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刀剑乙女同人的存稿地
文+插图是通常运转
也会有条漫www
【文章归类见边栏】

头像/个人收藏用途请自便
转载请注明出处(空间除外)
谢绝二改/盗图

P.S.非常感谢每一个推荐、喜欢与评论~
有事敲的话可以私信

【声明】作为一个被描图苦主所知道的实情

※ 私人的陈年旧事说明

※ 占tag致歉

※ 不引战不参战单纯说明事实

※ 给被打扰的各位看客真诚道歉


【这是一个定时发布,人在外地,回复不勤望见谅】


开Lofter这么久,我除了点文之外好像还是第一次写声明,连格式都不是很清楚,实在也是觉得有点搞笑

不过现在我打字的手都在颤抖,因为久违地感到一丝气愤。


本来不是一件大事,最近tag里面的关于阿狗老师描图的事情我想也已经让大家看得不耐烦了。

说实话,我是个很怕麻烦的人,所以不管是两年前还是现在,都是想能化繁从简,化干戈为玉帛是最好不过。

不过,好像是我想的太天真了。


这里必须跟大家坦白一件事,这两天被提到数次的被描图的苦主,不才正是在下。

其实第一天看到文章之后,心情就挺复杂。

第一,我没想到这件事会在两年后发酵;第二,当时阿狗老师(那时候应该还是小八老师)很快就删了文章,如果我没记错还是一天中挺早的时候,我以为除了当事人一圈之外,都没有人注意到。

我用两年的时间期望对方能进步、变化,却始终连真诚的道歉都没等到


具体情况是这样的。

两年前,我收到来自亲友赠送的一篇现paro的文,CP正是我家的兼婶。我表示非常喜欢,所以立刻画了一张插图。



为了早点给亲友配上,我紧赶慢赶,尽管画技拙劣,但真的承载着我喜欢的心情。

文中有写到一个细节,就是兼桑为阻止澪,使用了手脚并用的壁咚方法。

这不是一般的壁咚该有的情况,具有特殊性,我当时也是因为觉得这个有趣,才特别画了这个情节。

但是在这件事过去不久,阿狗老师画了一个条漫,CP也是兼婶,其中出现了一张跟这张图几乎如出一辙的图:



的确,壁咚是少女漫画常见的桥段,单纯是壁咚的话我也不会有什么反应。但是这张图的确相似度太高,不光是图中两人的姿势,乃至穿着都如出一辙,这让我着实无法自欺欺人地觉得是“巧合”。

并且,当时发现这件事的并不是我,我也是被人告知的。

那个时候刚入圈也不久,特别害怕把事情闹大,于是决定私下去敲阿狗老师商量解决。

至于商量的过程,还是请大家自己看吧:







对于描图抄袭这件事,阿狗老师全程都在避重就轻,也没有提出实际的解决办法。

我觉得我们的对话大概是平行线,多说无益,便与其划清界限。

但是我字里行间没有一点一滴是表示自己原谅描图行为,何况阿狗老师这个马后炮一般的讨要授权行为也让我感到心情复杂。

而且,阿狗老师所谓的道歉是针对惹火我这点,并没有反省自己描图,这也是让我觉得谈话无法继续的原因之一。


原本,我以为事件到此结束,当天就早早睡觉了。

结果第二天我被亲友QQ叫醒,说我被人挂在了lo的tag里。

我自问平时待人平和,也没做什么事情,怎么会惹得被挂?我心惊胆战地打开lofter,却看到了这样的文章:



更是在之后的评论里看到了这样的言论:




当时看到这篇文章,我心里感到一阵寒意。

是的,挂我的正是我前一天鼓起勇气去交涉的阿狗太太

她在lo文里“情真意切”地诉说着与事实背道而驰的情况,转身又在评论里对我的作画水平进行了抨击。

没错,我的确不是什么大手太太,画技也远远有提升空间,但这一点就能成为您诟病我的理由吗?

对不起,我不接受这样的说法。


我是个很怂的人,当时就哭了。

亲友气不过就去找阿狗老师理论,表示昨天的聊天记录都还在,这样扭曲事实是不正确的。

不久之后,阿狗老师删了这篇lo文,我也终于得以获得安宁。


后来,因为一些原因阿狗老师消号换名,也换了原先的兼婶CP转为鹤婶,我们彼此也都逐渐有了自己的亲友圈子。

然而,整整两年,我没有等到来自阿狗老师的任何一句道歉的话语。

对,任何形式的都没有。


直到前两天的tag挂人事件。

据说有人在评论里提到阿狗老师没给我道歉,我还想着说真的有人料事如神,就收到了新的私信提示。



请注意,我跟阿狗老师的对话只有这一条,可以说明之前我们没有任何交流。并且,阿狗老师在私信中也承认了两年都没有给我道歉的事实


在这里我说出自己的态度:


我收到了您的道歉,但是并不接受,谢谢。


如果真的有心,何必让一个苦主等候两年呢,您说是不是?


至此,就是我能提供的关于描图事件的实情。


另外说一句,我会忽然写这一篇声明,是因为这两天晚上心悸睡不好,所以半夜起来翻tag,正好看到一位太太写的关于事件的感悟,其中有这样一句话:



我并不认识您,也不知道您是怎么知道我们两年前达成了和解,毕竟作为当事人的我都不知道这件事。


在此,我想最后说一句。

阿狗八老师,我能理解你喜欢刀剑和其中角色的心情,当年的事情对你我来说都是心病,可以的话大家都想和和气气产粮对不对?

但是,你是不是真的把事实真相告知你的亲友们了呢?她们如此信任你,为你出头,为你说话,你却在这个时候对对方有所隐瞒,这样做对得起她们的信任吗?

在这个问题上,你的确没有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能被友人喜欢、保护,是一件非常珍贵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好好珍惜。

也希望为亲友出头的姑娘,能够保持这股可贵的正义感。



言尽于此,搁笔拜谢看到这里的人。


2018.6.30 5:23AM


P.S.

再次为占tag致歉,非常抱歉

我自己也希望这是唯一一次与粮无关的更新

写这篇完全是为了说明情况,并没有想蹭任何人的热度,看到的都是有缘人。我也不会给自己买热度,请大家放心


评论(149)
热度(1546)

© 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