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刀剑乙女同人的存稿地
文+插图是通常运转
也会有条漫www
【文章归类见边栏】

头像/个人收藏用途请自便
转载请注明出处(空间除外)
谢绝二改/盗图

P.S.非常感谢每一个推荐、喜欢与评论~
有事敲的话可以私信

【刀剑乱舞】今天,开始夫妇业Ⅱ(CP:一期一振×女审神者)

【写在前面的话】

CP:一期一振×女审神者

傻白甜,依旧非常傻白甜(重要的话说两遍)。

和前回一样分两个side,审神者side为主,一期一振side是番外。

剧情承接上一回,若没看过的可以点击《今天,开始夫妇业》

第一人称,专业贩售玛丽酥,ooc会努力避免,但若与大家心中的草莓哥有差池,还请包涵。

P.S.对话用「」的形式表现,只是为了清晰罢了,驚いだ?

那么……

再び、ラブラブライフに洒落込んみますか!


前篇:今天,开始夫妇业Ⅰ

===================================



(一)

「……我拒绝。」

很好,终于说出口了,我是想要做就能做到的人!真棒!

「别这样,我们这么多年的情谊呢?」对方却依旧负(hou)隅(yan)顽(wu)抗(chi)地继续。

「情谊?当初是谁在“如厕同好会”时期抛弃我的?」

「那时候情势所逼啊,他喜欢你那么久了,谁都想帮他一把啊!」

「那谁来帮我一把啊!」


没错,眼前这个拉着我袖子哀嚎的,正是审神者同伴中的一人,也是之前在厕所门前抛弃了我,导致我被人壁咚着打扰他人释放生命大和谐的罪魁祸首。


「不管怎样,我都不会去的。要是让一期知道了,我会死得很难看。」

「你家的一期王子?不可能不可能,这么温柔的人能把你怎样?」

「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好么?」

是的,我敢拿项上人头保证,一期一振那种静静的愤怒才是最可怕的。

「我不管,如果你不去,我就把你上次会议时爆睡的照片贴到审神者揭示板上!」

「……!」

太狠了!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要知道,审神者揭示板可谓是鱼龙混杂的是非之地。之前有个男审神者只不过很得瑟地发了一张自拍,就被那边的高人们做成了各种GIF以及鬼畜表情疯狂传看,以至于那位可怜的家伙虽然瞬间蹿红,却心理阴影了好几个月。

「怎样,去还是不去?」

「……」

不成功便成仁……吗?

我连香都不用点,就下了人生中一个重要决定:

「菊苣,我恳请您让我去。」



(二)

「啊……我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浪费青春。」

以上,便是我现在内心翻腾不已的感想。


拿起面前的饮料,不停地用吸管往里头吹气,气泡瞬间就冲到了杯口,原本只剩半杯的容量哗啦一下就变作了一整杯。

「唔哇,要溢出来了!」

身旁的友人显然觉得我这样的行为太不入流,狠狠地在我背上抽了一掌。

疼,火辣辣的。


「怪谁啊,这个能怪谁啊!」刻意压低音量,我拉过一旁的友人,「说好的我只是给你做参谋,为什么会是这么刚刚好的配对人数啊!」

「本来人数就要相仿啊,你见过哪次“联谊”有人落单的?」

啊……这个人说得如此有理,我再次无法反驳。


是的,你没有看错,我现在正在进行的,就是现代青年避不可避的婚活活动——「联谊」。

友人是个婚活爱好者,基本上每周都会安排类似的活动。

她的目标是「钓到金龟婿,享受后半生」。如此宏伟的目标自然不可能简单实现,本来嘛,真正的金龟婿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出现在相亲的场合?

