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刀剑乙女同人的存稿地
文+插图是通常运转
也会有条漫www
【文章归类见边栏】

P.S.非常感谢每一个推荐、喜欢与评论~
有事敲的话可以私信

【刀剑乱舞】君本似梅 (CP 药研藤四郎×女审神者)

※刀剑乱舞乙女向

※CP 药研藤四郎×女审神者

※我家兼澪也有打酱油


和 @仓小 的互动

本来是当作段子放在子lo里面送她看的

没想到仓仓这么棒,居然画了全彩插图TTATT

第一次收到人家给我画的插图,好开心,真的好开心

感觉可以下楼跑圈了啊啊啊啊啊啊!!!!!!!!!!!!

阿仓看了之后说,仿佛看到了立体的她家两人。听到这话我其实超级感动,这是最好的谢谢了,所以我也非常感谢www土下座_(:з」∠)_


P.S.

仓仓交图稿的时候我简直要疯了

超级好看的TTATT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去舔图了不要拦我


=========我是正文的分界线===============


《君本似梅》


文/丞

图/ @仓小 

 

用药研藤四郎的话说,自家大将是一个有趣的人。

具体怎么有趣呢?这个问题比较复杂。那个人平日里看起来一板一眼,严肃干练,可不经意间流露出的一些小神态和小动作,却让人觉得有些可爱。

当然,这些话药研并没有当面对人家说过。

“现在还不是时候。”少年模样的付丧神清楚地分析着形势,倒是也不急不躁。他坚信船到桥头自然直,尽管这其中过程无不让他露出苦笑。

 

复职之后,身为审神者的紫曜逐渐适应了本丸的生活。

约莫就是因为这样,她有了属于自己的时间,交了几个同僚朋友,时不时会去串门。

“青阳真的很可爱呢……”回想起上次到好友本丸的经历,紫曜颇有感触地点起了头,“难怪她的近侍会如此喜爱与她亲近。”

“大将……”药研跟在紫曜身后,无奈地拧了拧眉心。猜想即便现在与她解释髭切那些微妙的情绪变化,对方也不会理解,少年干脆地放弃了这个计划,灵敏地改换话题,“比起这个,今天不是要去新朋友家吗?路真的走对了吗?”

“当然,我有地图!”紫曜自信地取出一张路线图,递了过来。

没想到这么一句调侃,也能被人如此正经八百地回复,药研有些哭笑不得。他接过地图端详着,半天都没能看出方向:“这个……真的是路线图?”

“对,当日约定的时候,那边的近侍交给我的,一定没错。”

药研藤四郎回想了一下,忽然就明白了——那边的近侍可是和泉守兼定啊,平素性格大喇喇的他,怎么可能做得来这种精细活儿?

好在这边的近侍向来冷静沉着,有的是办法。他记得当时对方审神者曾经提过,等到了约定时间,她本丸的向日葵花田应当是满开的盛况,这样的美景想必不多见,周边稍作打听便可。

少年在内心拟定好计划,笑着将地图还了回去:“认路这种事还不需大将出马,交给我吧。”

 

半小时后。

凭借惊人的探路技能,药研成功将紫曜带到了一个本丸门口。

“紫曜,欢迎欢迎!”才敲了一下门,大门便轰然开启,顶着一头蓬松棕发的女孩探出脑袋,热情地朝两人招手。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人应该就是大将新结交的朋友,也就是这间本丸的审神者。约莫是没想到大将会亲自开门迎接,药研略显诧异地顿了一下,发现身旁的紫曜也一言不发,他便用手肘轻轻地捅了捅人家的胳膊:“大将,问候呢?”

“啊!今、今天多……多谢款待!”谁知,脱口而出的竟是僵硬的告辞之说。

果不其然,这一来一去让对面的女孩笑出了声:“哈哈哈,我还没机会‘款待’呢。”



不知是阴差阳错的问候化解了尴尬,还是对方亲切的气氛让人不设防,紫曜的表情柔和了些。她轻轻地抚了抚胸脯,终于勾勒出难见的笑容:“总之,今天请多多指教。”

“好,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一定好好‘指教’。”棕发女孩不改笑面,为两人让出了路。

看起来,这家的主人是个随性之人,思维机敏灵活。大将与她交往,或许能让自己性格中死板的一面有所改善?

