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刀剑乙女同人的存稿地
文+插图是通常运转
也会有条漫www
【文章归类见边栏】

头像/个人收藏用途请自便
转载请注明出处(空间除外)
谢绝二改/盗图

P.S.非常感谢每一个推荐、喜欢与评论~
有事敲的话可以私信

【刀剑乱舞】からくりピエロ(活动小丑)(CP 明石国行×女审神者)

这个是欠 @夕夏yuuka 的文,终于写完了,于是半夜三更悄咪咪地发一把。

最近除了思考点文的梗之外,就是慢慢一点一点把欠债还清,毕竟欠人东西的感觉不太好wwwww

这次依旧是接龙文的背景,与其说是番外,不如说是类似于前传的东西

大家可以去子lo看接龙故事:Scarlet Quartet

故事索引:戳我

【注意点】

※现代paro

※单箭头

※私设满载

※可能涉及剧透(?)

※自我满足<——嘛,其实个人觉得平时懒洋洋的明老板一旦真的动心了,还是很苏的

看完这些都觉得自己没问题的,请耐心看下去吧(//▽//)

我先顶锅逃跑了

======我是正文的分界线===========


からくりピエロ(活动小丑)

 

在这个世界上,有几件事是明石国行绝对不想沾边的:第一,体力活;第二,麻烦事;第三……能够预见只是徒劳一场的事。

然而,人生在世身不由己,这些所谓的行事准则在遇到了某个人之后几乎全数分崩瓦解。事到如今回想起来,也只能苦笑了。

 

Round.1

正午12点,本丸市立警官学校实技楼天台。

“晚安。”轻声落下与时序完全不符的问候,青年挠了挠蓬松的菖蒲色发丝,随即惬意地靠上了墙头。

果然这种阳光明媚的日子,最适合翘……

“明石前辈,这次的技能课你又逃了吧!我知道你在这里!”

心底的话才说了一半,熟悉的声线便立马杀到。明石国行眯着眼瞄着下方的情况,不自觉就支起脑袋进入观察模式。

黑发女孩身着雪白的柔道服,平日披散下来的卷发此刻在脑后束成了马尾,随着身体晃动得颇有节奏。

“前辈?前辈你快出来!每次和我对打你都逃是什么意思?!”

“……………………”

女孩漫无目的地在天台上四处乱窜,却始终没想起来抬头看看。看她不得其法地东奔西走,青年无奈地撇了撇嘴,又重新靠回墙壁。

或许是阳光正好,抑或是对方的找寻自己的语调太过熟悉与舒适,明石国行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他揉了揉眼,视野依旧模糊。

这种状态下去上实技课也不会有什么成果,对吧?

在心底默默地下定决心,青年打了个哈欠,终究心安理得地进入梦乡。

 

◇◇◇

“前辈,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了,实技课是必修课程,毕业考试时也会考,总是翘课会没办法毕业的!”

“是是……”

“不要这么敷衍!我是为了前辈在说哦!”

“是是是……”

“明石前辈!你总是这样,以后找不到工作怎么办?萤丸君和爱染君的生活费怎么办?!以后露宿街头怎么办?!你会成为糟糕的大人的!”

“恩,真到那种时候的话……”听到这里,青年终于停下了脚步。他揣摩一般地凝视着面前的卷发女孩,停顿几秒后,搀着笑意落下一句,“……你养我呗?”

不出所料,这句话一出,对方立即进入缄口无言的模式。

“这算是默许了吗?森柚月大小姐。”

“………………………………………………………………没个正经。”嫌弃地嘟囔着,森柚月鼓起了腮帮子,“前辈,你绝对属于没有女人缘的类型吧?”

“说实话……不太感兴趣呢。”明石国行缓慢地接着话头,顺道掏出了手机似是在查询什么。尽管视线牢牢地定在手机上,青年还是小声抛出了自己的结论,“……麻烦。”

劝说到这个阶段,对方依旧没有反省的样子,森柚月决定对其彻底放弃治疗。她扯了扯背包,从里头摸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关于女孩子的问题我就不说什么了,这个给你。”

快速敲击手机屏幕的手指陡然停下了动作,青年狐疑地盯着那个类似于点心盒的东西,半晌才开了口:

“你确定……这次能吃?”

