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刀剑乙女同人的存稿地
文+插图是通常运转
也会有条漫www
【文章归类见边栏】

头像/个人收藏用途请自便
转载请注明出处(空间除外)
谢绝二改/盗图

P.S.非常感谢每一个推荐、喜欢与评论~
有事敲的话可以私信

【刀剑乱舞】《据说,结婚系统实装了》番外试阅

夕夏前两天放出来了,那我这边也一并放下自己负责部分的番外以及一些图透吧

和她的后日谈形式不同,我这边是男性视角的番外,内容是本篇补足+新的小片段,结合本篇读起来会比较带感~

【P.S.因为是男性视角,之后出现的第一人称都是专属篇章刀男side啦,要注意(//▽//)】

刚刚匆匆看了一下,每篇的字数几乎都在5000+左右,我也是服了自己


==========我是试阅的分界线==============


莺丸的场合:

本篇试阅


番外节选:

这个本丸的审神者……不对,现在该说是我的妻子更为恰当吧?

总之,就是这个活泼好动的孩子,最近因为某个很可笑的原因患上了传说中傻瓜才会得的「夏日风寒」。前段时间烧得不省人事,现在又成天忽冷忽热。

本丸的刀剑自然是关心得不行,没有安排任务的时候,总会三五成群地往她房间跑。拜这份护主之情所赐,最近我们两人根本没有独处的时间。

「我、我还没做今天的日课。」她愤愤地说着,鼓起了腮帮子。

「是是,日课很重要,来,张嘴。」我毫不在意那细小的「抗议」,径自切了一小块茶点放入她口中,「好吃吗?」

「唔……」许久未沾甜食的她显然很珍惜这一小口的美味。她反复咀嚼着,终究沮丧地垂眉看我,「……我吃不出味道。」

「是吗?那可真遗憾……」象征性地耸了耸肩膀,我端起茶点的盘子,「剩下的,我还给烛台切吧。」

「诶………………?」

只是因为吃不到一小盘点心,她却露出了「天要塌了」一般的悲痛神色。

玩笑停在适可而止的地方才是明智之举。深谙此道的我微笑着俯身,在她嘴角印下清浅的吻。

满足地看着她石化在原地,我又递上一小块茶点:「……现在呢?能尝出味道了吗?」

 



和泉守兼定的场合:

本篇试阅


番外节选:

我漫不经心地回想着过去,指尖开始有意无意地勾勒她的轮廓。小巧的鼻子,粉色的唇,瘦弱的肩膀……

「恩……」

许是我的触碰带来了几丝痒意,她不清不楚地从鼻间哼出些许音节,随即改变了睡姿,转到另一侧去了。

「喂,谁允许你背对着我的?」明知道对方听不见,我依然执着地丢出话语,「这么不设防,被做了什么可别怪我。」

浅笑着低下头,我在她裸露的脊背上印下细密的吻。

「恩?唔……」

哈哈,要醒了要醒了。心中闪过一丝难掩的兴奋,我寻到她耳畔,嘶磨起那片柔软。

或许我真的如别人所说,有时幼稚得很,但那又如何呢?反正她最终还是拿我没辙。

「唔……恩?恩?!!!!」

睡眼惺忪终究变作惊异的神色,她仓皇地扯起了被子,似是想要包裹自己。我玩味地拉着被角,稍事用力就把人拉回了怀里:「……你也还意犹未尽吧?」

「哈?你说什么傻……唔?!唔!!!!!!」

「傻话」也好,「傻瓜」也罢,我非常享受你只属于我的瞬间,仅此而已。



烛台切光忠的场合:

本篇试阅


番外节选:

「呐……这种程度的反击,应该在允许范围内吧?」

暗自问出得不到答案的问句,我小心地将她收在怀中。

她果然是如假包换的女孩子,纤细而柔软,我担心稍事用力就会弄疼她。不过,貌似亲昵的拥抱并不足以让她走出梦境,这个人反倒是寻求温度一般主动靠了过来。

「……千万别现在醒来啊。」悄声说着,我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依稀记得今天上午鹤丸跟她开玩笑,说她的脸跟樱饼有得一拼,让她足足鼓了半小时的腮帮子。

「面对女孩子,鹤丸到底在说什么……?!」好吧,真正触碰到她的时候,我终于理解鹤丸那句话的意义了,「真的跟樱饼一样。」

不厌其烦地捏了几次之后,我忽然意识到眼下的状况有点糟糕。再这样下去,我不晓得自己会不会「得寸进尺」。

果然逼迫自己入睡才是第一要务!听说数数可以助眠,不如试试……

「1、2、3、4……」

努力让自己保持心平气和的状态重复简单作业,眼皮慢慢有些沉重。约莫这次可以成功,我抱着最后再看她一眼便放手的心情半睁开眼,正逢她微微仰头变换姿势的瞬间。

对不起,前面50个数的努力,在这一瞬间土崩瓦解。

我到现在都记得,那天晚上,我不断重复数着50个数,这个过程一直持续到天亮。



鹤丸国永的场合:

本篇试阅


番外节选:

内番的工作早已完成,这种天气又让人全然没有捉弄谁的兴致,我只能在自己房里百无聊赖地躺着:「哈……无聊得快要死掉了。」

说起来,那孩子去哪儿了?该不会这种大热天也去帮谁做内番了吧?

这个假设太有可能成立,我猛地坐了起来。听说人类容易患「热射病」一类的病症,她要不要紧啊?

