心。他不动声色地靠近门帘,忽然就抬手将其掀了起来。

“——!!”

门内的少女一脸惊愕。

她张了张嘴,似是想说点什么,无奈半天都吐不出半个字。而一只栗色毛发的小猫也趁此机会,从少女脚边窜了出去。

“诶?!别走!”

她伸手阻拦,手腕却早就被人温柔而笃定地握住了。

青年浅淡地笑着,指腹若有似无地擦拭着她的手背,每一次接触都仿佛带起一阵奇妙的情愫:“刚才那个就是主的‘真身’?”

“唔——”

“那我眼前的这个……”手腕被松开,青年的手指缓缓地移动到了少女的颈项。

他翻转过手,用手指戏弄一般地抚着她下颚的狭小区域。一下,两下,这时而徐缓时而激烈的动作简直像极了——

“……石、石切……”少女涨红了脸,不由自主地抬手想要抵抗,却没有丝毫用处。

青年靠近了些。

他寻至少女耳畔,低沉的声线顺着耳道一路酥痒到了心里:

“……这种时候,猫咪应该怎么做,主知道的吧?”

 

 

 

 @源氏的呆毛  家的:【髭切&青阳】

 

日光和煦,清风徐徐,又是一个适合小憩的日子。

青年靠在回廊的老旧木柱上,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脑袋,不过一会儿就觉得视野模糊了。

人类的躯体还是有诸多不便,这种名为“困意”的感觉便是其中一种。哪怕头脑还清醒得很,也会不自觉地想要闭眼休息,不然就会疲乏不堪。

“……人身真麻烦。”吐露着半真半假的抱怨,青年用手背抵着唇打了个哈欠。

姑且先睡一会儿吧,反正家主——

“站住!给我说清楚!!!!!!!!!!!!!”

“哈哈哈哈哈,上当了吧?!!!”

“主,有本事你就站着别动!”

“傻瓜才会站住呢~”

“偷吃了就跑,像什么样子!”

“是你自己拿错了,我以为你不要了,就帮你吃了呗。”

“你——!强词夺理!给我站住!”

“来啊来啊♪——”

很好,才起了头的睡意就这样飘然远去。

髭切揉了揉眼睛,发现眼前瞬间就闪过了两个人影,机动之高堪称一绝。不过,光听声线就能猜想这两人的身份——一个是这座本丸的主人,至于另一个嘛……

青年换了一个轻松点的姿势,他惬意地支着脑袋,眼看薄绿发色的青年由疯狂追逐变作老鹰捉小鸡式的围追堵截。

“………………嗯,叫什么来着?”在脑海里搜索一遍,似乎也没能找到合适的称呼,髭切便把对方的称呼擅自归入了“不需在意的小事”范围。

他猜想那边的纷扰还要接续一段时间,而自己却没有那么多的耐心等人家安静结束,便顺手拾起扔在一旁的笤帚带了过去,直接塞给还在“备战状态”的青年:“……我记得,今天好像有打扫庭院的内番任务?”

“……”

“………………………………弟弟丸?”

原以为对方停顿那么久必然能说对一字半句,可当熟悉的“昵称”出现时,膝丸感到那丝本就渺茫的希望瞬间在他面前摔得支离破碎:“……姑且不论我的名字,兄长……你真的记住内番表了?”

髭切笑而不语。

深知兄长出马,自己已经没机会“报仇雪恨”,膝丸只能讪讪地接过笤帚,不甘地离去。

目送青年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少女绵长地呼出一口气:“……哎,膝丸腿脚可真快,跑死我了。”

许是跑得累了,少女扯了扯衣襟,开始用手掌给自己扇风。无奈这点力道能够扇出的风力也不大,倒是扇得她自己手腕生疼。

“……唔,要是有电风扇就好了。”她嫌弃地瞪了一眼太阳,没想到竟被强烈的光线闪到了眼,一时间视野中多了绚烂的光影,半晌都看不清事物。

“家主?”青年看少女开始懊恼地揉眼睛,便屈身与她寻到了平行的视线,还不由分说地将人家擦拭的双手拉了下来。

“你干嘛——?!”