药研不着边际地想着,跟着进了门。

 

正如初见时所言,此间本丸真的有一片瑰丽的向日葵花田。刚巧是花季,金色的花朵簇拥在一起,朝着日照的方向盎然生长,一派生机勃勃的样子。

紫曜有些哑然,她盯着面前灿烂盛开的花朵,半晌才回过神:“这些……都是你种的?”

“不是,是和泉守兼定啦。”棕发女孩意外地露出了点羞赧神色,“虽、虽然不晓得他为什么要种这些,不过……意外的蛮好看的吧?”



这个神情还是第一次出现,紫曜下意识地凑近确认了下,这才郑重地点头:“……嗯。很好看,和泉守兼定应当是个擅长耕种的人吧?”

“……”

“…………”

“………………哈?”

一句话,不仅让在场的其余两人瞬间缄默,也让刚刚结束工作前来汇合的和泉守兼定差点被空气呛到。

“大将,你究竟是怎么得出那个结论的?”药研藤四郎止不住扶额,他偏眼看了看和泉守兼定那复杂到不能再复杂的神情,瞬间就生出几分同情,“再怎么想,为人植花也肯定是为了代替自己直抒胸臆啊。”

“——?!”

“————!!”

没想到,听闻这句话的迎客二人组却默契地露出惊愕的表情。

哎呀,莫非这片花田的寓意,现在还是秘密?那真是对不住了。

如此想着,药研明智地结束了话题。他抱臂站在那里,只笑不语,徒留剩下的三人各怀心思地辩驳。

 

经过半日的相处,也到了回程的时刻。

与先前来时不同,两人寻径的速率显然有了提高。药研依旧不着痕迹地领先紫曜小半步,每每快到分叉口时,就主动踏向正确的方向,因此一路下来,两人都非常平顺。

眼看快要回到自家本丸,紫曜忽然顿住了脚步。听到身后脚步声陡然消失,药研回过头来:“大将,怎么了?”

“药研……”紫曜微蹙着眉,似是斟酌了很久。她缓缓抬头,双眼径直看入了药研的眼里,“我好像明白了。”

“明白什么?”

“……和泉守兼定并不是擅长耕种,而是一个难得的有心人。”

距离那件事已然过了许久,迟钝的大将总算是有了反应……吗?不过在工作之外的方面,紫曜超长的反射弧在药研看来已经见怪不怪。少年毫不介怀地耸了耸肩,为那句话投了赞同票:“是的,我也没想到会被这样的人抢了先。”

“……抢先?”

少年没有回话。他将手伸入口袋,摸索了一番,似是掏出了什么,直接握在拳头里递了过来。

紫曜下意识地歪起脑袋,满脸写满疑惑。

药研动了动下颚:“大将,伸手。”

摊开手掌,精致的手链从少年拳中滑落,缓慢地落在了掌心。那是一条以梅花为蓝本的饰品,链接处还有些粗糙,并不像是市面上贩卖的礼品。

“这是……?”

“大将在我心里的印象。”

那头话音未落,药研的回答就先一步占据了对话的主动权。他轻推紫曜手指,迫使她将手链全数纳入掌中。顺势握住她的手,以掌包拳,一举一动中尽是不容置喙的笃定。

本就是气温略高的时节,此刻属于两人的温度在若有似无的触碰中交换,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凝聚到了指尖,让蓬勃跳动的心脏都快供血不足。