 

Round.2

明石国行与森柚月的关系,颇有些“可疑”的意味。

尽管两人从属于不同的科系,校园中却经常可以看到他们出双入对。森柚月是入校当时就出了名的美少女,明石国行也是司法鉴定系颜值智商双高的高材生,这两人形影不离的场景曾被不少人暗中传言为“交往状态”。

然而——

 

“怎、怎么样?这次我可是下了真功夫了!”森柚月满眼期待地盯着身畔的青年,双颊都泛出了兴奋的红。

明石国行皱眉打量着手中那块缺了一角的小曲奇,小心翼翼地闻了闻,奶油的悠然香气涌入鼻腔,看来这次至少没放什么奇怪的材料。

眼角瞟见森柚月如临大敌的模样,明石国行忍不住在心底爆笑出声,表面却依旧风平浪静。他不紧不慢地捡起曲奇,夸张地在面前绕了个圈,眼看就要送入口中。

“…………………………………………唔,这样吃太干了。”

“……诶?”

“你不觉得应该给我罐咖啡什么的配一配?这样对待宝贵的‘试验者’也太过分了吧?”曲奇在青年唇前绕过,划出一道弧线又鬼使神差地回到了盒子里。而青年却好整以暇地靠在椅背上,满脸写满得寸进尺。



“你……!”

“我……怎样?”

“…………………………”

“……恩?”

“……………………我、我买还不行嘛!”终归是敌不过人家,森柚月气鼓鼓地拽着钱包奔了出去,看那个气势,只怕会把自动贩卖机撞出个窟窿。

眼看女孩的背影消失在转角,明石国行方才长吁一口气。他垂首摆弄着点心盒里的曲奇,不一会儿指尖便沾上了些许曲奇表面的粉末。

舌尖轻缓地掠过沾着曲奇末的手指,青年的表情毫不意外地垮了下来。他将盒子放在一边的长凳上,偏过脑袋猛烈地咳了几声,终于将那抹不知是甜是咸还是苦的味道咳出口腔。

“哎……果然进步的只有气味吗?”

明石国行哭笑不得地靠回椅背,疲累的脑海缓缓浮现了一件事——

今天,又该怎么委婉地公布这个“不合格”的结果呢?

 

当森柚月回来时,明石国行已然不见踪影。空空荡荡的长凳上留着一个空点心盒,里头还夹着一张字条。

女孩显然对这种“不辞而别”的戏码非常不满,她揣着两罐黑咖啡快步走了过去,一把抓过字条。

“多谢款待,不过那家伙不喜欢吃咸点心,切记。”

老老实实地念了一遍,森柚月习惯性地鼓起了腮帮子:“前辈这个大骗子!”

说好的要当面陈述感想呢!每次都找各种借口把人支开,自己把点心一个不剩地卷走,倒是只留给她一个不痛不痒的字条……

明石国行,你真的有帮我的意思吗!!!!!

这样下去,要什么时候才能做出满意的“胜负甜点”啦!!!!!!

 

Round.3

两天后。

正逢星期一的下午,明石国行有些步履不稳地走向图书馆。

按照他的生活习性,上午是绝对不会安排课程的,下午也是能自习的时候就不选课。反正他认为自学与被人教的效果不相上下,又何必专门去看老师的脸色呢?

事实上,上次的曲奇已经是森柚月的第8号试验品了。或许对方也是多次练习后有了进步,这次的“成果”只让他拉了两天肚子就“平安”度过了。

“……第一次吃到的时候还以为看到三途川了呢。”往事不堪回首,明石国行摇了摇头,夹着平板电脑走入图书馆。

青年在窗畔寻到一个能晒到太阳的位置,他修长的手指敲击着蓝牙键盘,纷繁复杂的数据倒映在镜片之上,遮掩住主人难得的专注严肃神情。

不过十多分钟,键盘敲击声便戛然而止。青年慵懒地伸了个懒腰,将行头收拾起来,顺势倒入沙发闭目养神。

反正距离那个人来电,应该还有十五分钟……

 

不过,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才刚闭上眼,明石国行便感到裤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他蠕动着换了个姿势,睡眼朦胧地盯着来电显示看了半天,才不情不愿地按下接听键:“……您所拨打的电话现在无法接通,请在听到提示音后……”

“……这招上次已经用过了。”完美无视了所谓的“语音信箱提示”,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几秒后忽然轻笑出声,“对了,以防万一忠告一句,下次装语音信箱提示时请务必切换成标准语模式。”

“……是是,谨记在心。数据库维护报告是吗?马上就给你。”保持着半躺在沙发的姿势,明石国行勾过平板迅速拨弄了两下,邮件便显示发送成功。

电话那头的人并没有挂断,从听筒中时不时传出的细微声响不难判断,对方应该是在检查资料。

等待本就是件无聊透顶的事,明石国行将手机放在胸口,一手遮在眼前,想要抓紧这点零碎时间来个回笼觉。

不知是不是错觉,电话那头的背景音微妙地嘈杂起来。青年不解地挑着眉,下意识地捡起手机拎到耳边。

“为什么上次数据库被侵入的事情没有记录?”

