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刀剑乙女同人的存稿地
文+插图是通常运转
也会有条漫www
【文章归类见边栏】

P.S.非常感谢每一个推荐、喜欢与评论~
有事敲的话可以私信

【刀剑乱舞】君当归矣(审神者side)【鹤丸国永X女审神者】

【写在前面的话:

CP:鹤丸国永X女审神者

原创女审神者,不出现名字

ooc估计有,苏……也有

如果对此设定敏感,请右上点叉,谢谢】

【P.S.准备分视角写两篇,大家先用婶婶目线来吧】


※对话为了排版清楚用了「」符号

这个不是正确的标点用法,好孩子不要学哟~

 

(一)

「主人敬启:

由于近期诸事不顺、心情抑郁,我决定回(删除号)(删除号)老家去。勿寻。追申,请一定勿寻。

                                                                                                       鹤丸国永」

 

这……算……啥玩意儿?

感觉到握着信纸的手有些颤抖,审神者不自觉地抽了一下嘴角。

 

「啊,居然有错别字……」

与审神者的震撼表情截然不同,烛台切光忠漫不经心地丢下一句话后,便继续打扫起了房间,仿佛与自己并肩作战的同伴只是饭后出去遛个弯,马上就回来似的。

一同打扫的药研藤四郎见状,走上前来瞟了一眼文面,随后嘟囔着「总共没几个字也能写错,真是徒长年纪了」云云便也离开了。

「不对啊,怎么想都不对啊!是吧!!!」

像是抓着救命稻草一般地抓住名为三日月宗近的男子,审神者感到自己快哭出来了。

同为平安组老头子,你总应该感同身受地担心着鹤丸吧?

似乎审神者的视线过于热切,蓝发男子稍显为难地笑笑,终究落下不痛不痒的话语:「……甚好甚好,鹤丸又想出新玩法了。」

不用点香审神者就意识到了一个严重问题——

这个本丸之中,居然没人相信鹤丸是真的离家出走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感到脑子发胀,审神者绵长地呼出今天第29次叹息。

「无论谁都好,给我个法子找到他啊……」

 

谜之声:「你这样很不好啊,快回想鹤丸离开前一个月的事情。」 

 

一个月前。

「刀匠先生,今天请上点心好么?你看我脸也不黑,别总给我那些……」

「好好好。」

刀匠桑大概是被女友抛弃了,完全没有搭理审神者的意思。好吧,都说要自给自足,今天依旧靠自己!

诚心送出祈祷,不知不觉锻刀间就挂出了“完成”的牌子。

猛然想起来今天忘记看锻刀时间,审神者赶忙冲到房间内。房内弥漫着烧制冷兵器的淡淡烟味,但令人不解的是,锻刀炉中竟空空如也。


「呐,刀匠先生……」

「啊?」

「我可爱的资源们呢?」

「锻刀了啊……」

「……哈?那·刀·呢?我·可·爱·的·刀·呢?」再次转过脸来的审神者神色与般若无二,即便是每日都经历大风大浪的刀匠也感到一阵蛋疼菊紧。

就在这时,刻意压低的清冽声色在审神者耳边毫无预兆地响起:

 

「猜·猜·我·是·谁?」

 

对方非常客气地加上了耳边吹气“杀必死”,惊得审神者冷不丁打了个激灵。

捂住耳朵猛然转身,所见景象却不得不让人张大双眼。

带着一身雪白的男子连皮肤都白皙到通透的地步,他带着与外表并不吻合的狡黠笑容,微微点头示意:「哟,我是鹤丸国永,我这样的突然降临,你也吓了一跳吧?」

 

好像真的顿了半天,终于想起要回一句:「呃……嗯?」

这之后紧跟而来的充满“惊险”与“刺激”的日子,就都是后话了。

 

 ============================================

 

(二)

不对不对,那是鹤丸刚来时候的事情啊!

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审神者终于从谜之声召唤的回想中清醒过来。

 

谜之声:「啧啧啧,一点进步都没有,鹤丸会很伤心的。快想想他离开前两周的事。」

 

又来?