不巧的是,这周联谊会貌似刚好缺了一个女生,为了保证活动顺利进行,友人也是蛮拼的,连「这次我一定要成功,你来帮我做参谋」这样的谎都撒了。(虽说貌似被骗到的只有我一个)

于是,就有了现在这番可笑的景象。


「啊啊啊啊啊,千万不能让一期知道这件事……」

一瞬间,脑内飘过无数妄想的画面,比如梨花带雨的一期一振,梨花带雨的一期一振和梨花带雨的一期一振……之类的。

总之,尽量低调一些,我出门的安排是完美无缺的,一期不可能发现这件事……

一遍又一遍地给自己催眠,我终于安心了些。



(三)

2小时前。

「药研,救我!」

「大将……光天化日之下不要拉拉扯扯的。」眼前以这个一脸坚定地想要抽出手臂的帅小伙正是药研藤四郎,他的可靠程度可用流行于本丸的一句谚语「短刀身大太刀心」来形容。

不过,这位可靠的兄弟此时却显然不想与我有所瓜葛。

「不答应我就不放手!」

「大将……」嘟囔着诸如「我还不想被一期哥砍杀」之类的话语,药研终于勉强点头表示答应,我立马把他拉到一旁的小黑屋(马棚)叙述了事情经过。


没错,想要瞒着一期一振去参加那种不特定多数的男女聚会比登天还难,为了能够成功完成隐蔽任务,寻求帮助是必然的途径。说到求助的对象,药研的脸第一时间浮现了出来,之后便产生了方才的闹剧。

「……也就是说,你要我想个法子把一期哥暂时弄出本丸去?有点扯啊,大将。」面露「简直荒唐」的嘲讽神情,药研对我的请求嗤之以鼻。

「不是弄出本丸,而是暂时让他离开一会儿。」不然我万一是被人送回来的,岂不是抓个正着?!

或许是我的表情真的太真诚了,药研思索了一会儿,应承了下来。

好样的,药研藤四郎,不愧是本丸的兄贵!


「主人,今天不是和友人有约吗?恕我直言,再不准备会有迟到的可能性。」

一期的声音把我从回想状态拉回了现实。

本丸的王子在确立交往关系之后依旧每日光鲜亮丽。

说起来,刚跟大家报告正式交往消息的时候,着实掀起了不小的骚动,好在过了一段时间,大家都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我们这两人三脚的「夫妇」设定在本丸也成了标配。

一期一振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微笑时的甜度又增了几分,每天都让人有种“活着真好”的快感。

可惜,眼前的我并没什么心情感受活着的快感。

「一期,我想请假。」这次是发自内心的,我觉得如果知道了实情,你一定会举双手双脚赞成。

「哈哈哈,主人,您又在说笑了。」

如此说着,一期一振轻松地把我从桌子后面拖了出来。




不过,真正交往之后我有不少新发现。

其中一个就是,一期一振似乎很擅长角色转换。平时作为近侍时,他依旧不忘称呼我一声主人;但若是只有两人独处,那句「主人」就绝对不会出现。

这个称呼仿佛成了他的开关,随时能够调节日夜模式。

我探头看看窗外,万里晴空,天也是湛蓝湛蓝的,现在的一期一振应该不会忽然突入夜战模式。

暗自舒了一口气,我想要给自己留条后路,好好向一期一振报备一下今日傍晚那个所谓的「聚会」问题,却发现对方含笑的双眼中有类似于「想偷懒,晚上你等着」的讯息,刚要出口的话便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主人莫不是有话要说?」

「……没、没事,你多想了。」

曾经一瞬想要坦白从宽的我,真是太天真了。


按照药研的计划,一期一振今日会被派去远征,还是那种足以带回一个小判箱(大)程度的长时间远征。

对此安排,一期一振似乎并没有感到多大的意外。

「明明在做了近侍之后基本就没远征过,他怎么这么坦然呢……」目送远征队伍离开,我拉过药研小声问,「一期真的没说什么?」

「大将,一期哥是个从根底儿就老实的人,说是主上的请求,他怎么会有怨言。」

「唔……」

一句话就被堵了回来。

明明是你最初说要把人弄走这件事「有点扯」。

好吧,我应该相信人的。

不管是足智多谋的药研,还是被足智多谋的药研肯定的一期。

然而,我却忘了,这两个家伙都是「粟田口」派里的头脑担当。



(四)

不知是因为我其貌不扬,还是态度太不积极,我竟没被任何一个人搭讪便平安迎来联谊会的落幕。

「恩,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暗自嘟囔着,我和友人在街头告别。

她今日算是完成了一半的人生理想,对方虽不是她口中的「金龟婿」,却是个难得的与她聊得投机的男子。

明明之前一直强调要找个能安度后半生的人,现在这样不也挺高兴的?

