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刀剑乙女同人的存稿地
文+插图是通常运转
也会有条漫www
【文章归类见边栏】

头像/个人收藏用途请自便
转载请注明出处(空间除外)
谢绝二改/盗图

P.S.非常感谢每一个推荐、喜欢与评论~
有事敲的话可以私信

 想必大家都想问兼桑本尊在这么重要的日子去了哪里吧_(:з」∠)_

于是下面献上和泉守兼定side的小故事嘻嘻嘻


※兼婶恋人前提注意

※バカップル、落ちがないので、すみません


========我是正文的分界线============


贈り物

 

(一)

那家伙有事瞒着我。

 

大概也就是这段时间的事情,尽管很在意,却不知道该怎么问她。

我们两个都属于不太在意细节的类型,但是最近的那家伙实在是表现得太反常了,简直可以说是使出浑身解数来声明“我很可疑”。

这么说吧,当一个人平白无故看到你就跑了好几次,却还会时不时地问你一些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无厘头问题时,你能不怀疑吗?

然而,就在忍耐底线快要突破时,另一件事意外地分散了我的注意力。

 

(二)

“诶诶诶诶诶!!!!!都快到情人节了,你居然没点表示?真小气。”

“……什么?”

内番工作的搭档是加州清光,作为那家伙的初始刀,他也算是“尽心尽责”,逮着机会就会对我耳提面命主人的种种种种,直到我耳朵生出老茧。

拜托,那家伙的事情我比你更清楚好吗?

……包括你不可能知道的部分。

由于每次都能微妙地体会莫名而来的小自豪,我也并不讨厌和他对话。不过,这次的反应却和以往不同。

所以说那个情人节到底是什么重要节日?

见我没有反应,加州清光几步小跑回了房间,再折回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不少类似于书本的东西。他把那坨东西一股脑地塞给我,表情是前所未有的严肃:“好好学习一下,你这傻小子!”

…………………………哈?傻小子?

还未能还口,对方便径自提了个扫帚溜到马厩那边去了,徒留下我一人和厚重的“情人节特辑”们面面相觑。

 

(三)

虽不是本意,但被人塞了这么一堆东西,一点都不看好像也过意不去。于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背着本丸的大家翻阅了之后,我忽然觉得有些羞愧。

现世的习俗纷繁复杂,光是情人节那一天的庆祝方法就让人看花了眼。什么送礼物啊,短途旅行啊,还有什么什么的甜蜜一夜……?看不懂的单词着实太多,又不能拿着这些资料去问她,只能凭自己的想象来解释。

其余的计划现在准备显然来不及,只剩下送礼这么一项了。

“礼物啊……”说起来,我还真没送她过什么像样的东西,事到如今叫我去哪里打听女孩子喜欢什么?

准确地说,我不晓得自己认知范围内的常识在她身上能不能套用。

就这么呆着想也不是办法,从那天开始,我好像养成了“绕远路”的习惯,每天都会去万屋转转。而那家伙忙着自己的事,估计也不会发现本丸里少了个我吧?

都不知道是执着还是赌气,反正搜寻礼物的进程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开始了。

 

“哟,小哥,今天也过来看礼物?”

“啊……呃,打扰了。”

果然总是在一个店里转来转去又什么都不买是很可疑的吧?谁能想到号称帅气又强大的刀剑居然会因为这种事妨碍人家营业多日,还没能决定到底买什么?

今天已经是传说中的“情人节”了好吗?

和泉守兼定你振作点?

就在这时,一名年轻男子走入店中,直直地奔着老板的方向去了。

“请问,我定的东西到了吗?”

“到了到了,我给您取来。”

“太好了,我还以为会赶不及!能在今天送给她真是太好了。”

我站在店面角落盯着来人,总觉得他脸上的笑容好像在哪里看到过……唔,究竟是哪里呢?

脑中不自觉地浮现和她在一起的种种情形。

 

“和泉守兼定,手拿出来!”

“啊?”

“手!把手给我!”

“……你要干嘛?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哎你信我一次好吗?”

“…………………………喏。”

“嘿嘿嘿~”

 

看似狡黠地笑了几声,她抓住了我的手,悄悄地往我手心塞了什么——

针脚都没有磨平的朱红发带,那是她送我的第一份礼物。

而当时的她,似乎正带着与那个人现在一样的笑容。

 

(四)

回到本丸时已是午后时分。

我拦住抱着一大盆换洗衣物的国广,正要询问那家伙的去向,对方却先开了口:“兼桑,你变回来了?”

“……………………哈?”什么意思?

“主人抱着你慌慌张张跑过来时候,我可是吓了一跳。”华丽地无视了我的愕然,国广继续说道,“再加上那时候的你好像不太记得和主人是什么关系,我差点以为主人要送不出本命巧克力了。”

“………………………………本命巧克力?”这不是“情人节特辑”的高频词吗?

等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何时何地何分何秒收了人家的本命巧克力?

不对,在这之前……她抱了哪里的谁啊?我明明不在家好吗!

 

感觉再这样下去脑子就要炸了,我转身朝她房间快步走去。

拉门虚掩着,我稍事用力便将它拉开。她背对着门屈身站着,面前的红衣少年闪烁着浅葱色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的方向。

这小子,和我也太像了吧?

下意识地用食指在唇前做出噤声手势,少年听话地闭了嘴。

只见背对着我的女孩伸手耐心地揉了揉少年的小脑袋,语气里似是还掺杂了些无奈:

“这个是专门为‘那个人’做的,对我来说也是特别的礼物。即便是同一人,我还是希望由‘那个人’亲自来收。”

 

不好,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感到超级高兴……?

故意将肩膀靠上拉门,迫使老旧木材吱呀作响。我满足地盯着转过头来的她懵懂的表情,径自笑了出来。

呐,如果你能率直地对我再说一次,我或许也能直率一点?

在这特殊的日子里,对你说一句:

 

“情人节快乐。”

 

 

 

(FIN)

 


评论(63)
热度(302)

© 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