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刀剑乙女同人的存稿地
文+插图是通常运转
也会有条漫www
【文章归类见边栏】

头像/个人收藏用途请自便
转载请注明出处(空间除外)
谢绝二改/盗图

P.S.非常感谢每一个推荐、喜欢与评论~
有事敲的话可以私信

【刀剑乱舞】逾时也候(CP 药研藤四郎×女审神者)

写给 @不想翻身的咸鱼夏初✧*。  的3000fo点文

首先跟GN道个歉,去年的点文我拖到现在,真的非常非常抱歉

由于平时几乎不写别家的刀婶,疏于练笔,因此这段时间我都在私底下练习。虽然最终成果可能也不是那么尽如人意,还望见谅TUT

GN家的婶婶很可爱,药哥也很苏,如果能表达出这点,我就感到安慰了

然后因为GN家有人设,我就按照人设画了一下插图wwww

废话不多说,希望你看得开心(//▽//)


=======我是正文的分界线=============


逾时也候(CP 药研藤四郎×女审神者)

 

“明天,明天一定可以!”

“呃……不然再等一天?”

“……不行不行不行,今天刚刚惹事,绝对不行!”

“哎……反、反正还有机会?”

“……”

日复一日,夏瑾卿的计划就在自己的纠结中错过了最佳的实行时期,不尴不尬地搁置下来。

 

(一)

正是初春时分,庭院中的树木不紧不慢地长出鲜嫩的枝丫,才冒出一点花骨朵的模样更是让人怜爱。

少女在自己房间里抱膝而坐,她愣愣地盯着这些早已见惯的景色,不知为何就深沉地叹了口气。

“大将?”

“……哎。”

“大·将?”

“………………唔,哎……”

少年模样的付丧神轻声唤了人家两遍,全然没有效果。他只能哭笑不得地将双手收入白大褂口袋,微微屈身寻至对方耳畔,任那微热的气息撩起人家耳边的碎发:“……大将,想什么呢?”

“——!!!!!!”



这招倒是立竿见影,少女几乎要从地上蹦起来。她猛地伸手遮住耳朵,手脚并用地往后退了两步:“药药药药药研?!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药研藤四郎讳莫如深地眯起眼:“大将觉得呢,我是什么时候来的?”

夏瑾卿心中盘算起来,如果说一开始就在,她不可能完全没有发觉啊?但是,即便是中途来的,她刚才那套川剧变脸也算看完整了吧?天呐,好羞耻?!

当然,这些念想是不可能说出来的,夏瑾卿给自己壮了壮胆,愣是挺起了胸膛:“你什么都没看到,对不对!”

“噗——”

然后,少女挫败地发现,自己的思想建设竟被人家一句喷笑给斥散得分崩离析。

 

十分钟后。

药研说完要事便重新投入内番工作,夏瑾卿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先前才消散了一星半点的烦忧又都回来了。

说起来,最近药研好像一直很忙,不是内番就是远征,一天能碰上面都不容易。

“明明是我的近侍来着……?”夏瑾卿暗自嘀咕着,不免再度消沉起来。

其实,她又何尝没有找一堆的借口搪塞自己?可就是瞒不过嘛,心里头仿佛被拿走了什么,空落落的。

少女蜷起身子,将脑袋搁在膝盖上。

好失败呀,从入冬开始就悄悄拟定的计划,却被她以这样那样的理由拖沓,一直到了今天。现在倒好,非但计划泡汤,连药研本人都与她疏离了,这不是得不偿失吗?!

……该怎么办好呢?

 

(二)

都说与其为不做而后悔,不如做了再后悔,夏瑾卿正是奉行这个座右铭的代表人物。

反正都到了破罐子破摔的局面,大着胆子杀出一条血路也不失为一种方法?