看着两人亲密离开的背影,一个人杵在街角的我便相形见绌。见状,我只能长叹一口气:「看来我的人生受欢迎期已经完全过去了呢……」


「什么东西……完全过去了?」


真是无巧不成书,半年前曾和我告白过的他,此时正站在街道转角。

他手牵一只秋田犬,穿得很随意。据我猜想,这条街应当就在他本宅的附近,他也是饭后带着宠物出来散个步。

约莫觉得气氛尴尬,他挠了挠脑袋:「呃,好久不见?」

「上周的会议不是刚见过吗?」

说完的瞬间就后悔了。以前友人总说我是“补刀帝”,我还死不承认,现在看来,补刀的技能是有增无减,一句话就能让周边气温整个冷下来。

好在对方已然习惯了我的没心没肺,憨憨地笑了出来:「这只是普通的问候,你不用这么认真地回答我。」

「啊……是、是呢。」

这时候,他牵着的秋田犬忽然朝我奔来。他也没想到这点,被狗绳牵着踉跄两步,眼看就要摔在地上!我赶忙大跨步冲了过去,一手扒住转角处的邮箱,一手搀着对方,终于免去摔在地上的窘境。

被拉着的男子此时有些混乱,他眨巴了好几下眼才缓过神来,猛地起身朝我鞠躬道歉。

「哈哈哈,也不是什么大事,别太在意。」其实,貌似扭到手腕了。

「八公,不能这样!」言罢,他象征性地训斥了正在我脚边打转的秋田犬。

「噗,它叫八公啊?」

「诶?啊,是……家母爱看《忠犬八公》……」

「哈哈哈,这个理由真是……」

蹲下抚了抚八公的脑袋,这只狗非常温顺地用脸蹭了蹭我的手掌。这可真是意外的惊喜,看它的主人没有阻止的意思,我便厚着脸皮继续享受这毛茸茸的触感:「八公,好可爱……」

闻言,男子苦笑:「那,要抱抱看吗?」


人啊,真的不能有一点侥幸心理。

此时的我压根不知道,自己日后会如此深刻地学习到这个道理。



(五)

「唔,没想到狗狗是这么可爱的生物,我也想养了。」

「哈哈哈,你也就玩着的时候觉得可爱,真的养起来很麻烦的。」

看我和八公难舍难分,告白君便提议送我回家。我或许真的是个凡事不过脑的家伙,一心想着可以多和八公待一会儿,便满面笑容地应承了下来。

于是,我俩(和一只)一起走在归家之路上。

「怎么会,要是有八公这么可爱的宠物,我肯定尽心尽责好好养!」

「你啊,算了吧,先把自己养好……」

「我听出来了,你这是在挤兑我……哈哈哈哈哈。」


话题太过愉快,我都没有发现,自己早已站在了本丸门口。

而带着一抹熟悉水蓝色的清秀男子,此刻正靠在本丸大门上,眯着双眼打量着我。

在他身旁,满面微妙神情的药研摇着头,随即伸手盖住了脸,显然对我早已失望。


你不言,我不语,我们对视了半晌,蓝发男子终于开口:

「主人,一期一振在此恭候多时了。」

见送我回来的人想要开口解释,一期一振笑得更为灿烂:


「感谢您护送“内人”回来,这份礼日后必然奉还,加倍地。」




即便现在我也可以清晰回想起来。

当时的我,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六)

「一期!你慢点!」

「……」

「一期!!痛!」

「…………」

「一期!」

「………………」

根本没来得及说出自己手腕可能受了伤云云,前方钳制我手腕的男子停得猝不及防,以至于先前还跌跌撞撞地跟随的我,一股脑地撞在了他的背脊之上。


不过,一期一振似乎忘记了,我脑门的威力。

「嘶……!我说了几遍了,您这个铁头功……!」

「谁叫你不说一声就……停……下?」

呜哇哇哇哇,刚才那句话能不能收回?