“你也知道,现在那边只有他一人,负担本来就过重了。这次一定是有其他原……”

“……上头要听的可不是借口,你应该明白。”

“……”

“还是说,你有心和上头对着干?”

“……………………”

电话未挂之事貌似没暴露,明石国行鲜少快速地翻身而起,打开平板电脑重新审视了一遍报告,眉间的褶皱不禁深重起来。

“………………………………太扯了。”

没错,就是那份刚刚递交的数据库维护报告,他居然忘记将半个月前那次黑客攻击的记录放进去了。

其实,自从他接手这个数据库的维护工作以来,就经常受到各路黑客攻击。或许是由于库内的资料涉及面过广,什么牛鬼蛇神都想来掺和一脚,因此仅是维持安全性就需要消耗不少精力。

而就是那段时间,森柚月开始频繁地让他试吃各种手制点心,每次都能带给他绝大的破坏效果。一个月下来,本就偏瘦的青年显得更加单薄。

只不过,这些琐事打死也不可能告知对方,他只能咬牙坚持下来。虽然好几次都让家中两个弟弟吓得脸色苍白。

至于被他遗忘的那次数据库入侵事件,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算是“攻击”。

当天明石国行正好被森柚月的手制点心第3号击沉,一边按住胃部一边操纵键盘。侵入数据库的人并没有窃取任何资料的意思,倒更像是随意走进邻居花园闲逛,在各个区块转了一遍就离开了,还很贴心地抹去了痕迹。

“明显就是老手的‘游戏’嘛……”本想将这次攻击记录下来,谁知胃却在那时展开狂烈的抗议,疼得冷汗直流的青年只能翻身倒在床上,一觉过去那个不成气候的“攻击”早就被忘在了脑后。

回想戛然而止,明石国行觉得自己的额角渗出了些冷汗。本来这种程度的攻击他能够掩藏得完美无缺,但前段时间他自己亲手构建的自动记录系统无巧不巧地把那次事件也记录了进去。

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事到如今,被召唤到本部看起来是不可避免了。而在那头等待着的是什么,他也比谁都清楚。

止不住长叹了口气,青年倒回沙发。

手机屏幕上一通“非通知”的插入来电与他沉闷的叹息一同响起:

 

“真是……饶了我吧。”

 

Round.4

明石国行无故缺勤了三天。

纵然森柚月深知对方懒癌本质,但这毫无预兆的休假状态也显然不太科学。

特意烤的蛋挞没了试吃的人,课余时间身畔没了猫着背的身影,实技课时也没了满口推辞借口的对手……森柚月不禁觉得这个蒸腾的季节只有自己周边降了温度。

“习惯真是可怕的力量……”彼时还未能将这种奇妙感觉准确定位的女孩漫无目的地四处逛着,一抬头发现自己竟来到了司法鉴定系的专属教学楼。

其实,这块地域对她来说并不陌生。一定要说的话,应该算是除了自己所在科系之外最熟悉的地方了。毕竟一周里面,她几乎有四天都会装作若无其事地经过这里。

只是,那些徒然的来访却不是因为这里有熟悉的“明石国行前辈”。

 

“啊,你是不是常跟在明石身边的那个……?”

“——?!”

温婉语调自身侧响起,森柚月被这突如其来的插话吓了一跳。她抽了抽肩,小心翼翼地转过脑袋,大脑在辨识出来者何人时,全身的神经一瞬就绷紧了。

如果说森柚月是她那一届的系花级人物,眼前这位笑容清爽的前辈便是高她一届的系草。

真的就如少女漫画中一样的逆天设定,颜值爆表,温柔多金,成绩优异,交际甚广……与天生的家里蹲明石国行不同,这位系草还是个体育万能的人物,参加网球比赛时的英姿已经迷倒了万千刚入学不久的小学妹——森柚月,自然也没能例外。