“就当是冬天延长好了!”女孩暗自下定决心,一溜小跑地溜去找人“商量对策”。

 

与此同时,药研处理完一天的工作,着实有些腰酸背痛。

他坐在坐垫上,身体微微后倾,双手举过头顶,豪迈地伸了个懒腰。听着筋骨发出疲累的声响,少年最后用力撑了一下,便将手收了回来。

“只有一周时间了……”他盯着桌角上几处被磕坏的缺口,思绪不受控制地回转至几个月前。

 

那是一个极寒的早晨。

虽说没有降雪,可风速凛冽,每一次吹刮在脸上就像是带了冰碴子,惹来一阵硬生生的疼。

夏瑾卿难得规规矩矩地正坐在茶几前,见药研走过,她赶忙开口:“药研,你等一下——?!”

少年刚从万屋回来,满怀都是兄弟们拜托购买的物品。别看物件不算太多,各个都是实打实的日用品,走了这么久,他的双臂有些不堪重负。

反正只要把东西放到兄弟们的房间就好,等下折回来也不会损失太多时间。药研想了想,好脾气地对少女说:“大将,我稍微有点事,过会儿再过来可以吗?”

“诶?”

“还是说大将的要事,必须现在谈?”

“啊……当、当然不是,你先忙自己的吧。”

虽说觉得少女的表情有些僵硬,药研也没有太过在意。他满心想着早点处理完手中的工作,接下来就有更多时间好好听大将的“烦恼”。

如此想着,药研调转方向,准备朝门口走。

就在这时,他感到衣袖被人狠狠地拽了一下。正好手上抱着一堆东西,他一个没拿稳,装着重物的盒子便应声落下,在桌角磕出了小缺口。

这好像已经不是夏瑾卿第一次弄坏桌子了,药研苦笑着半跪下来,想要说些什么安慰对方:“大将……”

“抱、抱歉,我就是起身的时候没站稳!”然而,夏瑾卿却不似以往那样纠结地等待“发落”,“你还是快去忙吧,我也想到点事情要做!”

“是么?”

“嗯!快去吧!”说完还笑容满满地补充,“你忙完再来找我就好啦!”

心想自己不过是去放点东西,应当不耽误事儿,药研便应承下来。只是,他没有料到,在他处理停当回到房间时,夏瑾卿早就不在那里了。哪怕事后他再与她提起这件事,小姑娘也一副完全不记得的样子,这更是让他无从下手。

之后也陆续有过几次类似的场景。

每一次,夏瑾卿都仿佛有要事相商,但不知是时机不巧还是好事多磨,总会有各种临时状况予以阻碍。千难万阻之下,哪怕冬天的尾巴早就跑没影了,小姑娘还是保持着“欲言又止”的状态。而那所谓的“要事”,自然也没有传达出去。

 

回想戛然而止,药研却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

“不能对我说的事……吗?”并不是妄自菲薄,也不是自我膨胀,药研藤四郎向来思路明晰。如果说那些行为只是偶然事件,他必然不会往这个方向考虑。但夏瑾卿的反应着实太过集中,以至于他只能想到这唯一的可能性。

不过,如果事实真是如此,他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

哪怕只是提供一个改变的契机。

 

(三)

又是一个晴朗的日子。

午后的阳光照得人浑身暖洋洋,几乎要昏昏欲睡。夏瑾卿趴在桌前给公文盖章,一张盖完又是一张,如此机械的运动更是加速了她眼皮闭合的速率。

眼看少女要完全进入睡眠状态,拉门处传来两声轻巧的敲门声。

“进、进来吧?!……不是,等我五秒钟!!”

敲门的声响不大,却着实把夏瑾卿给惊醒了。她一边胡乱地抹着嘴角,生怕自己睡死了流下拉哈子,一边整顿着周身衣物。发现来人是熟悉的近侍时,一颗小心脏更是扑腾得厉害。

还好刚刚争取了一点打点自己的时间,不然可要让药研看到她不修边幅的一面了。

然而,此时的付丧神却并不似以往那样与她寒暄。这来源不明的沉默让夏瑾卿有些不安,她战战兢兢地抬起头,正对上药研俯视的视线。

明明应该是她熟悉的瞳眸,为什么她却读不懂其中蕴藏的讯息了?

“药、药研?你……有事找我吗?”颓唐地偏开视线,夏瑾卿胡乱地编织起了语句,“总之,你先坐,坐吧!”

