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刀剑乙女同人的存稿地
文+插图是通常运转
也会有条漫www
【文章归类见边栏】

P.S.非常感谢每一个推荐、喜欢与评论~
有事敲的话可以私信

【刀剑乱舞】むらさき(紫)(CP 石切丸×女审神者)

※刀剑乱舞乙女向

※女审神者有名字+露脸

※CP为石切丸×女审神者


送给 @石切108循环削:D 爸爸的生贺!

(微博@冲子老教授 )

前面部分是以前就写好了,放在子lo里的

这次写了后续,所以插了个图一起发出来(//▽//)

估计爸爸要明天才看到了,所以这边先越权地说一句


冲子宝贝儿生日快乐!!!!!!!!!

新的一岁也请多关照!!!!!!!!!!


===========我是正文的分界线===========



むらさき

 

若不曾与你相遇,我理应不会如此迷惘。

但若不曾与你相遇,我亦不会如此坚定。

——题记

 

 

(一)

 

“石切丸先生,主人她——!”

“啊呀,这不是石切丸吗,快去看看厨房吧。”

“石切丸,有看到主人吗?”

“石切丸——”

面对一大早就此起彼伏的呼喊,石切丸按了好久的眉心,方才绵长地舒了一口气,姑且算是平定了情绪。

似乎自从他来到本丸,这样的日子就成了家常便饭,作为审神者的少女每天都会有不同的花样,唯一相同的就是,她总能把本丸搅和得鸡犬不宁,然后一脸无所畏惧地接受大家的正义之锤。

“所以说,今天又是为什……”青年无奈地撩开厨房的门帘,当即哑然了。

“啊……词歇啊,层么次(石切啊,什么事)?”少女有一头栗色长发,她张着灵动的双眼看他,却因为嘴里塞满了食物,问询的声音都变了调。

石切丸的视线从少女面庞上一路下滑,定在了人家捧着的小碗上:“这个是……节分的豆子?”

“嗯,我先替大家尝尝好不好吃。”终于咽下豆子的少女笑开了花,“经我鉴定,豆子们颗粒饱满,还不错,石切要不要试试?”

“节分的豆子可不是用来吃的……”习惯性解释到一半,石切丸戛然而止。反正自家的审神者在大是大非上也从未真的听他说过什么,何况是这些无伤大雅的小事?思度至此,他索性放弃了,“你怎么忽然想起弄这些?”

节分应当早就过去了?

“哎呀,那天不是下雪嘛,大家都没玩成,我就……”

“这个仪式好像也不是用来玩的?”

话音刚落,神刀便发现自家审神者鼓起了腮帮子。

“不玩就不玩嘛!”

她不由分说地将小碗扔到一旁,怒气冲冲地冲出了厨房。

 

 

(二)

 

原以为之前的那件事只是偶然事件,石切丸也强制将其抛之脑后,直到他再次撞见少女鬼鬼祟祟地在院子里倒腾什么,他才觉得自己实在是天真得可以。

青年正襟危坐着,他审视着少女身上随处可见的泥土污渍,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又犯起了“突突”。

而少女也是难得老实地正坐着,她嘟着嘴一言不发,不满的气息倒是发挥得充分,简直可以用全身毛孔都散发着怨念来形容。

一直这样大眼瞪小眼显然不是办法,神刀先开了口:“然后呢,这次又是干什么?”

“就……随便弄弄……”

用脚趾头想都觉得这个答案没什么可信度,青年刚按完太阳穴,又想去敲额头:“随便弄弄就抢了短刀们半片田地,还倒腾得不亦乐乎?”

少女偷偷地将什么物件藏到了身后,依旧坚持最初的观点:“反正你们也不带我去出征,我在本丸里随便弄弄又怎么了?”

“——!!”

只是一瞬,神刀周边的气场毫无预兆地变得凛冽。

他沉默地起身,一步又一步地逼近少女。约莫自知理亏,女孩也开始向后倾身子。

一边是不急不缓的进攻,一边是退无可退的窘境,眼看那抹熟悉的草绿色出现在距离自己不到5公分的地方,审神者鬼使神差地闭上了眼:“别、别过来!”