高中时期,由于自家老爹的过度保护,森柚月没能和男生有太多接触。来到大学,又是纪律严苛的警官学校,父亲相对来说也放心了些,对她的管制自然比以前松了。

谁知,满心想要讴歌大学生活的森柚月刚到学校,便被当时轮值解说社团活动的前辈击中了乙女心。当发现这位前辈居然和老熟人明石国行一个系之后,她便理所应当地把对方当作了绝好的商谈对象,事无巨细都要扯着人家说个痛快。

不过,那时候的森柚月是个思想的巨人,行动的矮子。就算借她几个胆儿,小姑娘也不敢贸然对心仪对象表示什么,连送个小点心都要先让明石国行“试毒”。

于是,试作品一二三四五号就在那样的背景下应运而生。

 

森柚月攥住衣服下摆,只觉得背后冷汗直流。

明明和明石国行练习的时候有那么多话题可以聊,为什么当她真的站在前辈面前时,就一个字都说不出了呢?

女孩还没走出纠结的怪圈,青年却爽朗地笑笑,理所当然地从身后掏出一袋资料:“……你是来帮那家伙取资料的吧?”

“………………诶?”

“教授本来托我把东西交给他,不过我等下稍微有点事……”

“啊,这、这样?那……那交给我吧,我等下就……”

原以为这是拉近距离的天赐良机,森柚月打起精神想要与对方多说些话,不料一把颇为性感的声线恰如其分地插入进来,才喊了个名字就把她的“心上人”叫了去。

森柚月瞠目结舌地看着登对的俊男美女甚是亲密地相伴离去,忽然觉得自己掉入了冰河世纪。

 

◇◇◇

下午没有必修课程,森柚月自欺欺人地告知友人今天要在图书馆自习,转而抱着一大摞资料奔出校门。

“呃,好像的确是这条路?不对不对,这里应该是左拐?……不对,是直走……?”依稀记得明石国行的家距离学校并不远,森柚月靠着所剩无几的记忆在学校周边的住宅区转悠着,果然不一会儿就晕了。

她站在街角左顾右盼,好不容易拉住个行人,开口询问的时候才想起,自己压根没把明石家的地址背下来,怎么问路?

一心以为自己是被怪力美少女打劫了的路人仓皇而逃,森柚月望着人家飞奔而去的背影,在心底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嘴巴。

就在这时——

“啊——怪力女!”

“哇,是柚月姐!”

两种截然不同的称呼一同响起,女孩循声望去,几乎要落下泪来:“爱染君!萤丸君!救我!!!!!”

 

“哈……然后,你就让他们把你带过来了?噗……嘶——”

身着深色背心的青年倚在玄关的门边,才刚想勾起笑容,下一秒便吃痛地倒吸一口气。

这显然不是明石惯有的套路,森柚月眯着眼仔细观察了一番,发现眼前这人本应堪称俊美的脸上,似是多了些浅淡的淤青。



“你……不会是和人打架了吧?”连自己都觉得这种事发生的几率堪比彩票中奖,森柚月马上推翻了自己的说辞,“不可能不可能,你这是摔了还是怎么了?”

“…………”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明石国行似是没有接话的意思,他从森柚月手里抽过资料袋,顺势摆了两下,“这个谢了,你早点回去吧。”

话音刚落,青年便想要关门,森柚月条件反射地扳住门板,硬是往门缝里挤进了半个身子。再使把力,居然把门完全推开了。

深知对方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执着人士,明石国行也不准备再作无谓的抵抗,干脆转身回了房间。

说实话,从今天早上开始,他就一直头疼欲裂,也着实没有多余的精力去伪装什么了。

 

眼下的情况有些微妙。

两个小家伙把森柚月带到之后便去了邻居家玩耍,晚饭以后才会回来。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事传出去似乎也不太中听,何况还是她硬要挤进来的。

森柚月心烦意乱地想着,她眼看着明石国行颤颤巍巍地走入房间,下一秒,重物倒地的声响便接踵而来。哪里还顾得上体面云云,森柚月慌慌张张地蹬掉了鞋,冲进房中。

身形颀长的青年半侧着倒在地上,眼镜由于冲力滑到了一边。苍白的脸色,额际的冷汗,痛苦的表情……就算明石国行平日里再没个正经,也不可能用这种方式开玩笑。

“前辈……明石前辈?”女孩不知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办,只能小心地推搡着明石国行的肩膀。

青年吃力地张开眼,用尽当时最后一丝力气扣住森柚月的手腕:“不要让……萤丸他们……知道。”

 

