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刀剑乙女同人的存稿地
文+插图是通常运转
也会有条漫www
【文章归类见边栏】

P.S.非常感谢每一个推荐、喜欢与评论~
有事敲的话可以私信

【刀剑乱舞】难言之隐(《一年之痒》番外)(CP 和泉守兼定×女审神者)

打了鸡血了,居然真的被我在白色情人节这天弄完了……

 那么顺道祝大家white day快乐~

这个是 @夕夏yuuka 写给我的《一年之痒》的番外,CP还是我家兼澪

世界观背景依旧是我们的现代侦探paro

有兴趣的可以去子lo看:Scarlet Quartet

(P.S.应该算是那篇的补足版,和泉守兼定视角较多wwww)

※没羞没臊马鹿情侣注意

※恋人前提注意

※虽然预览图那个样子但我是安全行驶的,大概……

※殊途同归你懂的


=========我是正文的分界线==============

 难言之隐

CP 和泉守兼定×女审神者

 

ACT 1

 

深夜时分。

感到怀中的人不安分地动了动,和泉守兼定了然地收紧手臂,不费吹灰之力便将水无月澪再度纳入怀里。

她光滑的背部紧贴着他的胸膛,一丝不挂的状态加上许久未褪的燥热感,仿佛能将整个房间的温度都蒸腾起来。

“再乱动……我可不保证不会再来一次。”低声在水无月澪耳边落下言语,和泉守兼定变本加厉地轻咬她的耳垂。那句话的所指瞬间就有了真实感,果然让对方乖乖地停止了“逃亡计划”。

开玩笑,忍了大半个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过她?

和泉守兼定愤愤地想着,挽在人家腰上的手下意识地向下爬去。可惜还未走出几厘米,就被水无月澪狠狠地掐了一把。

“……我可没动啊。”

“啧。”不满地咂舌之后,青年将下颚搁上身前人的肩膀,沉沉地叹息,“……真是小家子气。”

“是是是,我就是这么小家子气。”要是总由着他肆意妄为,几个身子都不够用好吗?

水无月澪没好气地拍了拍身后宛如被主人抛弃了的“大型犬恋人”,对方似是还在静默地表达不满。见状,她轻轻地叹了口气,在坚固抱拥中艰难地翻身,直直地看他湛蓝的瞳眸:“呐,说实话……我还挺感动的。谢谢。”

“……?”和泉守兼定的脸上写满了“何意出此言”。

“虽然是个乌龙事件,不过我明白你有好好考虑未来的事情,这样就够了。”说完径自笑了起来,水无月澪恶作剧地掐了掐恋人的面颊,“……再说了,要真发生这种大事,我怎么可能不第一个告诉你?傻瓜。”

“……………………”



原以为自己说了挺真切的情话,水无月澪自信满满地等着对方的反应,谁知和泉守兼定只是直愣愣地盯着她的脸,几秒之后,视线开始飘飘忽忽地顺着颈项一路向下。

这才意识到自己衣不蔽体的状态,水无月澪刚要转身便被人扳住了肩膀。

“呃,那个……尊贵的巡查长大人?我明天还要上班……”所以我们是不是可以点到为止?

“我想清楚了。”

“……哈?”

“反正都做好觉悟了……”青年在被中支起身子,嘴角浮现某种熟悉的笑容,“那现在开始努力造人,貌似也不错?”

“和泉守兼定,你已经够努——%&*#@!%@……?!!!!”

将恋人反对的话语全数堵在口中,和泉守兼定俯下身去。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次的乌龙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它是怎么发生的?

嗯……事情大概要追溯到一个月以前。

 

ACT 2

 

自从与水无月澪同居之后,和泉守兼定就成了同僚酒会中最早归家的一派。这要是一年前,他自己都无法想象。

然而,这天他却没能成功脱逃。

“和泉守,你又要中途开溜是吧,真没意思……”

“放手,你这醉鬼……”无奈地将同事紧抓在自己衬衫上的手指扳开,和泉守兼定匆匆收拾着衣装,“我要回家了。”

“呜呜呜,连和泉守都这样,什么嘛,一个个就知道秀恩爱!”同僚自暴自弃地把扎啤杯砸在桌上,“我也想回家就有老婆笑脸迎接,然后甜甜蜜蜜地这样那样……”

“…………………………你不是早结婚了吗?”本想吐槽一下“这样那样”的修辞,和泉守兼定抬手看了看手表后,还是选择言简意赅地点出重点,“别在这里摸鱼,早点回家不就好了?”

