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刀剑乙女同人的存稿地
文+插图是通常运转
也会有条漫www
【文章归类见边栏】

P.S.非常感谢每一个推荐、喜欢与评论~
有事敲的话可以私信

【刀剑乱舞】未读邮件:0—>1(CP 太郎太刀×女审神者)

写给 @夕夏yuuka 的小甜文,玩了一下 @回转长廊 的CP糖十题,选的是第5个,独自一人过一天……【然后我绝妙地偏题了】

想要取用的可以看这边—>cp糖十题

由于文章初衷是报答夕酱之前把输给我的小甜梗写成了小甜文,顺道也填充一下我这个月的更新量,因此文的时间轴与她送我的那篇一样,也算是那个时期的森柚月side

详情可戳—>相思成灾

【我才不会告诉你们是因为看着子lo上番外里不对等的文章数量感到了心虚呢】

咳咳,由于是我们两人脑洞的一个现代侦探paro的番外篇(正文都没发番外已经两篇了要不要紧?),具体的人物设定可以参考这里

子lo在这里——>Scarlet Quartet

(不过单发看也不要紧,只要知道太郎与柚月是恋人关系就好)

P.S.

我家的那对也有出场,只是一个没羞没臊的单发糖,打人别打脸噫


=========我是正文的分界线==========

 

(一)

本丸警视厅搜查一课。

“那家伙,又发这么无聊的东西过来……”

长发男子倚靠在椅背上,一开口就抱怨连连,表情却与之相悖地逐渐柔和。平素自称最烦回复邮件与即时信息的他,竟也嘟嘟囔囔地敲击起了手机屏,写了一行觉得不对,反复删改了几遍才心满意足地按下发送键。

森柚月在旁眼巴巴地目睹着全过程,止不住好奇开了口:“和泉守前辈,刚才那个……是小澪?”

“啊~”不置可否地丢出个肯定音节,和泉守兼定耸了耸肩,“说是刚刚结束今天的调查,好想大吃一顿……这不是她每天的‘日课’吗?”

“哈哈哈,真有她的风格……”随声附和了一番,森柚月却禁不住撅起了嘴。

什么嘛,得了便宜还卖乖。

有个定期给你报备的女朋友多好,居然还不知足?!

她愤愤地掏出自己的手机,淡粉色的精致手机壳如今也无法唤起刚购入时的雀跃情绪。机械地输入开机密码,森柚月盯着空空如也的邮件箱,又是一阵长吁短叹。

“这两个家伙说是出差,玩得还挺开心的嘛……”

还未来得及消化情绪,和泉守的一句话又让她竖起了耳朵。用力一蹬腿,办公椅便在轮子的带领下准确地滑到了男子身畔的位置,森柚月伸长了脖子终于看到对方Line聊天界面中的内容:

梳着齐整马尾的高大男子硬是被人塞了一长条越南猪肉卷,腮帮子不得已鼓了起来,活像一只不知所措的仓鼠。照片附文:这家好吃,Boss也点赞!

一阵短暂的沉默后——

“…………我都没给他塞吃的过,也没见过这种表情……”森柚月僵在原地,身后仿佛缓缓释出了黑暗能量。

和泉守兼定嗅到几许不妙的气息,赶忙锁屏:“喂,我警告你,别乱来啊……?”

“…………………………………………”

“需要找人驱邪吗?”

“…………………………………………”

“喂,菜鸟?要不要紧?”言罢,还不忘伸手在她面前摇晃。

噗嗤一声,森柚月终于崩断了理性之弦。

“管好自家的宝贝女友吧,管我干嘛!哼!”

本想帅气转身离开的她,下一秒就绝妙地踢到桌角。

这酸爽?!

如此惊天动地的声响显然不能敷衍了事,对于和泉守兼定欲言又止的“关切”,森柚月只能憋屈地握紧手机,半晌才毫无志气地转过头来:“和泉守前辈,我想求你个事儿……”

“什么?”

