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刀剑乙女同人的存稿地
文+插图是通常运转
也会有条漫www
【文章归类见边栏】

P.S.非常感谢每一个推荐、喜欢与评论~
有事敲的话可以私信

【刀剑乱舞】甜蜜危机(CP 太郎太刀×女审神者)

答应写给 @夕夏yuuka 的本命CP小甜梗,终于被我产出来了……

依旧是我们俩在子lo玩的接龙paro

※现代背景注意

※太郎婶恋人前提注意

※故事梗概索引见这里

※子lo在这里——>Scarlet Quartet

而这篇文章的时间点与这两篇文章同期,可以看作一个系列:

相思成灾

未读邮件:0—>1

总之,这是一个事关色·诱·术的故事【误很大


============我是正文的分界线=============

 

(一)

人总是会憧憬还未入手的东西,森柚月也不例外。

本来以为能够顺利与太郎交往已经是天下最大的奇迹,可眼下她却有了新的烦恼。要说烦恼的契机……大概来源于面前这个趴在桌面“奄奄一息”的女孩。

 

“小澪,你要不要紧?还是不使上力吗?”将手袋放在对方趴着的办公桌上,森柚月忍不住发出了同情的叹息,“……不然今天我们别出去了?”

“没、没事,给我十分钟……”水无月澪双臂撑着身子艰难站起,才刚走了两步就脚下一软差点摔在地上。还好旁边就是柜子,她整个人都抱了上去,活像一只树袋熊。

这严重的损伤程度显然敲响了森柚月的职业警钟:“……你该不会遇到强盗了吧?但我记得这个片区治安一直不错啊,怎么会有闯空门的情况?”

不愧是想象力足以冲破天际的双鱼座,森柚月眼看就要刹不出车,水无月澪赶忙出声打断:“如果你那位不知轻重的前辈算是‘强盗’的话……那就算是吧。”

森柚月愣了一下,一脸懵逼逐渐变作一脸八卦,她噙着笑容凑了过来:“哈哈,我知道了。你老实说,你们是不是……嗯?”

边说边将两根不安分的大拇指以异常妖娆的姿态地纠缠在了一起,水无月澪见到此情此景,涨红的脸上写满了“不忍直视”。

“也是哦,你们都交往这么久了,要……嘿嘿嘿……也是正常的。和泉守前辈一看就是那种不能忍的类型~”森柚月有模有样地扳着手指计算着,认为自己的推理非常合理。

“什么类型?!不是,别说的好像你自己没经历过一样好吗?!”就算平时再插科打诨,水无月澪也是个未出嫁的姑娘,那些个方面的事情被人堂而皇之地放在嘴上说,耳朵早就烧起来了。琢磨着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她伶牙俐齿地转嫁了危机,“我的事姑且不说,你怎么样,Boss是不是好好‘疼爱’你了啊?”

沉默真是来得猝不及防。

先前还颇为聒噪的女孩一瞬就静默了下来,看那委屈的小眼神,水无月澪觉得自己才是欺负人的那个。她伸手点了点森柚月的肩膀,表情都不自觉地同情起来:“那个,我失礼一下。你们莫非到现在还没……?”

 

晌午时分的热田神宫侦探事务所。

森柚月绝望的叫喊如一把尖锐的刀刃划破长空,响彻许久:

“————————小澪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的笨蛋!!!!!!!!!!!!!!”

 

(二)

周末没能逛成街不说,还暴露了自己在意的心事。这样的情况下又要上班,简直天理难容!

森柚月垂着脑袋在本丸警视厅前拾阶而上,每走一步都觉得万分疲累。

就在这时,轻快的脚步声由远至近,没过几秒就追上了她。森柚月回头望去,正对上和泉守兼定春风和煦到可疑程度的笑容。

“这才周一呢,你什么表情?”心情甚好地调侃着,青年一步就跨上了两节台阶,“今早有全体会议,别迟到啊。”

“知道啦!前辈你管真多!”森柚月憋屈地鼓起腮帮子,看前方的长发男子得瑟得无法自持,她用脚趾头想都能猜到昨晚大概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嘛,随时随地散发虐狗光线的白痴情侣真讨厌!

 

心情倦怠是一回事,班还是要老实上。上午的全体会议又臭又长,终于被解放的时候早就过了午餐时间。

“啊,感觉要死了……”翻了翻手账,发现下午还有外勤任务,森柚月讪讪地想,如果能见太郎一面该多好。

仿佛是印证了心有灵犀,桌面上的手机竟及时地震动起来。

液晶屏上熟悉的号码此刻仿佛能放出万丈金光,森柚月忙不迭地把手账扔在一旁,抓起手机按下接通键。

“……还在忙吗?”