说着就要迈步出门,对方浸透着绝望感的话语却在此刻窜入耳中:“她说我大老粗一个不会照顾人,回老家养胎去了……”

“……诶?”不自觉地停下脚步,和泉守兼定就因为这片刻的同情被强行拉回了座位,继而被迫成了个“愿闻其详”的听众。

 

拜其所赐,回到公寓的时间比预定晚了整整两个小时。

和泉守兼定蹙着眉头打开门,客厅里漆黑一片,卧室的门缝中倒是一如既往地透出点点灯光。

只是这样细小的事情,却莫名让他感到安心。

水无月澪是个夜猫子,现在这个时间还远远没到她就寝的时间。和泉守兼定推门而入,刚准备扬声说一句“我回来了”,却发现传说中的夜猫子已经缩在被窝里了。

一瞬以为自己看错了时间,和泉守兼定瞄了眼床头柜上的电子钟——明明才10点30分,本应是这家伙叫喊着“夜生活开始啦”的时间啊?!

该不会是生病了吧?

一想到这里,和泉守兼定慌了神,他笨手笨脚地伸手去测水无月澪额头的温度,动作太大,还直接把人戳醒了。

“唔……你回来啦?”意外的,水无月澪没有像往常那样发起床气。她睡眼朦胧地看着和泉守兼定,还放送了一个懵懂微笑,随即往旁边挪了挪身子,好像是给人空了个位置,“欢迎回来……然后……晚安……”

断断续续地说完这句,女孩又沉沉睡去。

和泉守兼定心中警钟一响——不好,这不就是刚才同僚说的情形之一吗?!

 

ACT 3

 

“诶?所以说,初期反应就是容易疲劳吗?”听完同僚的话,和泉守兼定一口咖啡差点喷出来,不自觉就把恋人近来反常的表现一一对号入座。

事实上,接下来的几天,水无月澪都睡得很早。有些时候他还没爬床,人家就小心地调好闹铃拉起被子直接睡得不省人事。

问她怎么回事,对方也没明说,只是疲累地摇了摇头,说休息休息就好。

再怎么说也太奇怪了,今天早上还差点吐了好吗?!纵然是迟钝的和泉守兼定,也觉得这事儿蹊跷得很。

如此想着,他抬头用眼神催促同僚快点继续。

默默地点了点头,同僚将未抽完的烟屁股摁在垃圾桶上的烟灰缸中:“当初要是能注意到这点,她也不会回娘家了,果然还是我太靠不住……”

看着人家沉痛的表情,和泉守兼定也不晓得该从何处开始安慰,只能默默地递上一罐未开的咖啡。

“谢谢。说起来,和泉守你……”接过咖啡,同僚忽然想起什么似地眨了眨眼,“上次明明那么不屑听,今天怎么会想到问我这些?”

“呃……啊,有个朋友遇到了类似的情况,我没经验不好解答,就来问问。”约莫是和水无月澪在一起久了,和泉守兼定发现自己竟然也能胡扯些无伤大雅的小谎。

“哦,这样啊……”勉强接受了这个说辞,同僚继续说道,“后来她妈妈也打电话来询问情况,说还好她回家了,不然我要是没发现,继续没轻没重的,动了胎气就不好了。”

和泉守兼定屏息聆听着,不动声色地将对方的话语都记录在内心的小本本上。

“我就说嘛,为什么那段时间她总是食欲不振,还会干呕……”

哦哦哦哦,我懂了,会食欲不振和干呕。

“以前喜欢吃的东西都不爱吃了,老和我说没胃口。”

哦,还会出现奇怪的厌食症状。

“对温度特别敏感,有些时候空调温度调节太多,也会不舒服。”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最重要的是,情绪不稳定,前一秒还笑嘻嘻的,后一秒就忽然忧郁了……”

唔哇,这个好像有点麻烦……?

“还有啊……”

……

…………

………………

听了长达一个多小时的详细讲解,和泉守兼定觉得脑容量明显不够用,他急需找个有实体的记录工具记下那些关键点。

取过充电完毕的手机,和泉守兼定快步走到走廊僻静处,将方才听到的重点打了进去。记录得差不多,他才觉得要是这个memo被人看到怪不好意思的,便干脆改了个诸如晨练menu的名称。

和泉守兼定通读了一遍记录,觉得自己受益匪浅。他将手机揣进兜里,自信满满地转身回办公室,正巧在路上遇到了与同事挥手告别的森柚月。

“啊,前辈……”女孩先一步出声,她神色复杂地走了过来,故意压低了声音,“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说?”

“你……喜欢孩子吗?”

“……哈?”这个问题的时间点太过巧合,和泉守兼定忍不住握紧了口袋中的手机,“为、为什么问我这个?”