“那张照片……能传我吗?”



 

(二)

太郎太刀是个不太精通数码产品的人。

其实不止是数码产品,一切精细电子仪器他都不太擅长。在这个满街触屏的时代,他依旧钟爱自己那只翻盖键盘机,雷打不动。

有时候,为了调查他也会拿到一些精密仪器,但都仅限于任务时期使用。就制作者水无月澪反映,一切入了太郎之手的高科技产品最终都会变成“一次性废品”,自家boss是个“移动的数码破坏者”,每次都能让她肉疼心血好半年。

说了这么多,归结为一点就是——这个人与现代化的社会有点脱节。

机械地滑动着手指,手机相册中的相片一张张地从眼前掠过,森柚月忽然就委屈起来了。自从与太郎确立了关系,他们之间的交往可谓是贯彻了清正廉洁循序渐进的原则。起初一直处于飘飘然状态的她,最近也有些安全感有余甜蜜感不足。

“是我太贪心了……?”可每当这样扪心自问,同间办公室的某人便会毫无自觉地将另外一种交往状态砸在她面前。

回想起和泉守兼定收到Line留言时那乐不可支的模样,森柚月就烦躁地拽住了床头的抱枕。

对嘛,那才是交往嘛,热恋时期没羞没臊有什么错?腻歪万岁?!

恶狠狠地将抱枕砸出去,她无力地大字摊在床上:

“……………………神啊,我也想没羞没臊一回。”

 

“叮”

毫无预兆的,Line图标右上角多出了“①”的标识。森柚月猛地坐直身子,郑重其事地将手机捧得老高。

一定是小澪,今天份的图集还没传来呢!

口嫌体正直,前几秒还黑云密布的女孩现在却激动得不行。

这次的出差太郎和她报备过,8月12日出门,26日回来,中间隔了这么多天着实容易“太郎不足”。一想到那个人的属性,森柚月只能拜托水无月澪时常给她报备情况。为此,她还付出了请客吃烤肉的沉重代价。

不过,对方在大快朵颐之后倒也爽快地答应了,出差这些日子,林林总总给她发了不少“珍贵瞬间”,这些如今都成了她手机相册的宝藏。

猜测着今天会收到怎样的内容,森柚月窃笑着点开Line,下一秒,笑容便僵在了脸上。

新友人提示,附加消息:无。

我的老天爷,能不能把我的激动还给我?森柚月不信邪地点开来人的信息,发现除了绑定的号码外,没填写任何东西,完完全全的新手号。

你以为是玩手游随便找人陪练吗?那也要入工会好吗?

“最近的人真是无聊……”暗自抱怨了一句,森柚月将请求忽略,重新抱膝坐在床上。

说起来,这已经是太郎离开的第7天了,难道就一点都不会想她?

偏眼看门边的挂历,26日的格子上郑重其事地画着一颗硕大的爱心。回想起那天她信誓旦旦地对太郎说自己成长了不少,能数着日子等他回来的场景,森柚月就想去墙面上把自己撞失忆。

到底为什么要逞能呢?明明严重成分不足啊……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适时响起,将森柚月的回想强行打断。她低头去看,神情一瞬就绽放了光彩。

“……现在说话方便吗?”

短暂的接通音后,低沉的男声落在耳畔。他的语气似是有些无奈,蕴在字里行间的宠溺却怎么都遮掩不掉。

森柚月满足地点着头,那些细枝末节的小纠结早就飞到了九霄云外:“恩,当然方便!”

听到那头隐忍的笑声,森柚月觉得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笑肌。她下床拾起抱枕抱在怀里,又靠回了床头:“案子,还顺利吗?”

“恩,这边一切顺畅,不必担心。”

森柚月明白,对于不善言辞的太郎来说,能够这样接续已是长足进步,事到如今她早就习惯了。随意地扯着近况,森柚月莫名想起了上午的事,便打趣地提到:“说起来,小澪每天都和和泉守前辈Line聊天呢。”

“……?”