那个人的气息如此切近,微热的感触略过她的脸颊,耳畔,紧接着深沉的叹息在少女脑后响起。她错愕地张开双眼,发现神刀虽保持着拥抱一般的暧昧姿势,却只是从她身后轻描淡写地拾起了一个小包。



“嗯……这是植物的芽?你种了什么吗?”石切丸眯着眼观察了一番,着实想象不出对方辛勤耕作的模样,便讪讪地收住了“攻势”,准备起身。

下一秒,少女伸手抓住了他。

石切丸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做出了躲闪准备,毕竟自家审神者的机动远远高于他,如果这种切近距离下给他一个“软玉温香抱满怀”,说实话他并没有自信可以装得若无其事。

然而,平素习以为常的事情却没有发生。

少女不知为何忽然改变了主意。她手忙脚乱地从石切丸手中抢过那个小包,随即登登登地跑了出去,空气就这样归入安静。

神刀哑然地保持着最初的动作。他盯着早已人去茶凉的空坐垫,终于切实地感受到,有什么事情悄悄地发生了变化。

 

 

(三)

 

日复一日,女孩依旧坚持不懈地以各种方式在石切丸的周边绕来绕去,仿佛是为了佐证什么,又仿佛只是单纯依恋。

当然,不管是哪一种,她都没有给出让人得以确信的回答。

时序走过万物复苏的春季,那片被审神者“霸占”的田地有了些许变化。

石切丸时不时会“不经意”地路过那边,他并不确定这里种的作物是不是出自审神者之手,也并不知晓具体的品种。他说自己只是形成了习惯,每天来瞧瞧这些小东西,看它们从嫩绿的枝丫慢慢变成他所熟悉的形状。

“居然是紫阳花……”青年自言自语一般地低喃着,脑中不合时宜地闪过少女吵嚷着要在本丸里种果树以便随时摘果子吃的场景。尽管只有那么一瞬,却让他久违地笑出了声。

事实上,最近石切丸与审神者之间的“错过”多了些。最初,他也自我安慰说这是偶然现象,可随着时间流逝,这个想法变得越来越不确定了。

说是“错过”好像也不太准确,毕竟少女并没有刻意地躲着避着他。只是,他们之间的相处方式与以前相比似是换了个截然相反的模式,这让石切丸疑惑不已。

不止如此,这段时间的审神者还很反常地保持着规律的“训练”时间,每天都会抽出几个小时窝在房间里闭关。

在石切丸的印象里,少女虽说灵力强大到足以供养两间本丸,却不太在意灵力控制的方法,这也是曾经让他颇感头疼的一件事。只是到了现在,对方忽然这么自觉,反倒是让他不安了。

为什么忽然这样?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这个疑问在神刀的脑中盘旋着,久久不能落地。

 

又是一日。

这天少女的行动模式有些反常。早上起来之后,她并没有如以前一样到处倒腾,只是叫了加州清光去房里,说是要商量什么。

石切丸洗漱完毕,本欲去查看今日内番情况。他走过走廊,正巧从未关紧的拉门缝隙中看到了少女栗色的发顶。加州清光坐在正面的位置,他不经意地抬头,与门外的青年来了个四目相对。

不过,清光似是没有说破的意思。他垂下眼看着面前的小主人,不慌不忙地等待着。

“你说……我还等不等得到开花?”

少女的声音不似往常那样精神,而是像压抑着什么似的,低低沉沉。

“一定等得到,别多想。”青年理所当然地给予回答,顺势伸手想要拍一拍女孩的发顶。

“万一、万一等不到的话,你能帮我跟石切……”

指尖还未触及发丝,少女便抬起头来。那一瞬间,类似电光火石般的力量悄然炸裂,让房内两人都愣了神。

清光尽管反应灵敏地抽回了手,他的红色指甲油还是被灼伤了前端。

“啊……啊……又要重新涂了。”青年看似无奈地摇了摇手,继而撑着膝盖站了起来。他没有理会少女的阻止,径自拉开了拉门,“那么,剩下的就交给两位自己谈吧。”

 

 

(四)

 

青年与少女各自占据矮桌的一边,隔着不大的距离面面相觑。

神刀并没有急着追问,他平静地正坐着,姿势都没有换过。倒是先前就跪坐在坐垫上的少女撑不住了,双脚麻痹到快要没有知觉。

她睁着一对杏眼,颇感委屈地看了一眼对面的青年,终于还是下定决心伸手揉起了脚底板。

“……你在等什么?”