Round.5

撂下那么一句嘱托后,明石国行终于体力不支晕了过去,森柚月吓得差点尖叫出声。她惶恐地在房内左顾右盼,理所当然地没有得到任何提示。

“冷静,森柚月你要冷静,前段时间应该刚刚学过急救护理,不要害怕,不要害怕,你可以的……”嘟嘟囔囔地念叨着,女孩终于平静了一点。她将青年的手臂环在自己肩膀,使了把力,站起了身。

仗着自己“怪力美少女”的自信,森柚月原以为把明石国行这么一个“豆芽菜”背到床上也不是难事。可她小看了晕厥之人的重量,身侧失去知觉的青年全身压在了她身上,才刚起身没走两步,便是脚下一绊。惊慌失措之余,她虽反身做了个紧急的防护姿势,却依旧被人“压倒”了。

这可真是……吓死个人。

“明、明石前辈~~~?”不明缘由的,森柚月喊对方名字竟起了颤音。

她伸出右手扳住明石国行的肩膀,想要把人推开。指尖触到紧实的肌肉时,森柚月不期然缩了缩手指。

在她的印象中,明石国行似乎总带有那么一丝飘忽的氛围,每天神出鬼没没个正经模样。或许,这也是她第一次那么切实地触碰他。

这是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那个人一直近在咫尺,此时却显得无比陌生。

他有着怎样的温度,怎样的触感,怎样的轮廓……原本从未在意过的事情一件件浮上脑海,森柚月鬼使神差地红了脸。

只要稍事侧脸便能看到对方放大版的精致容颜,森柚月心头的焦躁又多了几分。她忙不迭地将脑袋偏向另外一边,视线越过天花板、床头……终究落在枕头旁边的一摞书本上。

说起来,明石国行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以前森柚月总是弄不明白这种上课大半时间都在睡觉的人是怎么学习的。如今看来,他努力的模样,或许不曾被任何人看到过吧?

在普罗大众看来,明石国行并不是个巧舌如簧的人,这其中大半原因来自于他根本懒得与人争辩什么,有那个美国时间,他还不如去天台睡个午觉。

然而,现在森柚月却笃定地觉得,这个男人完全具有精准遏制他人软肋的能力,只是不屑使用。

对,不是“懒”,而是“不屑”。

那么,能够缠上如此不屑与他人有所瓜葛的明石国行,她是不是真的有点天赋异禀……?还是说,那个人有什么特别的打算?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森柚月你在想什么?”在内心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森柚月终于有了梦中惊醒的清醒感。

眼下当务之急本应是把明石安顿好,她这个脑洞大开的毛病真是犯得不是时候。

 

好在森柚月是个行动派的姑娘家,真的下定决心了,做起事来也利索。

一番整顿后,明石国行总算得以像个病人一样安然地躺在被窝里。

森柚月皱着眉头观察着,按照学校里学到的相关知识判断,明石的发热应该是过劳所至,只要好好休息一下便没有太大问题。怕就怕他藏着掖着什么不让人知道,而她又不是专业的医生,根本不能判别。

于是,终究不太放心的女孩拉过一旁的小凳子,就这样坐在了床边。

纵然平日里熟到可以打打闹闹,但这些小动作也都是森柚月的习惯,她根本就没有自觉。何况对方也并没有还手过,因此两人身体接触的机会并不多,更别说是那什么……

啊啊啊啊啊啊,好不容易想要静静地思考点问题,思绪又飘到那些可有可无不该想起的事情上了!!!!!!!!!

女孩抱住脑袋,只觉得周身仿佛还留着对方的气息,她才后知后觉地感到在这摆设简单且毫无女性气息的房间里,自己的存在有多么突兀。

“呃……还、还是看点书好了。”自说自话地抽了明石床头书堆里的书本,森柚月快速地翻阅起来,可惜半天都没能看懂内容。

尽管年龄相差不大,两人接触的知识范围却截然不同。森柚月皱着眉头研究着,谁知才看了半分钟就打起了哈欠。

看来自己真不是学习的料……

觉察到这点让森柚月有些沮丧,她将书本放回明石枕边,顺道替他捻了捻被角。

不知是房内的气氛太岁月静好,还是之前的慌乱处理让人大伤元气,明明放下了书本,森柚月还是止不住打哈欠。偏眼瞧青年依旧安静地睡着,女孩小声地自言自语着“就睡五分钟”,竟真的趴在人家床畔闭上了眼。

 