电话中传来低沉温和的男性声线,简简单单一句话就让女孩心情温热了几分。

她止不住漾在唇边的笑意,一路小跑找到一处休憩用长椅,左顾右盼确认四周都没人才安心地坐了下去,整个人瞬间就冒出了粉红的泡泡。

“没事没事,上午就一个全体会议,下午有个外勤任务,不过时间还早!”森柚月呵呵呵地傻笑着,明明距离出勤时间只有不到半小时了。

“这样啊,好像不太巧。”太郎的声线似是暗沉了一些,“……本想在出差之前见你一面的。”

原本晴空万里,这会儿却像是来了电闪雷鸣。

森柚月呆然地提着手机,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他在说什么?为什么忽然要出差?

我们上周也没有见过啊?!你现在又和我说这个?

老天爷,今天到底是什么灾难日啊?!

 

(三)

好在太郎买的是夜班航空的机票,森柚月潦草地结束外勤任务后,便将报告的事宜全权交给拍档。一回警视厅就抓起自己的包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拦了辆出租车,朝热田神宫侦探事务所奔驰而去。

要是再不见一面,她觉得自己得疯。

特别是在一整个周末都被某对无良情侣连续放闪之后……

“千万要赶上啊……”女孩十指交扣祈祷着,总觉得出租车行驶得太慢了,半天都挪不动窝。

经过晚高峰的洗礼,40分钟后,森柚月终于风尘仆仆地出现在事务所楼下。抬头望去,事务所的窗还透出些许光亮,看来主人还未出门。

就着赶路的气势蹭蹭蹭地爬上楼,森柚月豪迈地推开事务所大门,发现一楼大厅中只有水无月澪一人收拾着行李。

“诶?只有……你一个吗?”

“你没遇到Boss吗?”

两人同时发问,水无月澪先一步找到了症结。她锤了一下手心,当机立断地下了结论:“你们刚好错开了吧?Boss可是连行李都顾不上收拾就去接你了,估计现在还在警视厅门口傻等。”

一席话说得森柚月胸闷气短,此时此刻她真想把本丸市所有的神社都拜一遍,只求今晚能平安见到心仪的人。

 

“不过你别急,航班是深夜的,还有时间。我刚给boss发讯息,他说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了……”将新泡制的热可可放到森柚月面前,水无月澪扶着腰继续与行李们大眼瞪小眼,“这次Case来得急,出差是今天临时决定的。”

“恩。”森柚月捧起马克杯,抬眼看了看依旧有些“行动不便”的好友,也不禁同情起来,“小澪,你这种状态还是要出差?”

“没办法,Case上门了总得解决。嘶——反正回来之后我得找那家伙算账。”咬牙切齿地将最后一包行李打包完毕,水无月澪干练地拍了拍手,坐到了森柚月对面。

“如果……太郎能有和泉守前辈一半主动,就好了。”

“说实话,有时候我真希望那家伙能节制点……”

又是一次完美重合,两个姑娘各怀心思地对视了几秒,终究双双沉闷叹息。

是啊,如果那种事真的能平均一下,不知道她们会多幸福。

水无月澪感慨地抱臂靠上椅背,她皱着眉头思索着,忽然就觉得自家Boss很不人道。

你想想看啊,这么一个面容标致,身材出挑,又百依百顺的女朋友黏在身边,居然能无动于衷?Boss是石头人吗?

该不会他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这句话在脑海一闪而过,水无月澪连忙摇头驱散了要为Boss寻医求药的想法。眼看森柚月满脸无助,五官都快纠结在一起,她内心那少得可怜的正义感终于蠢蠢欲动了起来。

于是,水无月澪俯身在黑发女孩耳边落下话语。看着对方诧异的表情,她自信满满地竖起了大拇指——

都说这种事需要契机,她就勉为其难当一次推波助澜的活雷锋吧!