青年的问句来得毫无预兆,少女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回了一句:“嗯?等花开——”

话音未落,她意识到自己说漏了,赶忙捂嘴了嘴,一个劲地摇头。

事实上,石切丸最想问的问题并不是这个。他端详着少女的表情,不知为何脑中回想起先前加州清光的行为。

青年定了定神,正坐的姿势终于有了变化。只见他上身微微前倾,修长的手指也随之伸向了少女的方向。

五寸,三寸,一寸——

「啪擦」

这次,电光火石也没有放过他。

石切丸若有所思地盯着被灵力灼伤的指尖,半晌都没有言语。少女深知自己瞒不住了,她本是蹭地一下站起来想上前查看对方的伤势,可一想到自己现在的状态,贸然靠近真的不会害别人来个全身灼伤吗?

然而,就在她犹疑的时候,温热的触感从头顶传来。

女孩仓皇地抬头,却见青年坚定又温柔地揉着她的发。不和谐的音声持续着,青年额角甚至渗出了细汗,可他的表情却没有太大变化,一对好看的眼中尽是沉静如水的柔和。

“石切……石切你放手……”从女孩的角度,依稀可以看到对方手掌的情况。那宽厚的掌心被奔走的灵力撞击,已经变得通红,“你快放手啊!我、我控制不了!”

女孩第一次如此懊恼自己。

事实上,最初发现灵力暴走时,她第一个想要求助的,便是石切丸。然而,当发现自己的暴走容易伤人后,她忽然就犹豫了。

如果因为自己,伤害到他怎么办?如果灵力的暴走一直不停,她会怎么样?会像其他人所说的一样,最终灰飞烟灭?亦或是灵力耗尽而亡?

如果真的是这样,这一天何时到来呢?

在这一天到来之前,她又能为他留下什么?

复杂的思考本就不是少女擅长的,她依旧每天忍不住去找他,依旧每天变着法子让他头疼,依旧把本丸闹的不得安宁……但是,每当他们过分切近时,她就会下意识想要躲得老远。

好在经过类似于吃神豆之类的“努力”后,灵力的暴走也逐渐被她掌握了些许控制技巧——她发现自己情绪激昂时,电光就会明显;如果尽量保持平和的心态,有些时候还可以保证不把人灼伤。

虽然这个做法,在石切丸的面前完全没有用处。

他是如此深邃地扎在她心底,试问,该如何无动于衷?

 

“紫姬……”

那个人温柔的声线将少女拉回了现实。

她猛然回神,猛地向后退了一步,想要避开青年的手。可平素沉稳的青年却没有给她逃脱的机会,也向前踏了一步,甚至变本加厉地将人拥在了怀里。

一时间,明亮的光环笼罩两人,少女禁不住捶打起对方的脊背:“石切!石切你快放手!”



“紫姬,冷静。”

“石切,石切啊啊啊啊!!!!”

“紫姬,我就在这里。”

“石切?”

“嗯,我在。”

“石切……”

“我在。”

 

这场骚动是如何收场的,少女其实没有记得很真切。

她只记得自己晕晕乎乎地被人紧紧拥抱着,而那让她心生向往的嗓音一次又一次在她耳边呢喃着她的名字。

本丸的大家后知后觉地聚拢过来,据说当时除却发现两人拥抱着彼此,坦然睡在榻榻米上之外,还发现今年的紫阳花,比以往早开了几个月。

当然,事后一直号称自己完全不记得这件事的石切丸先生,当时只是装睡这种小事,便是后话了。

 

(FIN)

 

 

 

 

【后记】

 

灵力暴走风波平安落下帷幕,本丸的大家在喧闹了一段时间后,也心照不宣地回归平静。

那时候的事情是真的吗?那为什么石切之后都没有特别的反应?