然而,付丧神少年却很享受这个过程。

他专注地观察对面的女孩,发现这个平素不擅表露情感的人,竟在此刻涨红了脸。

“大将,你真是……”少年绵长地叹了一口气,猛地将手抽了回来。紫曜被这个力道带着跌入怀抱,并且当即就被人家以双臂禁锢,动弹不得。

纵然是武艺高强,精通战术的侠士也无法保持平静。她感到心脏跳动的速率越来越快,快到……与对方的脉动相辅相成。

于是,她再次意识到,自己果然拿这个人毫无办法。

想到这里,女孩忽然有了些前所未有的冲动。她姿势僵硬地举起手臂,犹豫了一会儿,终究颤颤巍巍地安放在了对方的背上。

似是没想到能得到这样的回应,少年眨了眨眼。

他将双臂收紧,深沉而幸福地叹息。

 

大将。

君本似梅,傲然独立。

若存希冀,愿隽永相随。



 

 

(FIN)

 

 ============我是后续的分界线==============

 

后续:

 

距离上次见面已然过了一段时日,紫曜与朋友们依旧保持着联系。

有时是书信,有时是演练场的招呼,有时是审神者集会的寒暄……时间过得仓促又充实,大家彼此都有了更多的了解。

于是,原本不太擅长交际的紫曜也萌生了请人来家里做客的念头。

 

请人来是早就决定的事情,那之后紫曜也一直很期待。日子有条不紊地走着,很快就到了约定之日。

谁知,原本最期待的人倒是迟迟不出门了。

“大将,你不是说今天有客人要来吗?”身为近侍的药研藤四郎也免不了疑惑,干脆去敲了门,“现在还不准备只怕会来不及?”

“等、等一下!”

“——!”

印象中,紫曜很少这样仓皇地说话。药研不禁愣了几秒,却还是继续对门内说道:“大将,如果有什么问题,不如出来说?”

“……不、不用,我自己稍微弄一下就好了!”

少女的声线有点颤抖,这自然没逃过药研的耳朵。少年垂眸思索着,嘴角却勾起了了然的笑容:“真的吗,真的不要紧?”

“是的。药研你去客厅准备吧,我等下就来!”

紫曜这番话与其说是建议,不如说是催促。药研哭笑不得地叹了口气,却与对方所言相反地组起胳膊,靠在了门上:“……好了,大将,你说实话吧。”

“——我、我真没事!”

付丧神禁不住笑出了声:“大将,这句话或许骗得了别人,但你真的认为能瞒得过我?”

“……………………”

果然,房内瞬间归于宁静。

五秒,十秒,十五秒……半分钟过去了,女孩终于不情愿地拉开了门。

她抬眼看着回过头来的药研,又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手心,最终还是将紧握的拳头伸给对方。

少年依旧是笑容不改。他将手掌摊开,置于紫曜拳下:“好了,给我吧。”

女孩沉默地张开拳头,精致的梅花手链滑入药研手中。

他提起手链细细观察,发现原先用于连接的金属扣已经松动,变得不太容易扣牢。平日里佩戴倒是无妨,若是要带着这个上战场,指不定哪天就会遗失。

“你闷在房间里,就是在修这个吧?”少年用余光观察对方的反应,很快便收了回来,开始摆弄手链。

紫曜专注地看着药研的手部动作。明明一样是手,怎么别人倒腾起来就那么利索?她无非是想靠自己修好这条一直佩戴的手链,怎么就这么困难?

不出三分钟,药研的表情便化作轻松笑容。他眯着眼将手链递还回来:“如果再松动,到时候我·们就换一个扣吧?”

“我们……?”

“嗯。”见紫曜成功听出了自己强调的重点,药研释怀地舒了一口气。他俯身执起对方的手腕,小心地将手链缠绕上去,“没错,我们一起修,怎么样?”

闻言,紫曜尽管表情依旧带着不解,却无比实诚地点了点头。

付丧神伸手揉乱了她的发:“你这个人真是……”

 

大将,你知道吗?

有形之物必然有损坏的一天,这是不可逆转的事实。

然而,我现在却觉得,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因为……它给了我们彼此扶持的理由。

 

 

(FIN)

 

 

 

 

 


评论(20)
热度(151)

© 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