 

太郎终于回到事务所的时候,水无月澪早已非常识趣地带上行李先一步去了机场。不大的会客厅中,森柚月的身影显得格外孤单。

他是个忙碌的人,能够陪伴恋人的时间本就不多,加上不善言辞的性格,关键时刻连句像模像样的话都说不出。近期,他与森柚月最后相约外出还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之后这段时间,他更是忙得连电话都没能打上几个。每每想到这里,他内心的愧疚便来得翻江倒海。

并且,还有一点是森柚月不知道的——即便是现在,他也不敢草率地触碰她。

那个女孩对他来说如此重要,一旦拥她入怀,他也不确信自己能不能把持得住。若是她知道了自己内心这汹涌的情感,不知会不会望而却步?

万千思绪藏在心底,太郎又何尝不想一吐为快?只是他经历得太多,便比他人更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幸福——

能够相伴一生已是万幸,他又怎么敢擅自逾越界线呢?

当然,这些情绪总是掩藏在他淡然的神色中,从未明确表示过。见森柚月怔怔地望着自己不出声,太郎长叹一口气:“抱歉,这次的出差如此仓促。大概26号就会回来,这期间……”

……又要让你寂寞了。

本想诚挚地解释理由,谁知一句话还未出口,森柚月竟灿烂地笑着站起身来。

她上前两步环住他的腰,层层眷恋不舍中充满乐观的情绪:“……不用担心,我会好好地等你回来,路上小心。”

“呃……你也、注意安全?”

并不知晓先前两个姑娘家暗地里定下了什么计划,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太郎感受着恋人的温度,终究只能苦笑着亲吻她的发顶。



 

(四)

自从和太郎建立了“mail友”关系后,森柚月觉得等待的时间也没那么难熬了。

两周半时间转瞬即逝,到了太郎回来的日子。

森柚月在机场国际到达厅内胡乱地转着,没有片刻消停。当她转到第十五圈时,在旁等候的和泉守兼定终于忍不住开了口:“……你是自转陀螺吗?”

“我……”

刚要回嘴,森柚月忽闻入关口人声鼎沸,看来是新一批乘客到来。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人群,大眼睛片刻不停地搜索着目标,殊不知身侧的男子早就借用现代文明的伟大发明联络到了恋人。

水无月澪心情甚好地拖着行李箱走了过来,森柚月顺着人家行走路线回望,果不其然见到了那熟悉的身影。

“呀————————————————————!!!!!!!”

一路尖叫着,女孩精准地扑入恋人的怀抱。

然而,和泉守兼定扛着许久未见的恋人脚步轻快地去了停车场,却忘了森柚月来时是蹭他的车。于是,完成了一半接机任务的森柚月回过神来时,早就寻不到回去的车辆。

囧囧地拦了辆出租车,森柚月在后座上鼓起了腮帮子:“和泉守前辈这个叛徒,说好的一起走呢?”

太郎用余光瞟着恋人的反应,不明显地勾起嘴角。他将手放在森柚月的手背上,径自支起脑袋看向窗外。

而先前还气鼓鼓的女孩感受到手背传来的温热,那些本就微不足道的气也被放得光光的。她侧身靠上他宽阔的肩膀,终于有了“他回来了”的实感。

 

(五)

一回到公寓,森柚月就变成了个“跟屁虫”。

她紧紧地挽着高大男子的手臂,巴不得整个人都吊在人家身上。太郎无奈地笑笑,用空着的手摸索行李箱,翻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

“水无月君托我把这个带回来,说是送你的礼物。”

“……啊。”

森柚月一瞬就想起了水无月澪出差前与她的“密谈”,她盯着盒子,不用点香就确信了——这一定是小澪说的“秘密武器”!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太郎劝去洗澡,趁这个间隙,森柚月抱起礼盒,蹑手蹑脚地窜入卧室,还煞有介事地将门反锁起来。

明明只是拆个礼物,却让女孩紧张地发起了颤。她深呼吸了几次,充分活动了十指,终于下定决心扯住礼盒缎带,轻轻一拉就解开了蝴蝶结。

“唔哇……这可真是……”

哑然地看着礼盒中的物件,森柚月半张着嘴却出不了声。脑中仿佛忽然多了两个自己,正在激烈地辩论着——

有必要做到这一步吗?

不不不,森柚月你要明白,如果不突破自己的极限,事态不会有任何改变!

但是这个会不会太过火啊,万一吓到了人家……

这可是小澪的打包票过的办法,她什么时候骗过你!

“对,小澪从来不骗我!”终于掩耳盗铃地寻到了个说服自己的理由,森柚月信心百倍地握紧拳头。

就是,女人靠胆量,听小澪的准没错!

再怎么说,她也是过来人!