一期一振王子的脸上露出了一点都不王子的笑容好么?


尽管有很多事情想要早点说明白,我的本能却告诉我应当离现在这种状态的一期一振远一些。

「呃,一期,远、远征辛苦了,今夜就早些歇息吧……明日的近侍工作我会找别人代替的,你可以尽情睡懒觉!」

「……非但不解释,还要马上换近侍……的意思?」啊啊啊啊,一期王子挑眉了!

「不是,就是……」这个状态下我说什么都会被你曲解吧?

「今日远征的情况还没能报告于您呢,我怎么可能怠慢工作。」

好正确的道理,但我现在不想听这些(TTATT)。

「…………………………总、总之,再见!」

怎么敢等你慢慢和我报告!三十六计走为上!

撂下这句话后,我便撒丫子跑了出去。

从未如此感谢小时候奔走于山野之间的体能锻炼过,如今的我驰骋于夜色也丝毫没有慢下脚步。

啊,房间的拉门近在咫尺,只要躲进去熬过今夜就好!


「磅!」


响彻夜幕的一声巨响后,拉门因为从后方突然袭来的冲力而凹陷了一些。

我硬生生地咽了一口唾沫,尴尬地转过头去,发现蓝发男子正带着无比光鲜的笑容俯视着我。

月光洒在身后,勾勒出银色的轮廓,一期一振的容貌若隐若现,只有一对蜂蜜色的瞳眸依旧明晰。



我下意识地向左小移了一步。

左边的退路被一期一振的手臂所拦。

怯生生地往右挪步。

绝望地发现右边正是方才被他大力按到凹陷的门板。

约莫活不过今晚了……

「一、一期……那个,今晚月色甚好……」先扯开话题吧。

「是的,我非常爱慕您。」


一瞬间,脑子当机了。

愣了半晌,我的口中只能落下一个毫无气氛可言的:

「………………………………诶?Σ( °△°|||)︴」



(七)

神明大人啊,我现在好像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主要是贞操方面)。

不知何时我们的主战场已由走廊转移到了房内,背上稍硬的地板触感清晰地告知着这个事实。

又一次,被名为「一期一振」的男人(刀)给按在了地板上。


「这次……我好像没做出拿私房钱叫你去花街的傻事?」所以这个流程能不能稍微缓缓?

「您还记得那件事儿啊?」

小声地带上一句「我当时可一直在想,这个人开什么玩笑呢」,一期一振笑容可掬地抬手,咬住手套的末端,亮白色的手套便一点一点地褪下手腕,随着衣料摩擦的声响一同掉在了地上。

唔……这个动作,太犯规了!

「不需要那些隐晦的说辞,若是告白的话,我比较喜欢直抒胸臆。」

没有了手套的隔阂,一期的体温直接通过指尖传了过来。

眼角、脸颊、唇瓣、颈项……指尖一路游走,挑/逗一般地在衣襟两侧把玩,若即若离的触感让人产生些许焦躁感。

真不愧是丰臣秀吉的刀……内心愤愤地想着,我侧过脸去:「你这是唱的哪一出?」

轻声地笑着,一期一振俯下身来。清浅的吻落在耳畔,伴随着他刻意压低的嗓音:「我真的,非常爱慕您……」


第二次了。

还以为自己有了免疫,但在切近距离听到这种话,我还是不期然快了心跳。

「一期……」再迟钝也明白现在的一期一振不是在开玩笑,他好像是真的生气了。



说生气好像有些牵强,一般这种情况……应当被归类为「嫉妒」?