视野还是不清晰,少女却真切地感到自己的唇瓣上多了一个不轻不重的压力。

她惊得瞠开双目,那些淡紫与暗金的光晕在视野中交汇旋转,让眼前这个面容俊秀的青年也模糊了轮廓。

他一言不发地继续着,趁短暂换气的时间调转角度,还恶作剧一般地舔舐起她的下唇。

着实是又羞又恼,还不明所以,少女使出吃奶的力气推了对方一把:“髭——”

“嗯?”男人的笑声似是藏在喉间,他伸出舌尖舔了舔嘴角,忽然想到什么似地明亮了神情,“……我知道了,这是不是家主之前说的,叫布什么的东西?”

“是……布丁……来着?”少女被这脱线的问题连带着有些脑筋短路,她好不容易才从齿缝中挤出话语,却也不可避免地石化在了原地。

“味道不错呢……”青年满足地点了点头,重新凑上前去,“所以——”

 

只吃一口,必然是不够的。

 

 

 

 @仓小-主线中  家的:【药研藤四郎&紫曜】

 

“不明白。”

眼看紫曜坐在原地纠结了快半小时,药研藤四郎终究还是摇着头走了过去:“大将,你到底在做什么?”

少女转过脑袋,一对红眸中少了平素的坚毅,倒是多了几分困惑。

付丧神少年挑了挑眉,又追问了一句:“大将?”

紫曜转了回去,低着脑袋组起胳膊,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瓮声瓮气地给出“回答”:“……为什么非得骗人不可呢?”

虽然没有做声,但药研藤四郎可以确定,自己的头顶肯定早就被一排问号占据了。

大概是这段时间太过绵长,还是紫曜忍不住侧过身来偷瞧。

自下而上的视线与少年俯视的目光相接,紫曜愣了愣神,发现对方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自己跟前,还贴心地屈身靠近了些。

“大将,虽然沉默是金也不错,但如果你能具体一点描述问题,我或许能早点理解?”药研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耐心地接续,“哪里不明白,你能从头说一遍吗?”

“嗯——”

女孩点了点头,终于开始了断断续续的叙述。

 

十分钟后。

“啊,我明白了,鹤丸旦那还真是学识渊博……”药研藤四郎爽朗地笑着,“不小心”捏断了聆听时随手把玩的树枝。

紫曜错愕地盯着那一地残骸,不知为何就有些头皮发麻:“呃,药研?你还没告诉我……”

少年单手撑地,站起身来。

果然,事实就如他所料。

不知从哪里听闻愚人节的说法,鹤丸跟紫曜开了个无伤大雅的小玩笑,结果这个认死扣的姑娘就当真了,正在一边跟良心斗争,一边努力想怎么骗人才会不伤害对方。

药研拍了拍手套上沾染的尘土,投下无奈的眼神:“大将,所谓愚人节呢,并不是一定要骗人的日子。”

“那是……?”

“是——”

药研顿了顿。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少女,发现这个视角看到的她比平时显得娇小一些。回想平日里在战场上并肩作战的模样,药研忽然觉得自己居然会用“娇小”这个词来形容对方,着实有些意外。

如果不是娇小的话,应该是什么呢……

“………………可爱吗?”择来选去,还是这个词。

当然,宛如呢喃的话自然是没能落入紫曜耳中。她眼看药研动了唇瓣,却听不到声音,也不禁急躁起来,蹭地一下跟着站起了身:“药——!”

“大将,我很仰慕你。”

“……………………………………”

时间仿佛一瞬静止了。

少女屏住呼吸,视线片刻不离地盯着对方,仿佛只要偏开眼,这一切就都会化作泡沫。

“我很仰慕你,大将。”少年回给她更加坚定的目光,重复了一遍。

“……”

“我很……”

“别、别说了!”第三次重复被紫曜不知轻重的捂嘴动作所扰,没能接续下去。少女的脸颊逐渐升温,红得仿佛能直接蒸熟一个鸡蛋。

她不过是想请教个问题,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然而,药研总是能够占据主动权。

他不着痕迹地扣住紫曜的手腕,将她的手缓缓拉离自己的唇:“……大将,今天,你只要记住这一句就可以了。”

愿我能我将每一个充满“谎言”的日子,变作你的“确定”。

 

 

-FIN-



=============后记=============


其实这个昨天就写好了,扔到子lo给几位基友看

后来大家都说能扔出来,我就扔了

然后本来没打算弄自家的,结果晚上去锻刀日课连出两把兼桑

我顿时就明白了:

这是天要亡我_(:з」∠)_

评论(10)
热度(173)

© 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