“恩,你还记得二课和我同期的那个香织不?她丈夫和你挺像的。”森柚月自我肯定般地点着脑袋,“然后最近香织不太舒服,去医院检查才发现是怀了孩子,却不敢告诉丈夫。”

“……………………啊?”不是,姑且不说你这算不算出卖他人隐私,你拿着那种渣男和我对比是几个意思?我看起来像那种人吗?而且我和那个人哪里像了?好不容易才压制住脑中纷繁复杂的吐槽,和泉守兼定绵长地叹息,“然后呢?”

“我就在想啊,万一以后小澪也怀了孩子,该不会也怕你不喜欢而瞒着吧?”

“——?!”

“我觉得从根本上说,香织还是认为丈夫靠不住,才会一直憋着不说。啧啧啧,果然女怕嫁错郎,渣男真是要不得……”森柚月径自勾勒着脑内小剧场,丝毫没发现身旁的青年已经苍白了脸色。

靠不住,不告诉,渣男……原本毫无关系的字句在此刻串联成了奇妙的逻辑关系,和泉守兼定觉得脑内咣当一下,再也无法淡定。

 

ACT 4

 

怎么办?难不成在那家伙眼中,我就是个靠不住的渣男?

不不不,和泉守兼定你淡定一点,还没确定是那什么什么对吧?我们应该先把事情搬到台面上讲明白,理清楚前因后果再谈后续的事情。

难得思路清晰地下了决定,和泉守兼定一脸坚毅地整了整领带,做了一番思想斗争才走出电梯。

与他擦肩而过的邻家主妇高声谈笑着,原本都是不足以理会的内容,可一句“503的旦那桑居然连妻子怀孕都看不出来,真是蠢到家了”猝不及防地杀入耳道,愣是让和泉守兼定几秒前刚做好的思想准备土崩瓦解。

好嘛,原来这事儿还得自己发现才是世间常理吗?!

 

感觉三观全都在一天之内被颠覆,和泉守兼定有气无力地打开公寓的门。

房内又没有亮灯,浴室中倒是传出潺潺水声,看来水无月澪也刚回家不久,正在洗澡。和泉守兼定小心地关上房门,四下打量了一番,发现水无月澪常用的帆布包随意地丢在沙发上,里面的文件掉了半截出来。

“这么不小心,万一漏了重要文件怎么办?”边嘟囔边帮人收拾,青年觉得最近的自己简直变成了老妈子,什么事都上心。他草草地将文件全数塞进包里,却不想带出了一本轻薄的粉红色小册子。

“母婴手册……?”

无比诚实地读了一遍标题,和泉守兼定的心脏在短暂停摆几秒后,忽然飙高了跳动频率。

母、母母母母母母婴手册?!!!!!!!!!!!!!

根本就不用猜测和对质了啊,这不是明摆着的结论吗?!!!!!!!

也就是说,那家伙真的把这么重要的事情藏在心里,就是不告诉他?为什么?!

下午森柚月的分析精准地回响在脑海,和泉守兼定纠结地抱住脑袋——

没想到他居然真的被自己的恋人当成了……没有担当的渣男?

 

纵然心中拥堵无比,和泉守兼定还是决定先装作与平常无异。

就在这时,浴室的水声停了。水无月澪用浴巾裹着身子,一边用大毛巾胡乱地擦拭头发一边走出浴室:“啊,你回来了?今天好早。”

她看起来精神不错,双颊与肩头因为热水澡的关系而微微泛红,一对光洁纤长的腿暴露在空气中,怎么看都分外诱人。

和泉守兼定忍不住咽了口口水,他感到滤过鼻腔的气息变得有些灼热,心中即刻大呼不好。

“你、你这什么打扮,要着凉的?!”说着便从一旁的柜子里扯了自己的浴袍将人裹了个严严实实,和泉守兼定紧紧扳住恋人的肩膀,半晌才让心跳回归平稳。



然而,事态却并没有本质性的改善。

裹在巨大浴袍中的水无月澪一脸茫然地抬起手,袖子依旧松松垮垮地挂在那里。她不明所以地歪着脑袋看他,见他没反应,居然还开玩笑地抬起脚作势要踢过来。

和泉守兼定在心底痛苦地掩面。

老天爷,放着这样的美味佳肴在面前却不能吃,到底是什么修行?

 

ACT 5

 

禁欲生活进入第十五天,和泉守兼定每天都过得食不知味。

尽管如此,那些列在准备列表里的事项他还是一个不落地有序进行着,唯一的问题就是:

……那家伙到底有没有作为孕妇的自觉?