药研藤四郎没有接话,夏瑾卿也只敢偷眼瞧对方的反应。

由于坐姿和站姿的高度差,她的角度只能看到一对笔直的腿。纵然知道不合时宜,夏瑾卿还是忍不住感叹,不愧是粟田口家系出品,看这线条优美的肌肉,白皙紧致的皮肤,哪里能想到人家是战场上那个骁勇善战的药研藤四郎啊!

不对不对不对,夏瑾卿你振作一点,这种时候你还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只是,不论少女有多惊惶,对面的少年依旧保持着冷静,甚至是冷漠的状态。他鲜少绷紧全身神经似地正襟危坐着,显然不是为闲谈而来。

约莫是被这种气氛传染了,夏瑾卿也不敢继续脑内妄想,规规矩矩地正坐起来:“药研,到底是怎么了?”

少年凝视着少女,没有马上回答。他端详的神情严肃认真,可眉间那消不去的小丘却充分说明了他的纠结。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缓缓地道出一句:“大将,我想提前自己的修行时间。”

 

(四)

刀剑们能够通过外出修行获得“极化”的力量,成为本丸的新战力。对于这点,夏瑾卿非常清楚,也很鼓励本丸的刀剑们完成夙愿。

“可是……为什么这么突然呢……”药研的“修行申请”被夏瑾卿以“保留”状态暂时压下,对此,药研本人也没有太大异议,只说了一句“按大将的想法来吧”便离开了。

打那以后,夏瑾卿便陷入不解的圈子里,她怎么都想不明白这突如其来的申请是怎么回事。

如果真的批准了修行,药研肯定要出远门,她那个不成器的小计划,岂不是又要往后搁置了?

“再过段时间,天都热了,还怎么用嘛……”越想越懊恼自己,夏瑾卿只能抱住脑袋大大地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要弄得那么复杂呢?

她不过就是……

不过就是——

“我只不过想跟药研一起钻被炉嘛!!!!!!!!!!!!!!!!!”

 

就着气势吼了一句,夏瑾卿就后悔了。

比起修行大业,她这点小心思还算什么呢?为了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她非但从严冬磨蹭到了春天,甚至还差点想延后药研的计划?!简直叹为观止,不忍直视!!!

不行,明天就去告诉药研,同意修行吧!这才是审神者应有的态度!

终于下定决心的夏瑾卿猛地抬头,却看到近侍带着“久违”的自信笑容靠在拉门上,眼中尽是了然的璀璨之光。

“原来大将的脑子里,想的是这些事啊?”少年浅笑着走了进来,他满足地看着少女的脸色由惨白转成鲜明的红,笑意又浓了几分。

被当事人听到心底的呐喊,夏瑾卿是又羞又愧,恨不得当场找个地缝钻进去:“不不不不不是的,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少年已经走到了切近的地方,他微微屈身,音调错觉般地沉了几分,“……我本来还想说,如果是大将的意愿,我很乐意奉陪?”

“——?!!!”

“不过,既然是我听错了,这件事就当没发生……”

“不!不能不算数!!!!!”

到底还是冲动了。

夏瑾卿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紧紧攥着药研的白衣衣角,还像个小孩子一般任性地说出了憋了好久的话。

怎么办呢?万一被药研看不起怎么办呢?

下一秒,夏瑾卿感到发顶多了一抹温柔的感触。



她怔怔地看着身前的少年,他丰神俊朗,却氛围柔和。他是那样耐心又呵护地抚着她的头,像护着珍宝那般小心翼翼。

“好。”他缓缓说道,连句尾都带上了笑意,“既然是大将的愿望,我当然乐意奉陪。”

 

不管那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抑或是左右人生的决意。

 

 

 

(FIN)


-------------后话--------------------


其实,我在画插图之前还是很孬地去练过一下人家的婶设的

稍微放点证据_(:з」∠)_


总之,再次感谢参加点文~~~

如果还有机会的话,请继续关照mua! (*╯3╰)


【不晓得为啥自己首页一直看不到更新,只能从我的lo主页进,神奇】


评论(28)
热度(106)

© 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