短小的吐槽还未出口,思绪就径自飘了过去。

  

「哇!」

刚走过拐角,房间里就突然窜出一个白色物体,在审神者的背后洋洋得意地喊了一声。

「是是,真是吓死我了。」一心不乱地走入房间,将怀中抱着的书卷放下,审神者开始了一日的工作。

鹤丸国永对此似是显得有些不满。

 

别看现在两人相处得如此和谐(?),最初这位平安惊吓厨来到本丸的时候,可着实让人过了一段鸡飞狗跳的日子。

走在路上随时被吓已经是家常便饭,好不容易搓出来的金蛋蛋(特上刀装)下一秒全都变黑裂掉也姑且能忍下,但时不时溜进更衣室把正在洗澡的人的内衣裤偷走这事真的希望不要再做了……

要知道,在这种42:1的格差社会中,一个妙龄女子每日观赏大男人们亮着自己的打♂刀、太♂刀甚至大♂太♂刀四处奔走……也是一件很考验精神强韧度的事情。

 

不意间,捧在手中的书卷上落下一道阴影。

审神者下意识地抬头,正对上鹤丸国永亮色的眸子。

「请问……您这是?」

嗯,虽然已经修炼了一段时间,大部分的惊吓都可以淡然处之了,但这种近距离接触还是很不习惯。

「嗯?随便看看罢了,你继续。」

挑眉示意对方别在意,鹤丸国永的视线却更加凝练了。

「唔……」

毕竟在鹤丸没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之前,太过度的反应也有些奇怪。因此,即便非常不自在,审神者还是乖乖地低头继续手中的工作。

 

又是出其不意的。

微凉的指尖抚上她的脸颊,轻柔的触感让人的心跳瞬间停了半拍。

「鹤……!」

这个动作显然已经越界,审神者涨红着脸想要发飙,却被对方抢了先。

「嗯,比我想象的……还要柔软。」

「……!」

一次、两次……指尖的触碰变作手背的抚触,鹤丸像是在探究艺术品般小心地勾勒着少女脸庞的线条,神情认真到前所未有的地步。

这算是什么play?

脑中各式各样的猜想纷繁交错,却没有一个能到达正解,审神者觉得自己是彻底落败了。她不甘地咬了咬下唇,意外地有种想哭的感觉。

 

「……啊。」

居高临下的男子轻呼一声,仓促地收回了手:「哈、哈哈哈哈,吓到了吧?」

一如既往的玩笑话语,那笑声背后却好像带了一丝错觉般的窘迫。

审神者觉得,她是第一次看到鹤丸国永在她面前“落荒而逃”。

 

 ============================================

 

 (三)

说起来,就是从那之后,鹤丸有些不对劲……审神者觉得自己快要找到症结了。

喂,谜之声,还有后续吗?

 

谜之声:「有觉悟是好事,但你真是脑子不好使啊……快想想鹤丸离开前一周的事。」

 

「前一周……?」用手抵着下巴,审神者陷入了沉思。

前一周,她应该已经开始准备庆祝鹤丸到来本丸一月纪念日了啊?这怎么了吗?

 

没错,这个本丸有个很好的传统——给每一位刀剑男子办“满月”party。

鹤丸国永到达本丸的时间点有些微妙,既不算是初期刀,也不是最后编入的那一批。不过,因为这家伙在本丸里的种种“劣行”,这块地皮上不认识他的人已不存在。(至于会不会诚心诚意为他开party便不得而知了)

既然是以“surprise”为刀生座右铭的鹤丸,他的满月派对就不能太平凡。审神者虽然不是个擅长给人惊喜的人,好在她熟知“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的名言,马上做起了群策群力的准备。


「恩,鹤丸喜欢的东西?」

作为本丸中的最年长者,三日月宗近几乎是被一路拉扯着进了审神者的房间,按她的话来说,就是要借用“最丰富的人生经验”。

闻言,审神者猛烈点头。「无论什么都可以,这种大日子总该轮到我们吓他一次吧?」

「此言……」

三日月宗近的话语停在了尴尬的位置,惹得准备洗耳恭听的审神者抬起了头。

蓝发男子双眼微微眯起,他定睛看了看院落,不着痕迹地勾起了嘴角。


「哈哈哈,年纪大了忘性大,想说什么给忘了呢。」

「诶——————————?」

「不过,主人,能稍微过来些吗?」

「什么?」

「——」

微热的气息在耳畔嘶磨,让人感到难以言喻的酥痒。

三日月宗近,这个在天下五剑中也享有最美声誉的刀剑之神显然太过低估自身的魅力了。他如此切近地依靠着少女,微动唇瓣倾泻着不成句的短语,气氛一瞬间暧昧得不行。

啪嚓——

院落中不期然地响起树枝折断的声响,审神者猛地回神,三日月宗近则如早就料想到此举一般,淡然地直起了身子。

「主人,我这个老头子的建议怎样?」

「……唔?」根本什么都没听到好吗?