还是说……其实一切只是自己的梦境?

太过求而不得,以至于产生了幻觉?

 

午后,栗发少女鲜少正经地处理着公务,注意力却完全无法集中。

直到现在,她依旧会时不时地想起灵力暴走时,那宛如电流通过的感觉。举起右手,少女仔细端详着,希望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厨房里还剩了些茶点,我给你拿过来了。”正当少女蹙眉研究时,加州清光拉开了门,将盛着点心的碟子放在了书桌上。

人嘛,食/色/性/也。越是难办的问题,越需要填饱肚子再研究。

深谙此道的审神者将盘子拖至自己面前,抓起一块点心就塞进嘴里。绵软甜香的口感在舌尖绽放,小姑娘当即幸福地眯起了眼。

加州清光瞥了眼被忘在一边的公文,清浅地叹了口气:“吃完别忘了工作啊……”

少女边咀嚼边点头,吃得嘴边都沾上了细屑。

“我说你啊——”到底是这个本丸的“老人”,加州清光早就习惯了自家审神者的不修边幅。他掏出手帕,娴熟地擦拭起少女的脸颊。

起初还不以为然的少女似是忽然想起了什么。

她鼓起腮帮子,一把抓住加州清光的手腕:“……真没事了?!”

顿了几秒,加州清光才反应过来对方所指,只能苦笑地接续:“是啊,你不记得了吗?那天你和石切丸……”

啪叽。

吃了一半的点心掉落在碟中。

少女张大双眼,视线紧紧锁住面前的青年,身体也因隐忍激动而发起了颤。

“喂,你可别——”

他人劝阻的话语还未完结,少女便扬起双手,乐不可支地冲出门去:“石切!你真的抱了我对不对——————!!!!!!!!!!!”

 

◇◇◇

 

屋漏偏逢连夜雨。所谓祸不单行,正是人生常态。

这一点,刃生也一样。

 

“又要下雨……吗?”石切丸才走到本丸门口,便感到空气中的湿度比往常浓厚了不少。不出意外的话,等会儿又免不了一场暴雨,今天的出行计划大概又要泡汤了。

神刀禁不住绵长叹息。

他举起右手,屏息观看。前段时间,这上面还留有鲜明的灼伤痕迹,可即便是这样的情况下,属于少女独有的柔软触感还是清晰地留了下来。

甚至,盖过了本应存在的痛感。

“大抵……我也是个肤浅的人吧?”青年苦笑地收起手,靠上了门柱。冒头的小雨就在这时淅淅沥沥地落了下来。

雨滴敲打在树木与草丛中,让叶片尖端都带上了水汽。石切丸盯着一处灌木发呆,全然没发觉有人从身后靠近。

 

“抓·住·你·啦!”

伴随着难掩的兴奋,热切的拥抱从后方“袭来”。

石切丸几乎是条件反射地超一边闪了身子,一道白光就这样刷地一下冲出了门去。对方的脚还绊在门槛上,差点摔了个大马趴。

“石切,你躲什么啊?我不会再弹开人了啦……”少女不满地转过头,稍微活动了一下脚腕,确定没有扭伤才正视对方,“而且,你又不是没抱过……”

石切丸能确定,此时此刻,自己的表情肯定很有趣。对,在坏的意味上。

青年垂眸看着少女。

于他来说,她依旧显得那么娇小,一张小脸因为憋屈而微微胀红,乍一看像极了初熟的苹果。被细雨沾湿的衣衫紧贴身躯,纵然是偏大的袴装,也勾勒出一副细致的身材。

神刀禁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不是说这段时间要多练习控制灵力吗?怎么跑出来了?”谁能想到,再开口时,出现的竟是看不清感情的“寒暄”。

“……”

“你现在状态还没有稳定,更应该……”