 

太郎走出浴室时,森柚月早就等在了客厅。女孩紧紧地抱住身前一大摞衣物,笑容有些不自然。

“怎么了?”他停下擦拭头发的动作走了过去,顺手将森柚月眼前的碎发顺至一边,“是不是最近都没有好好休息?”

“不?!”不自然地缩了缩脖子,森柚月将衣物抱得更紧,“那个,我、我今天出了蛮多汗,能……能借用一下浴室吗?”

“……?”

“呃,不是……那个,天色有点晚,我现在赶回去可能没有热水……哈哈哈……”天呐,森柚月你在说什么傻话呢?你以为自己还住学生宿舍吗?

才刚找到蹩脚的理由,森柚月就觉得自己极不靠谱,继而两边的耳朵都因羞愧发起了烧。

事实上,她与太郎虽是恋人,但对方是个责任心爆棚的正义人士,交往过程全都按部就班,她根本没有留在人家家过夜的经历。事到如今她没头没脑地来这么一句,果然会让他为难吧?

太郎沉默下来,几秒的时间在森柚月看来仿佛有几个月那么长。

是啊,再怎么老实,也不可能相信那种扯淡的话吧?

“……浴袍在浴室外间的柜子里,能找到吗?”

“诶……?”不是吧?还真信了?!

“还是我帮你取……?”

“啊,不、不用,我自己来就好!谢谢!”眼看太郎要折回浴室,森柚月赶忙拉住对方。顾不上多解释什么,女孩将脑袋埋在衣物中,一头冲进了浴室。

青年不明所以地盯着紧闭的门半天,直到里头响起了花洒的水声,才摇了摇头回到卧室。

 

这次出差的收获颇丰,如果之后伦敦的案子也能如此顺利便好。就今天的接机情况来看,助手恐怕是无暇研究案情,以防万一还是先自己找找线索吧。

想到这里,太郎半起身取过卷宗,就着不算明亮的床头灯光翻阅起来。

两次出差中间只相隔一天,一向强调效率至上的他居然也会选择回国一趟,这其中缘由也只有自己知晓。

怎么办好呢?她已经重要到……让他方寸大乱的地步。

看久了卷宗上的小字,青年疲累地揉了揉眼。放下手时不巧碰到了散在床面上的礼盒,太郎发现里头的东西已然不见踪影。

说起来,难得去异国他乡,即便是为了工作,也应当有时间能出门买些纪念物品。而他竟傻愣愣地空手而归,唯一的礼物还是部下买的。

这样的男人,在一般世俗看来,应当属于很没有情调的类型吧?

 

(六)

问题一旦被想起,后续的思考就怎么都停不下来。直到浴室中潺潺水声戛然而止,太郎才如梦初醒般地合上早就被自己忘在一边的卷宗。

总之,即便要赔罪,也得先问问她的意愿。

如此想着,青年端坐的姿势又僵硬了几分。

 

静谧的夜,任何声音都容易被放大得触目惊心。太郎听着客厅挂钟规律行走的声响,却迟迟没能等来森柚月。

他觉得自己像极了寓言故事中等靴子的老人,只求对方能快些现身。

就在这时,门边幽幽传出森柚月的音色。

“那个……我、我能进来吗?”

“请、请进……”对方的声线有些发颤,连带着将紧张传输了过来,太郎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回了一句。

下一秒,他便感到呼吸短暂停滞。



 

刚出浴的女孩怯生生地站在那里,宛若凝脂的皮肤细腻光洁,未擦干的水滴自圆润肩头一路滑下,终究受不住重力的邀请,在手肘处断线垂落。湿润的发梢贴服在身侧,非但没有杂乱的感觉,反而将她雪白的颈项映衬得更加撩人。

更让人意外的是,女孩此时此刻只穿着一件轻薄短小的蕾丝睡衣,绕在颈后的粉色蝴蝶结松松垮垮,稍稍触碰就能让整件衣服掉下地去。贴身的设计将她玲珑的曲线标示得完美无缺,纤腰在轻纱的遮覆下若隐若现,每一处都透着甜美的气息。

森柚月纠结地站在那里,她紧紧捏着衣摆,徒劳地想将衣服拉得长一点,至少能遮到一点腿脚。可惜这件衣服剪裁精巧,多一寸冗长,少一寸暴露,正是那隐约的感觉充分考验着某人的理性。

太郎眨了眨眼,当机立断地偏开了视线。

他感到心跳逐渐变得紊乱,只怕继续看下去自己会做出什么傻事。

“这……这样会感冒的。”他胡乱地顾左右而言他,别着脸摸索可以遮盖的物件。

 