可我就不明白了,一期一振并不像是会「嫉妒」的人,倒是我,每次带他去参加会议都会提心吊胆,生怕一出门就再看到他被莺莺燕燕地环绕在人群中。

况且,本丸里有那么多刀剑,我和大家的关系一直很不错,勾肩搭背之事没少做,也从未见他有过反对。

和打刀们一起照顾马匹,和太刀们一起下地干活,晨起陪胁差们锻炼,夜间哄短刀们入眠……我的生活基本上都和刀剑们捆在一起。而一期一振总是笑盈盈地站在那里,似乎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影响到他王子的笑容。

那……今天这又是为什么?


「……您还有心情考虑别的?」

话音未落,锁骨处便传来一阵刺痛。

我讶异地张大双眼,正对上一期含笑的视线:「……有了这个印记,您是不是就会多想我一些?」

啊啊啊啊啊,草莓哥居然学会种草莓了!!!!!

脑中一瞬闪过与此时气氛完全不符的吐槽,我习惯性地仰头想要狠狠地撞他一下。

然而……

蓝发男子一手就按住了我的脑袋,稍事用力便把我按回了地面:「您需要多学一些出招的姿势。」


完了。

彻底完了。

现在的境况真的比我想象得要糟。

一期一振完全放弃做一个优雅的「王子」,要和我近身「肉搏」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一期,那个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还是没明白……」

啊,「您」变成「你」的瞬间,一期一振眼中的光带上了些热度。

「刻意把我支去远征的理由,现在能告诉我吗?」


哈……!忘记这茬了!

我是为了参加「联谊」才把一期一振弄去长时间远征的!!!

但……这个理由我该怎么说?!!!!!

支支吾吾了半天,我还是没想好借口。一期一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右手抚过自己胸前的护具。


「咔嚓」

随着金具开启的声响,原本贴合于身的护具一块一块地被解下,整齐地放在一旁。

很快地,他便以「武装解除」的状态出现在我面前。

然而,这还不算结束。

蓝发男子解开领口的扣子,黑色的领带也一并松开,微微凸起的喉结与隐约可见的锁骨构成一幅莫名色/气的场景,我感到后头皮一阵发麻。


「呐……」他开口。

「诶?」我瞠目。

「我……」又解开一颗扣子。

不行了,实在是太羞耻了!我顾不上别的,直接用手掩住了脸:「求你,别突入夜战!!!!!!」


太难熬了,这种爆弹发言后的静默感。

我紧紧地闭着双眼,全身都硬直得像是刚从冷冻里拿出来的白条鱼。

一期一振的气息在靠近,50公分,30公分,10公分……

耳边的发迹感到一阵暖意,那是来自人手指的温度。不多时,耳侧好像多了些重物,而我却始终没感到「夜战」开启的信号。


「你这是什么表情?」

再次听到一期一振的话语时,先前的愠怒感错觉一般地消散了。我大着胆子睁开眼,发现他正苦笑地俯视着我:「……你现在,就跟将上刑场的人一个神色。」

「呃,抱、抱歉。」你想说我刚才的表情「视死如归」?

「不过,很适合你。」

「嗯?」

意识到一期一振口中的「适合」并不指我的表情是几秒之后的事。

我微微起身想要与他平视对话时,蓬松的发间落下一个鲜红的物件。

讶异地凝视一会儿,我半信半疑:「椿?」




「我果然不是个手巧的人,连个发饰都没法戴好。」似是没料到这一出,一期一振微妙地红了脸。

本丸的王子虽然最近强硬了不少,这个羞涩点奇怪的地方却一点都没变。

然后,问题来了。

……这个发饰到底是怎么回事?

「觉得非常适合你,就不由自主地下手了。」像是看出我的心思,一期一振果断地「坦白」了。不愧是传中中那个诚实努力的人……

许是我当时真的露出了傻到不行的表情,一期一振竟然毫无形象地喷笑出来:「都说了,你这是什么表情?哈哈哈……」


他……真的不是要突入夜战吗?