当女孩双肩开始有序起伏时,先前一直没有任何动作的青年终于将另一侧的手臂盖在了眼上。

属于另一人的温度停留在近在咫尺的地方,只要他想,稍微伸出手便能简单触及。然而,明石国行只是笃定地握着拳头,轻轻地吐出沮丧的吐息。

被单上的手指渐渐收紧,原本平滑整洁的布料上起了狂乱的褶皱,宛如那人纷繁纠结的内心。青年在手臂的遮盖的阴影中张开眼,不知是由于周身发热还是长时间压迫,竟觉得双眼有些酸涩。

他小心地深呼吸几次,心情依旧没能轻松起来。终究没忍住,青年偏眼看了看身侧睡得正香的森柚月,不自觉就苦笑了起来。

呐,你知道吗?

“这种用错地方的温柔,真的……”

……够了。

 

Round.6

月明星稀的夜晚,本丸警视厅鉴识科专用会议室灯火通明。

明石国行睁开双眼时,发现全员大会依旧井然有序地进行着,课长用白板笔狠狠地敲打着白板上书写的英文单词,似是已经强调了不止一遍。

“……………………Scarlet Quartet……吗?”小声重复一遍,青年推了推滑至鼻梁中间的眼镜,顺势翻了几页手边的资料,夹在厚重纸张里的粉色小便条掉了出来。

“前辈!那件事查到没啊?着急,在线等!”

这个笔迹龙飞凤舞的程度惊世骇俗,明石国行一瞬就猜到了出自谁手。回想起在学期间曾被对方连同那些试吃品一起塞过的无数便签条,青年只想去扶额。

这么多年还保持用粉色便签习惯的,也只有森柚月这样的傻丫头了。

其实,前段时间森柚月曾偷偷拜托他调查一下热田神宫侦探事务所两人的身家背景。他记得自己当时以违反纪律、业务繁忙、不做没报酬的事云云借口进行了推辞,没想到不过两天便接到了“老朋友”的委托,内容居然也是调查热田神宫侦探事务所的某位从业人员。

更出乎他意料的是,他居然会因为这个无厘头的调查任务,无巧不巧地发现当年那个曾让他不得不被传唤到本部去的“罪魁祸首”。

“白兔小姐,您可能不会想到,就是当年那次可有可无的‘散步’,给我添了多大的麻烦……”

果然是因为这个吗?才让他想起了一些自以为早就忘掉的事情。

心底的事情会以梦境的形式回溯,看来也不是无稽之谈。

只是不知这个到底是美梦,抑或是……

一辈子都无法摆脱的梦靥?

 

借口回办公室取资料,明石国行溜出会议室。

抬手看表,正是凌晨三时。

心底估算着对方快要到达,他熟练地拨出号码。不出一会儿,低沉的男性声线便在电话那头响起。

“果然……只是三分钟热度吗?”即便知道这种程度的揶揄完全无法动摇到对方,明石国行还是改不了自己说话的习惯。

对方淡然地笑着,平静地回复:“……小白兔的调查报告吗?”

所以说,这样就没意思了嘛。

或许是为了掩藏起心底闪过的一丝不甘,青年草草地将还残留在记忆里的会议内容予以反馈。而听完这些的时候,那头的语气意料之中地沉重起来。

“……罢了,我会调查这件事,谢谢你的情报。”

在对方即将收线之际,明石忽然想到了方才看到的便签,鬼使神差地问出一句:“有没有兴趣玩个游戏?”

一瞬间,明石国行觉得自己可能是被梦魔附身了。

“……愿闻其详。”

而对方的答案也让他错愕地觉得,这个夜晚,被梦魔迷惑的人似乎并不止自己。

 

通话结束,青年并没有马上回到会议室。他盯着逐渐暗下的手机,直到完全变黑的屏幕映出自己的表情。

这已经是认识那个人的第几年了?

好像自从认识那个不按章法出牌的后辈后,他就变成了可悲的活动小丑。

如果在原地空转是活动小丑的宿命,它本不该感到悲凉。而你,却毫无预兆地闯入人家的生活,搅乱既定的轨迹,之后又两袖清风地离开。

那么……知晓了梦想可成真的活动小丑,又该怎么回到最初的自己?

“……我不会努力,也不会为自己争取什么。”

因为那样,便还有让自己寻一条退路的借口。

背水一战什么的……

 

“…………………………不是我的风格嘛。”

更何况,明知那是必输之赌。

 

 

 

-FIN-


评论(42)
热度(133)

© 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