然而,这样的行为在森柚月看来无异于冰冷的拒绝。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

背后传来女孩沮丧的音色,太郎觉得自己仿佛被施了定身术,他怔怔地抓着绒毯一角,却没能做出反应。

森柚月轻声接续着,明明想要苦笑,出口的话却几乎带上了细细的哭腔:“我不像小澪那样聪明,也不像和泉守前辈那样什么话都敢说……你对我怎么想,我猜不出啊。”

“………………”

“本来以为只要在你身边,就能满足了。”她将整张脸埋在双手中,全身都泛起了羞涩的红,“可最近却越来越贪心……”

没有繁琐的修饰,没有多余的点缀,就是这样简单的话语沉沉地砸在了太郎心底。他所谓的安全距离,究竟是限制了自己,还是伤害了她?

如果没有了这层桎梏,他真的可以控制住自己吗?

思绪繁杂,内心却出奇的清明。或许他早就知道问题的答案,只是缺少实践的勇气。

如果这是她的愿望……

 

缓缓地站起身,他走到森柚月面前。而捂着脸的女孩显然不知道对方已经靠得如此切近,她专注于倾诉心中的纠结,蓦然抬首:“我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更加靠近……唔?!”

毫无预兆地,她的呼吸遇上了阻塞。

森柚月张大双眼,面前男子的容颜早已切近到无法看清。熟悉又陌生的唇瓣触感汲取着她的温度,她下意识地伸手抵住对方的胸膛,谁知马上被人握住了手腕,继而被定在了墙面上。

“太……?!”

这个吻热烈且绵长,本就是久违的亲密行为,森柚月只觉得脚底发软。她紧紧贴着墙面,冰凉的感触成了此刻唯一能够帮她维系理智的救命稻草。

渐渐粗重的呼吸,断续炙热的暧昧接触,房内的温度好像也微妙的升高了不少。当绵长的亲吻终于结束时,两人的面颊都因暂时缺氧而泛起殷红。



太郎难耐地皱着眉,努力让呼吸重新恢复平顺。他低头看着女孩,她双眼明亮湿润,加上那件蕾丝睡衣带来的视觉刺激,比平日更多了几分娇媚。

“……我从未觉得你傻。”他牵起她的手放在自己胸口,“若要说傻,你是比不过我的。”

森柚月小心地收了收手指,感觉手心中正受着一次又一次细微的冲击。

扑通、扑通、扑通……

这丝毫不亚于自己心跳频率的跃动,让她感到无比安心。

原来,这个人在她面前,也可以如此紧张。

“什么啊,你哪里傻了?”故作嗔怪状抡起拳头,森柚月在太郎胸前捶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因为谁,她才做出这样的荒唐事。没想到才刚收手,她便被人横抱而起。连东西南北都没摸清,又被小心地放在了柔软的床铺之中。

恩?等等,这个走向不太对……?!

全然不明白自己的哪个行为触到了对方的开关,森柚月很不合时宜地在内心咆哮起来——性感内衣作战原来如此有效的吗?

终于有了些实感,她后知后觉地惶恐起来。太郎的俊俏脸庞逐渐靠近,那对金眸一如既往的深邃柔和,此刻却似是在藏了些许别的情愫。

“因为太珍贵,反而不知该如何对待,不是傻又是什么?”他俯身啜吻着怀中人的耳垂,每一次恶作剧的触碰,便换来率直的反应。森柚月用手捂住嘴,生怕自己漏出什么奇怪的音节。

伸手将床头灯光调得更为昏暗,太郎的万千话语终究只能汇成深沉的叹息:

 

“……我以为自己足够擅长忍耐,可遇到你,也只能功亏一篑了。”

 

正是月色撩人的时节。

墙面上的人影缓缓靠近,终究完美地重合在了一起。

既然如此珍贵,不如收入手中好好保护……这便是太郎太刀当夜领悟的人生哲理。

 

 

-FIN-

 

 =========我是说废话的分界线===========


3月的第一篇是太郎婶,真是万万没想到wwww

咳咳,其实这算是输给夕夏的文,上次我出了个装病的题,这次性感内衣梗就落到我自己这里来了~

然后把自家两只拉出来打酱油也很开心(//▽//)

如果能让你感到会心一笑,我就满足啦【竖拇指


评论(10)
热度(130)

© 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