哇啊啊啊啊啊,太无地自容了,我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据说花朵都有自己的花语,我不是特别懂这些,所以去询问了店家。」一期一振径自接续着,「椿的花语中有一个意思是“不傲慢的优美”,听到这个,我才下定决心买下的。」

不傲慢的优美……吗?我?

有种这辈子的甜言蜜语都要被听完的错觉,我愣了神。

「无论做什么都亲力亲为,干什么都全力以赴,在切近的地方看着努力的你,已经成为我生活中不可割舍的习惯,我也的确觉得那样的你非常漂亮。」一期一振轻轻扳过我的脑袋,贴在自己胸前,我感到他胸腔内的心跳快了几分。然而,他却没有停下话语的意思,「但……事实却不仅如此。」

「……这……」是什么意思?

「看你和他人谈笑,看你与别人嬉闹,看你同其他人称兄道弟,看你哄弟弟们入睡……我的这里……」他抓过我的手放在自己胸前,褪去护具的身体温热而柔软,隔着单薄的衣料,鼓动都能感应得一清二楚,「……都像是被巨石压制,无法顺畅呼吸。」

「一期……」啊,我真是傻瓜,「一期一振」虽被誉为本丸的王子,内在有着笨拙的一面。他的性格我应该最了解才是,却一步一步逼他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知道你是大家的主人,可……在这之前,我们不也是“夫妇”吗?」


什么「夫妇」啊,我简直失了职。

如果真的有把「夫妇」这个词放在心里,断然做不出这些蠢事。

好吧……不得不承认,错的人,又是我。

「是呢,我们……是“夫妇”呢。」深刻觉得对对方有所隐瞒是非常不齿的行为,我决心好好承认错误,从明天开始重新做人。深吸一口气,我坚信宽宏大量的一期一振一定会理解我的苦衷,「一期,的确是我觉悟不够。我以为那只是个凑数的聚会,没想到是“联谊”。早知道是这样,我是绝对不会去的。」

「……“联谊”?」

「还有刚才让那个人送我回来也是,我就算再喜欢八公,也不该让他来送我回家,真的对不起。早些和你说就好了。」

「……喜欢?八公?」

「因为一期很温柔,我可能真的在不自觉的时候太过依赖了。」握紧双拳,我坚定地立誓,「今后,我会多和你沟通,所以你有什么话也别憋在心里,如果对我有意见,也请诚恳地对我说,不然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会后会犯错!」

啊……坦诚的感觉,太爽了……


「想说的,说完了?」

咦,这个音调好像和我想象中不太一样?

一改之前羞涩的气氛,一期一振的嘴角扬到了不科学的角度:「在我坦诚自己内心之前,你能告诉我“联谊”是个什么活动吗?」

「……诶?」

「据我对现世的了解,那是一个堪比酒池肉林,男女以婚嫁为前提进行无固定对象交往的活动啊……」

这个定义很有问题!!!!!谁教你的?!!!!!!

不,在吐槽这点之前,你先冷静下来?别靠这么近好吗?


「……呐,你去那种地方干什么呢?」


本丸的王子今日依旧光鲜亮丽,审神者在被「就地正法」之后,忽然深切体会到了一期一振真剑台词的意义。


「吉光的名号真不是盖的。」



===============================


【番外】

一期一振side:

(一)

清晨,在细碎的鸟鸣声中睁开双眼,我感到身旁有些温热。

侧过脸去,发现意中之人正蜷缩在自己臂弯里,眼角还带些疲累。

「果然昨晚有些过火啊……」暗自忏悔了一句,我转身将她拥入怀中。细小的动静显然无法打扰到她优质的睡眠,只不过这种一丝不挂的状态很是考验我的理性。僵直了几分钟,我还是决定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给她换上。

如果早饭时间她还没到,我绝对要被烛台切殿给剁了。

当然,事情会到这一地步,也是出乎我的预料。

「原本不应该是这样的啊……」讪讪地想着,我的思绪飘到了几日前。


(二)

乱无心的一问可以说是一切的开始:


「一期哥,你都不送主人礼物的吗?」

「诶?」如鲠在喉,便是这个感觉吧?