“就是即时聊天工具,蛮好的,表情贴图也多……呃……”不对,我又不是想给人家打广告,干嘛说这些?

见对方没反应,森柚月把话题引到自己身上:“对了,就在刚才,我还收到了奇怪的Line好友申请。”

“奇怪的……?”男声错觉般地沉了一些,微微吊起的尾音诠释着疑问的语气。

“没什么啦,就是那种常见的骚扰信息,不理就好。”

那头气氛凝滞着,太郎约莫是思考了一会儿才回话:“骚扰……?也就是说,好友申请会让你感到困扰?”

“没那么严重,不过最近骚扰信息的确多了,有时候也挺烦。”生怕太郎听了这话就平白无故增加水无月澪的工作量,让她去彻查骚扰人员的信息,森柚月赶忙补上一句,“别担心,我把人拉黑就好了。”

“拉黑……?”貌似又是一个专有名词。

“加入黑名单,这样无论对方怎么加我,我都看不到信息了。”

“…………………………”

看来这位侦探事务所的头领是真的不擅长研究这些,森柚月也不打算在这个话题上多作停留。她看着日历上的爱心符号,不期然地有些鼻头发酸,不自觉就落下了话语:“呐……”

“恩?”

“………………………………我想你了。”

说起来,只要一个人呆久了,就会不自觉地回忆起两人在一起的情形。像这样一个人无所事事地过一天的生活,她是多久没经历了?

而且,她自认为是个坦率的人。经历了那么多事之后,她深刻明白,有些话如果不说出口,有些人就一辈子都不会懂。

 

偌大的套间内。

长身男子倚在窗前眺望着碧蓝如洗的海面,眼神变得深邃悠长。他听着电话那头女孩渗着寂寞的语音,心头不知为何就紧了起来。

将手放在心口,他闭上眼沉沉地叹息:

“……………………恩。我也,很想你。”



 

(三)

太郎的一句话让森柚月当天就满血复活,不过效力却并没有很持久。

这就像是一个饿极了的人,忽然给了人家一大块饼,不吃还好,一尝过味道就根本停不下来!

“啊……要出现禁断症状了……”

卷发女孩有气无力地趴在桌面上,小嘴也委屈地嘟了起来。

太郎这次出差是为了查案,经常会与水无月澪分头行动。考虑到乔装潜入的可能性,森柚月不敢贸然给人家打电话,只能盯着漆黑如夜的手机屏幕愣神。

然而她却忘了,同个办公室里还有那么个人,分分钟都能刺激到她脆弱的神经。

 

午餐时间。

森柚月没什么胃口,便随便抓了个便利店三明治搪塞。和泉守兼定却不知从什么地方变出一个三层高的便当盒,还当众揭开了盖子。

“唔哇,这么丰盛?”长曾祢虎彻路过办公室,也忍不住驻足感叹。

“那家伙说,怕她不在家我就随便对付,就看准时间给叫了外卖。”和泉守兼定盯着便当,似是有些哭笑不得。

见状,同事们都不由地凑上前来揶揄。

“少来少来,你怎么懂我们单身的悲哀?”

“就是!公然秀恩爱,今晚你请客喝酒!”

“……居然不惜越洋定外卖,这根本是刚入家门的新媳妇嘛。哟哟,真甜蜜~”

“悉尼和这边时差多少啊,你那小媳妇挺会算的嘛!”

你一言我一语,和泉守兼定的双颊被大家说得逐渐涨红。他压根没想到一件在他看来稀松平常的小事会招来大伙的“调戏”,登时就觉得有些挂不住面子。于是,大喇喇地挥了挥手,他转而用手背遮住了口鼻:“……你们烦死了。”

就是说嘛,有这样高瓦率的行走镁光灯在身边,怎能不闪瞎钛合金狗眼?