忽然,一抹凉意始料未及地抚上了我的双颊。

「——!」

「哈哈哈,吓到了吧?」

与我讶异神情截然相反,她笑得颇有幸灾乐祸的意味。

「……是是是,吓死我了。」

「唔……又敷衍我。」

不走心的回答果然没能让她满意,她鼓起腮帮子坐到我身边,讪讪地端详起自己的手来。

看来不哄哄是不行了,我苦笑:「恩,其实我真的挺好奇你手怎么这么冰?」

听我这么说,她马上恢复了精神,又把手放到了我双颊:「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很舒服?」

「恩,不过你不觉得这个动作很暧昧?」根本不给对方犹疑的时间,我抓住她的手腕,极快地在手心印下一吻,「是为了方便我做这事儿?」

「哇哇哇,不……当然不是!」先前还胜券在握的她一瞬就涨红了脸,慌乱地摇头。

看吧,想要吓到我,你还早得很呢……



三日月宗近的场合:

本篇试阅


番外节选:

「那、那种说法有问题!」努力为我系着内番服的腰带,她嘟嘟囔囔地说着。

「那种说法……?」低头看着她笨拙的动作,我习惯性地明知故问起来,「你指什么?」

「就、就是那个……!」

「恩?」

「……味道……」

一瞬就确认内心所想,我眯起了眼:「味道怎么了?」

想必她也是看出了些端倪,但一时间也想不出「回敬」我的方法,只能老老实实地回答:「就、就是……和你一样的味道……什么的。」

果然如此,都过了这么久,竟然还在介意那句玩笑吗?

「我明明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不过若你觉得有失颜面,我下次注意便是。」垂眉致歉,我的表情想必诚挚得可以。

而一向对我信任颇深的她自然不会了解我这些微妙的心思,赶忙摇起了头:「不是,我、我刚才说重了!我只是有点不好意思!」

她的反应在我料想之中,却意外地让人不觉得厌烦,不如说我满喜欢这种她的一颦一笑都尽在掌握的感觉。毕竟之前擦肩而过太多次,现在能够这样心平气和地陪伴彼此,已经是难得的缘分。

许是我的沉默时间长了些,她捏着我的头巾,满目惴惴不安。

「哈哈哈,你这么捏可是会皱的啊。」

「诶?哇!对、对不起!」这个孩子一惊一乍的毛病总是改不了。她仓皇地摊开头巾,用手一次又一次地抚着那块黄色布匹,「唔,弄不平怎么办?这个还是你自己画的吧……」

「是呢,那可是我的亲笔大作……」

嗅到一丝可以捉弄她的气息,我的嘴角不自觉地勾了起来。

 

「那么夫人,您准备怎么赔我呢?」




灵魂互换番外:

【夕夏本丸篇】

昨天临睡前与和泉守兼定吵了一架,起因回想起来或许微不足道,可当时真是动了气,我直接把人推搡出了房间。

「不回就不回,你以为我没地方去吗?」

对对对,你是谁啊,本丸之偶像和泉守兼定啊,怎么会没地方去?睡梦中的我越想越气,最终胡乱地挥舞起拳头:「有本事一辈子别回来!」

 

啪叽。

刚才那一拳好像精准地打在了某个东西上,那仿佛是皮肤的触感足以让我从睡梦中惊醒。仓皇收回的手被人小心握住,我愕然地吸气,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如瀑黑发,温和金眸,那人小心地拨开挡在我眼前的发丝,脸上写满担忧:「莫非是做了恶梦?」

「太……」

「太?」

「太郎太刀……?」

「……正是?」

「唔……」

「唔?」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完全忘记了此时正值清晨时分,我手脚并用地从床褥一路退到了房间角落。而未能理解状况的太郎显然是被我的高分贝震慑住了,保持着方才的姿势僵在原地。

「为、为什么你会在、在我……旁边?」昨天把和泉守兼定踢出去之后,我就一个人闷头大睡了才是,太郎这样体格的人如果进门,我不可能不发觉啊?!

闻言,太郎微微蹙眉。

「如若方才的言行有所冒犯,着实抱歉。只是,自从那日表白心意后,我们……」他微微停顿了一下,似是斟酌了一番词句,「……我与主殿,一直是同床共枕。」

这……是怎么回事?



番外插图线稿:



(选自《灵魂互换番外·澪本丸篇》)

番外本来配图就比本篇少,我就不多透了哈(//▽//)

剩下的本子见~~~


=========我是唧唧歪歪的分界线===========


恩,后日谈嘛,撒糖是王道对不对wwww

不知道大家看得怎么样,我现在是ドキドキで壊れそう1000%

因为前两天收到了亚克力的样品,我这边也先公布两个婶婶的样品吧

【拍照技术非常堪忧,我一定一辈子做不了好的淘宝卖家】

澪:



夕夏:




其实最近有小伙伴问我,可以单买亚克力不

我和夕夏商量了一下,觉得貌似也可行,说不定到时候可以来个买一套(10个角色set)送两只婶婶的活动wwwww

不过因为贩售环节我是直接交给夕夏了,最后怎么弄还要等她外出归来再商量,这边的sample就先给大家过过眼瘾吧

【小声说:我个人觉得三条太刀组非常可爱,真心的】


预定9月开预售,希望我能赶得及(//▽//)

评论(46)
热度(202)

© 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