「乱,一期哥自有分寸,你也过问太多了吧?」药研知晓我不擅长这方面的问题,马上从旁解围,「何况,既然都以“夫妇”相称了,作为“旦那”的一期哥应当很宠溺大将才是,礼物肯定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送得车载斗量。」

回头看我一眼,药研的笑容灿烂得如天边的朝阳:「是吧,一期哥?」

哈哈哈……药研,其实你对我们的交往,也颇有微词吧?




「礼物啊……」

说起来,我还真没怎么送过像样的礼物。

并不是没起过送礼物的念头,只是每次旁敲侧击地询问她,得到的答案不是玉钢等锻材,就是绘马,尽管有时候也会掺个一两句诸如「有一期在身边就够了」之类的可爱话语,但这些都不足以作为礼物来增送。

「……女孩子究竟喜欢什么东西?」

「喜欢凝聚着心仪之人心思的东西咯。」

「……唔,所言甚是。」

极其自然地接续着对话,我猛然回神,发现药研正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坐在土丘上的我。他的表情好像在说「不好好做内番,想些什么呢」。作为「粟田口」的兄长刀,此时真有点无地自容。

「一期哥,你真的……太好懂了。」药研站直身子,从白大褂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刚刚去问了乱还有次郎的旦那,他们说这几家店有不少新鲜玩意,反正内番完成之后便没工作了吧,你不妨去看看。」

「好、好的。」

将简易地图收入掌中,我有种如获至宝的感觉。

药研藤四郎,好兄弟,依旧诚不欺我。


(三)

在本丸询问了几日,总结大家的建议,送礼这件事要以「惊喜」的形式来办会比较有效。人际交往的秘诀真是错综复杂,看来我还有得学。

为钻研「惊喜」的奥义,我特意向本丸惊喜界泰斗——鹤丸国永殿请教,但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他给的建议总让人觉得是「惊吓」而非「惊喜」,因而一一被我驳回。


好在机会来得也快。

这日,药研忽然和我说,主人希望我能去一趟长时间的远征,因为本丸的玉钢存量又不足了。

「可是我前几天才清点过,玉钢应该还够用啊。」

「大将说因为想做好的刀装而浪费了不少,正在沮丧呢。」

「啊,刀装的话的确存在不确定性呢,她太过在意了。」

「所以,一期哥如果能帮大将带些“惊喜”回来,想必她会很高兴。」

我看出来了,药研口中的“惊喜”,绝对不是指玉钢。


(四)

「小哥,这个你看怎么样?」

「这是……椿的花?」

几日前搜寻店铺的时候就觉得这家首饰店很不错,这里的首饰虽不华丽,却很精巧。她是一个可爱的人,相较于繁琐瑰丽的饰物,这样简单明快的东西更适合她。

「小哥,你一定觉得椿花期短,不吉利吧?」

「啊?没?我并没有这么想……」为难表现在脸上了?

「椿的花期是短,但绽放的时候却异常动人。而且,椿有好听的花语啊……」

「花语?」

「“不傲慢的优美”。」



一瞬间,脑中响起了钟声。意识到的时候,早已掏出小判把这朵椿之花收入囊中。


满意的礼物入手,她心心念念的玉钢也入手,今日一切都很顺利。

「接下来只要思考怎样给她“惊喜”就好了……」一边思考一边走入本丸,我自然地走向了仓库,准备把一车玉钢丢进去,然而……

「真是,你们居然就把玉钢藏这里?太显眼了吧?」

「但是药研,玉钢这种东西很难藏啊,又不能藏在房间里……」

「那藏仓库就有意义了吗?怎么看都不觉得这个量是“玉钢不足”吧?」

「可……」

啊啊,可爱的弟弟们终于开始向我撒谎了呢。

「你们在说什么呢?」

带着标准的兄长微笑,我推门而入。手捧大块玉钢的乱与厚显然傻了眼,我还顺道拜见了药研难得一见的窘迫神色。


(五)