纵然他条理分明地准备给人家分析,少女却显然有自己的打算。她直直地看着他,唤了他的名:“………………石切。”

“……嗯?”青年习惯性地弯下身子应着。

踮脚,伸手,扣住脖颈,紧紧抱住。

几个动作一气呵成,青年还未反应过来,便被人死死地挂住了脖子,整一个动弹不得。

的确,现在的两人之间已经不会出现那种电光火石的灵力暴走反应,但神刀却未能完全放松。

由于细微的冲击,石切丸后退半步,正好靠上另一侧的门柱。少女也随之跟来,继续挂在人家脖子上,似是咬定了这个方式,倔强地坚持着。

扑通、扑通、扑通——

不知属于谁的心跳声在两人紧贴的胸腔中传递,频率越来越相似,最终汇成同一种鼓动。为这个只剩雨声的午后,添了几分动感。

石切丸握住少女的肩膀:“……放开吧。”

“……”她变本加厉地往他的脖颈钻了钻。

青年难耐地眯起一边的眼,音调也随之降了几分。短短几字,顺着开始变得灼热的吐息,直接灌入女孩耳中:“紫姬————”

“——!!”

感觉少女松开了手,神刀趁机直起腰。

如他所料,此时的小姑娘果然嘟起了嘴,就差没在脑门上直接写上“我很生气”几个字了。

“你看你……”他苦笑着,却没忘用手指猛弹她的脑门,“这是什么表情?”

栗发少女捂住生疼的额头,五官都皱在了一起,可见这一击威力巨大。

 

见状,神刀再次深沉地叹息。

于他来说,她不仅是个娇小的人,大概也是个“脆弱”的人。

这次的灵力暴走事件虽然看似解决了,他却没能找到根本的问题。如果同样的事情再发生一次呢?他是不是还能像上次那样,让事件“圆满落幕”?

如果不能,那时的她会是怎样?他又该做些什么?

这些天,这些问题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思考。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眼前这个小小的人类,爬上了如此重要的地位。

约莫就是太过重要了,反而让他有些手足无措。

就这样呆在她身边,真的不要紧吗?哪怕什么都做不成,也可以吗?

“……即便是这样的我,也可以吗?”意识到的时候,他竟将这无头无尾的问题问出了口。

 

女孩诧异地抬头。

青年哑然地张口。

两人面面相觑,沉默的气氛骤然掀起,在雨声构成的交响曲中维系。

不知过了多久,女孩忽然开朗地笑了出来:“石切,跟我来!”

“喂?!”

他大概很久没被人这样拉扯着奔波于雨天了。

石子路早被雨水浸润光滑,每一步都带着细微的踉跄。少女与青年,一高一矮的两人在雨幕中奔走,从本丸大门一路绕到了一片盛开茂密的紫阳花田。

淡紫色的紫阳花花团锦簇,叶片与花瓣上点缀着圆润的雨滴,汇聚成细流顺着尖端咕噜一下掉落地面,溅起零星水滴。

它们是那么静谧地生长着,不知何时,已经盛开至如此光景。

“石切你知道吗!只要它们开得好,就说明我的灵力不会暴走!”少女满脸兴奋,她叉腰站着,眼中尽是自信的光芒。



神刀眨了眨眼,终究笑出了声:“……不抱希望地问一句,这是谁告诉你的?”

“秘、秘密!我答应他们不跟你说的!”

少女坚毅地偏开眼,似是真想守住秘密。

罢了,想必又是自家刀派那群“好管闲事”的家伙出的主意,石切丸也不想再追究。少一个人烦恼,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反正,他意中的人也不是个擅长思考的主儿。

“你啊……”青年终于舒展了眉眼,毫无预兆地将女孩拥入怀中,轻缓地在她耳畔嘶磨低语,“——想知道那天我在想什么吗?”

对,就是拥你入怀的……那一天。

 

 

 

(FIN)

 

 


评论(5)
热度(90)
  1. 石切110循环削:D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转载了此文字
    真的千算万算没想到居然有后续!!!!!!!大意了!!!!!!!我也就来回看了大概123456……算了...

© 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