 ============================================

  

(四)

如果没记错,就是在那次“小会”之后,鹤丸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和笑面青江走得异常近,还时不时在暗地里传阅类似于同〇展上的小薄本。

既然是刀剑男·子,对小薄本感兴趣是在所难免,即便那是R分级,我也要坦然面对,恩。如此这般告诫着自己,审神者终于感到平静了些,不过——

「这个和那件事有什么关系吗?」

 

谜之声:「你真是……好吧,快回想起鹤丸离开前一天的事情!」

谜之声似乎有点焦躁,审神者不敢造次,自顾自地回忆起来。

 

「那个,请一路小心!」

「放心吧,我不会在远征途中消失不见的。」

或许这只是一个“自我流”的玩笑,但听到太郎太刀这番话,审神者却露出了迷路的孩子般的神情。

一袭白衣的鹤丸国永倚在大门边将一切尽收眼底,皱起了眉头。

「哎呀,我家大哥就是这么不会说话!」次郎太刀很适时地出现,在太郎背上狠狠地敲了一下。两人半推半就地带着一群短刀的娃娃们走上了(删除线)要饭(删除线)远征之路,审神者呆然地保持着告别的姿势。


「我也要出阵了来着?」

鹤丸鲜少地出声提示,审神者疑惑地转过脸来:「我……知道啊?」

「……」

「……?」

「啊……嗯,这样么。」

不明显地咂嘴,鹤丸的视线也锁在远征队伍离去的方向:「果然还是会担心?」

「肯定会啊。」

「担心太郎太刀会跑路?」

「当然不是,他不是那种人。」

「呵……看不出,你满信任他的。」

「大家都是我亲手锻造出来的刀剑,怎么可能不信任。」面露有些仓促的笑容,审神者将碎发别到耳后。

一个微小的动作,让她白皙的后颈露了出来。鹤丸近乎呆滞地看着这一切,竟感到自己的喉头有些干渴。初次尝到的感觉无从排解,鹤丸丢出了其他话题:「不过……如果真的不见了,你会很想念的吧?」

「嗯……也许吧。」斟酌着词句,审神者轻声道出的「因为……谁都没有离开过」没能逃过鹤丸的耳朵。

他迷醉地笑着,金色的眸子在月牙状的眼中显得更为深邃。

  

============================================

  

(五)

大约半盏茶的时间,审神者做出了最终决断:「怎么想都觉得是那个……」

谜之声似是结束了自身使命,不再出现。审神者再次掏出鹤丸的留书,那短短几个字上的修改此时已经无法让她笑出来。


「老家……」

鹤丸的老家是哪里来着?

距离这里远吗?

回老家要多长时间?

一周?一个月?一年……?

「该不会……就此不回来吧?」

惶恐一旦出现就难以自已,审神者反复阅读着留书中的每一个字。

「勿寻。」

此刻,这两个字像是瞬间放大了数十倍,压得人喘不过气。

脑中闪现的画面竟然是那个夕阳西下的日子,一身白衣的男子静静地投问着「如果真的不见了,你会很想念的吧?」的场景。

那时的你……就准备消失了吗?


「那是……当然的啊。」

不自觉地握紧拳头,本就脆弱的纸片在手中发出了难耐的咔嚓声。

「鹤丸国永,你有本事就别……!」

 

「我……怎么?」


如同初见时一般,耳畔响起略微低沉的语音。

一双大手自双肋之下穿过,将少女从背后抱在了怀中。

湿润的唇瓣划过耳廓,并不明晰的唇音在原本安静的房间内被映射得触目惊心。

 


「——!!!!!」

拼尽全力终于捂着耳朵挣脱出来,审神者满脸难以置信地盯着眼前那个笑得如少年般灿烂的白衣男子。

他一步步靠近,她却在原地动弹不得。

终究,还是被钳制在了怀中,名为「鹤丸国永」的男子今天也道出了自己的口头禅:

 

「怎样,吓到了吗?」

  

 

(鹤丸国永side 再见咯~)

评论(6)
热度(217)

© 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