孩子的事对他缄口不言不说,工作也一如既往地拼命,回家还要抢着做家务……明明这种时候多依靠他就好了啊?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最近晚上那家伙特别积极……

如果是平时他自然是无任欢迎,可为什么偏偏挑这个时间点?要知道,这段日子他每天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服自己别做多余的事,痛定思痛地背对着她睡觉。可她倒好,完全不领情,昨天更是整个人直接靠了上来。那可是刚洗完澡的真空状态啊……

还有比这更香艳的邀请吗?没有!

说到这事,和泉守兼定不禁默默地给自己竖起了大拇指——为了大局着想,连这样的诱惑都能咬着牙抵制的男人,真是让人肃然起敬!

……

…………

………………

MIN■■■■■□□MAX(╯‵□′)╯︵┻━┻

“肃然起敬个大头鬼啊——!”

烦躁地将卷宗扔在桌上,和泉守兼定简直想为了刚才那番话去撞墙。

十月怀胎的话,她现在是几个月了?她还想瞒多久?该不会要等身形无法掩盖了才说吧?

恩?等等,身形……

说起来最近一直逼迫自己不去看她,倒还真没注意这点。

和泉守兼定若有所思地朝着公寓方向看了一眼,悄悄下定了决心。

 

“就摸一下,记住,就摸一下,千万不要做多余的事!”对着浴室镜子中的自己耳提面命,和泉守兼定狠狠地拍了拍脸颊,终于正气凛然地推门而出。

水无月澪果然又早早地爬了床,此刻被子鼓起了可爱的小丘。和泉守兼定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地钻入被窝,看似不经意地伸手环住恋人的腰身。

为了让这个动作显得更自然,他轻轻地啜吻着水无月澪的发顶与后颈,却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手心发起了烧。

不好,再这样下去可能要失控!

见女孩诚实地转过身来,和泉守兼定当机立断地收回了手,闭眼转身道晚安,一套动作一气呵成。感受到直射在背部的视线,堂堂金牌巡查长大人按住被心跳撞击得有些生疼的胸口,悲凉地想着,今天的计划貌似失败得很彻底。

 

ACT 6

 

午休时间,和泉守兼定摸出手机,发现之前联络过的房产中介给自己发了一通邮件。

他将饭团叼在嘴里,快速浏览着邮件内容。对方貌似找了几个符合要求的户型供他挑选,各个都处在交通便利的繁华地段,价格自然不菲。

和泉守兼定回想着自己银行户头里的存款,又看了看邮件中的报价,怎么算都觉得预算吃紧。他瞟了眼还放在旁边没有动的饭团,想了几秒,将它们重新装回了塑料袋:“放到明天……应该也还能吃吧?”

如果房子的事急不得,其他准备呢?

寻思着这些细枝末节,下班时间很快就到了。最近本丸市一片太平真是莫大的救赎,和泉守兼定在警视厅大门口与同僚匆匆道别,便朝着目的地疾行而去。

谁知,刚走没几步,口袋中的手机便发出了蜂鸣。他错愕地盯着屏幕上恋人的名字,忙不迭地按下接听键:“喂?”

“下班了吗?”

电话中的背景音有些嘈杂,却丝毫没有影响他听取水无月澪的声音。才短短的一句话,就让和泉守兼定不自觉地扬起嘴角。好在今日的任务及时地闪过脑海,他支支吾吾地搪塞了几句,匆匆挂断电话。

“………………这个,不算骗人吧?”努力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和泉守兼定长叹着气重新迈动步伐。

到底是几百年不会单独来百货商店的大男人。车水马龙的街头,和泉守兼定一脸苦逼地站在大型购物中心门口,抬头看了看硕大的霓虹招牌,又看了看周边来往的行人,他决定从难易度较低的超市开始转。

“那家伙说要准备晚饭的话……”正巧逛到熟食区,和泉守兼定眼尖地看到了曾让水无月澪赞不绝口的猪扒特卖,想都没想便买了下来,压根忘了自己是个连午饭饭团都舍不得多吃的人。

和泉守兼定提溜着一小份猪扒看似漫不经心地逛着,却很快来到母婴用品店旁。店内装饰以粉色为基调,温馨可爱。他做了半天思想工作,还是僵硬着身体走了进去。

如果是和那家伙一起来,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么尴尬吧……

那家伙喜欢怎样的呢?以后……她会不会和自己一起来呢?

导购小姐业务娴熟,为人热情,他只是多把玩了几下婴儿鞋,就被人家缠上了。不过,这种生活必需品早买迟买也一样吧……?