森柚月恶狠狠地咬了一口三明治,胸中的苦闷排山倒海。

她暗自下定一个决心——等太郎回来,一定要教会他用即时聊天工具,即便每次只发一个表情也好!

说白了,她也想高调秀恩爱啊!

 

正琢磨着,森柚月的手机震动了两下,来自水无月澪的消息弹了出来。

“看邮箱……?”狐疑地读了一遍,森柚月皱起眉头,“什么玩意?”

即便如此,她还是异常听话地点开了警视厅内部工作网,查看起工作邮件。难道对方是要她透露点案犯情报?

瞅了半天也没瞅出名堂,她立马给人回了一条:“邮箱里没有新东西啊?”

“小姐,您看的是哪个邮箱?”

“呃……不是工作的?”

“拜托,看手机邮件!手机!”

“……啊?”

不明所以地将视线移到手机底部的邮箱栏,森柚月错愕地发现那里不知何时多了个“①”的标识。

这又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深知水无月澪是捣腾他人的能手,森柚月不自觉地抬眼看了看不远处的和泉守兼定。对方似乎依旧纠结于同事们的玩笑,整个人都炸了毛。

难道不是和和泉守兼定有关的?那干嘛来找我?

百思不得其解,森柚月打开了邮件。

 

「森柚月小姐敬启:

第一次写这种类型的邮件,不知格式如何,还请教了水无月君,可惜成果甚微。但一想到,若这封拙劣的信件能博你一笑,也未尝不可。

前几日,我曾咨询过水无月君,你们常用的那个软件该如何使用,她讲解了很久,我却没能完全领会,使用后似乎还让你感到了不快,非常抱歉……」

 

“恩?”看到这里,森柚月禁不住愣神。

那个人,居然……主动学习了聊天工具的使用方法?为什么?

而且,我哪里不快了?不对,应该说我压根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那一刹那,某日太郎电话中的无奈语气闪过脑际,森柚月猛地一拍桌子。

——天呐,该不会,那个被她瞬间拉黑的无名氏……就是自己心心念念这么多日夜的对象吧?!太扯了!

想到这里,她迫不及待地读了下去。

 

「果然人各有所长,我对这些东西依旧很是生疏。那日你提到可以通过“拉黑”来解决问题,如若觉得困扰,请务必这样做。」

 

……………………………………竟然……真的是他?

不知为何,那个平素万事都冷静对待的大男人此刻在她看来变得万分可爱。她捧着脸阅读着简短的文章,笑意再也掩藏不住。

 

「这次长期出差,没能适时联系非常抱歉。经常处于无法通话的状态,想必也让你感到寂寞了,今后会更加注意。」

 

“哪有这样写mail的啦……噗。”看到自己的恋人用近乎“检讨书”的格式与语调撰写的邮件,森柚月仿佛能看到太郎不得其法地按着手机的模样。

 

「追伸,

如若这种方式可行,日后会努力熟练使用,望告知。

太郎太刀」

 

她怔怔地盯着手机屏幕上最后一行的名字,终究将有些颤抖的指尖放了上去。

或许这就是属于他们两人独到的交流方式,那么……又未尝不可呢?

 

「太郎太刀先生敬启」

打完这个抬头,森柚月禁不住笑了出来。她回味着寥寥数字带给她的幸福温暖,将心底的话语一个字一个字地打了出去:

「我能期待今后每一天,我的未读邮件数量,都能从0变成1吗?」

 

长身男子开启刚刚收到的邮件,品读着简短的话语,眉间的疙瘩终于消失殆尽。

他噙着淡淡笑意单手操作着手机,以自己都难以想象的速度打出了回信:

 

「定尽力为之。」

 

 

(END)

 


【注】

※太郎申请Line用的号码不是他自己的,而是水无月澪为了防止被人追踪情报而临时弄的陌生号码,森柚月自然认不出wwww

※这个侦探paro的正文我俩正在囤积,在囤积,在囤积……真的在囤积哦,我们没有偷懒(//▽//)


评论(13)
热度(96)

© 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