「一期哥,大将虽说是审神者,但现世也有自己的交际圈,太过干涉并不是好事啊。」带着些许愧疚,药研仍不忘提醒。这个孩子虽然很坦然成熟,但毕竟是我弟弟,欺瞒兄长的行为在他看来也是不情之请。

依靠在门边,我伸手摸了摸药研的脑袋:「你以为我想干什么啊,既然是去现世参加朋友的聚会,我也不会怎样啊。只是天色不早,我想还是在这里等她比较安全。」

「呃……真的?」

「当然。」药研会这么犹豫不决倒也罕见。

然而,几分钟后,我就知道了他犹疑的理由。

又是那个人。

半年前就对她展开过追求攻势的男子此时与我的心上人谈笑着走了过来。连我自己都讶异于脑中充血的快速程度。

啊,一期一振,原来你也是个急性子。

似是发现我杵在门口,她张大双眼。

同行的男子似乎想说点什么,我却摆出了最有杀伤力的微笑:


「感谢您护送“内人”回来,这份礼日后必然奉还,加倍地。」


(六)

她在发抖。

方才自己做了什么其实没有记得很明晰。

我只觉得一股热血冲到脑际,任凭自己的冲动将思绪一股脑地宣泄出来,清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她被我压在身下,抖得像被丢弃在雨夜中的猫咪。

收回手的时候,手背碰到了胸前的护具,藏在里头的椿花头饰微微倾斜,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对……我还没有给她惊喜。

可眼下这番情景,真的可以叫「惊喜」吗?

我好像真的不太擅长营造所谓的「气氛」。

破罐子破摔吧。

悄悄地从胸前取出头饰,为她小心地戴上。果然如我所想,这样简单大方的设计非常称她。椿那抹鲜亮的红色,在夜间也别有风味。

过了半晌,她终于相信我没有「突入夜战」的心思,似是放下心来。借此机会,我也将自己的心情缓缓道出。

一期一振并不是不会「嫉妒」,而是不想让这份「嫉妒」,把你禁锢在狭小的空间里。

可是,你知道吗?

人的心胸真的可以变得很小。当你越发重视一个人的时候,即便只是极小的接触,也是莫大的打击。

实话告诉你吧,我每日都……

「嫉妒得快要发疯。」


之后就着嫉妒心把人吃干抹净的过程……

恩,那是我内心的宝藏,请原谅我在此搁笔。


(七)

「唔……」

千辛万苦为人穿好外衣的时候,她终于发出了一个慵懒的鼻音。我趁机捏住她的鼻子,看她小脸慢慢涨成了红苹果。

「噗哈!还……还以为要死了!」

「大清早说什么不吉利的话?」

「一、一期?!」

抬头看我一眼,她立马掀起被子看自己的下半身。许是发现自己衣装完整,她安心地呼出一口气。

真是单纯。

脑中很快地闪过数种告知其真相的方法,但这件事好像并不需要我开口。

「主人,早饭好了哦。」

「哦,我马上就来!」

笑容满面地回了烛台切殿一声,她乐不可支地想要起身开门。刚起身到一半,便很不争气地瘫软了下来。

「诶……?为、为什么?」

哦,看起来还没放弃尝试……

目送她努力起身了四五次,我也是到了憋笑的极限。伸手将她拉入怀中,用清浅的吻代替晨起的问候,我露出了今日最棒的笑容:

「想必您现在已没力气起身,就让本人带您去客厅吧。」

满足地看她抵着腰板,满目难以置信的模样,我将她拦腰抱起,在耳畔落下一句:

「早上好,我的……夫人。」




(END)


评论(68)
热度(517)

© 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