想到这里,掏钱买婴儿鞋也成了板上钉钉的事儿。

 

回到家时,水无月澪已经大致打点好了晚餐。

和泉守兼定默默地递上猪扒,两人各怀心思地吃着饭,鲜少地没有多余对话。

晚饭后,和泉守兼定一脸惊惶地盯着还剩了一大半的猪扒,又看了看水无月澪失了血色的脸,深刻地觉得问题严重了。

“以前喜欢吃的东西都不爱吃了,老和我说没胃口。”

曾几何时同僚的话语在脑海复苏,更加坚定了和泉守兼定内心所想——

不能再拖了,即便砸锅卖铁也要早点给人家一颗定心丸。

 

ACT 7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繁重的大案忽然降到搜查一课头上,等全数处理完毕时,和泉守兼定发现之前中介给出的几套房子都已有了买主。

这下糟了,都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有钱都不知道该去哪里买。

正是大案告捷的初日,整个搜查一课都笼罩在军心昂扬的正能量中,唯有大功臣和泉守兼定顶着一张如丧考妣的脸匆匆奔向长曾祢虎彻的办公室。不过半分钟,便拿着他入职以来第一份事假条走了出来。

连招呼都来不及和同事打,和泉守兼定一路狂奔下到地下停车场。

越是心绪烦躁的日子,事情就越是不顺。被堵在交通要道上的和泉守兼定,顶着两抹明显的黑眼圈,全身都散发着低气压。

快一点,快一点,再快一点……

“你该死的倒是给我动一下啊!”禁不住锤了一下方向盘,车辆猝不及防地发出刺耳的喇叭声。和泉守兼定尴尬地接收着两旁司机如剑的锐利视线,终究还是疲累地伏在方向盘上长叹出声。

明明只是想给她更好的生活,为什么总是这么多阻难?

然而,当和泉守兼定风尘仆仆地赶到房产中介时,业务员却一脸欣喜地告知他,有一套价廉物美的高层公寓房马上就要空出来,问他是否有兴趣。

这可真是捡到了宝,和泉守兼定二话不说就把业务员小哥扯上了车。

 

数日后,和泉守兼定如约领到了崭新的公寓钥匙。

他颇为感慨地打量着新入手的“有力后盾”,终于有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实感。

“接下来……就是那家伙的想法了。”说实话,其他的事情他都能想办法搞定,只有水无月澪的心情他不敢揣测。

连有了孩子这么大的事都不愿意告诉他的恋人……

想到这里,和泉守兼定久违地紧张了起来。他几乎是用颤抖的指尖按下快速拨号键,一颗心随着拨号音咚咚跳动,好几次他都以为自己快窒息了。

不过,等待他的却是对方无应答的机械语音。

“喂喂喂,这种大日子你别给我玩失踪啊?!”不假思索地按下重播,和泉守兼定捏紧了拳头。

“喂……”

水无月澪的声音听起来很没精神,换气的时候甚至还带了哭腔。

傻丫头,这是被谁欺负了?要哭也好歹回家再哭啊?你以为我是为了谁这么劳心地周转?

以前全然不会在意的细节此刻都让和泉守兼定一一捕捉,他再也无法继续淡定地坐在那里。

“站着别动,给我一个定位,我去接你。”

简短地道出要求,和泉守兼定拾起茶几上的车钥匙便冲出家门。

其实,未来会怎样谁都无法揣测。

但我知道,此时此刻,绝不能放你一人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哭泣。

 

ACT 8

 

回想戛然而止。

和泉守兼定意犹未尽地将脸埋在水无月澪的肩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刚刚经历二回战的女孩早已没有挣扎的力气,她半眯着眼,只觉得和泉守兼定的长发撩得她发痒。她试着推了一下伏在自己身上的和泉守兼定:“……起来啦,我又不会跑。”

“……明明是个出了名的落跑侦探?”他模糊地应着,唇瓣游走于水无月澪的颈项,落吻之处又重新燃起了高温。

一瞬就嗅到了危险的气息,水无月澪的睡意一下子飞到了九霄云外,忙不迭地伸手捂住青年的嘴:“你真的适可而止啊,就算要努力也太过了啊!”



“恩?”他含着笑发出反问的音节,微热的气息喷洒在水无月澪的手心,又是一阵酥麻的痒意。紧接着,执拗的吻便顺着手心滑了下来,手腕、前臂、手肘、上臂……最终停留在了她的唇上。

深知到了这一步,自己说什么都没用了,水无月澪放弃似地闭上了双眼。

属于他的灼热再度袭来,她苦笑着想——

 

指不定过不了多久,就真的需要那套大房子了吧?

 

 

 

(FIN)

 

 +++++++++++++++++++++++++++


写本家CP的感觉……太爽了_(:з」∠)_


评论(24)
热度(118)

© 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