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刀剑乙女同人的存稿地
文+插图是通常运转
也会有条漫www
【文章归类见边栏】

头像/个人收藏用途请自便
转载请注明出处(空间除外)
谢绝二改/盗图

P.S.非常感谢每一个推荐、喜欢与评论~
有事敲的话可以私信

【刀剑乱舞】夏夜之萤(CP 药研藤四郎×女审神者)

送给 @仓小  的生贺!

亲爱的生日快乐!爱你(づ ̄3 ̄)づ╭❤~

废话不多说,接招吧!!!!!


※刀剑乱舞乙女向

※CP是仓仓家的药哥与紫曜

※略有小私设注意

※我不会画背景不要打我


=======我是正文的分界线=========


夏夜之萤(CP 药研藤四郎×女审神者)

 

一点、两点、三点。

微醺的夏夜,薄绿萤光星星点点地停留在庭院角落。

偶尔有调皮的人迈着轻快步子跑过,驱散了团簇着的萤光。然而,散落的光点逐渐变作时光碎片,径自落入观者的心间。

这不过是夏日的寻常风景,却足以让人看失了神。

 

(一)

 

对于夏季,紫曜并没有什么执着的喜好。

“还不错,很适合锻炼。”被问及此事,她也只是一板一眼地予以回答。罢了,还不忘担忧地回问提问人,“怎么了?是不是最近本丸里太热,如果大家都有这个感觉的话,我就调节一下?”

……

嗯,很好。

看来所谓的夏日风物诗,似乎与这位审神者大人扯不上半毛钱的关系。

 

于是——

“药————研————!!!”乱藤四郎一个健步冲到刀装房间,猛地推开房门,蹭蹭蹭几步就走到身着白大褂的少年面前,煞有介事地叉腰“问话”,“你平时到底教了主人什么?”

“……嗯?”药研藤四郎眨了眨眼,将手中的金刀装小心地放好,抬头正视对方,“怎么说?”

“夏天啊!夏天!!!”乱藤四郎夸张地摇晃对方,“哪有女孩子会第一反应那个啊!你说说,说到夏天你想到什么?”

少年思索了几秒,继而正了正眼镜,一字一顿地回复:“还不错,挺适合锻炼的?”

“……”

“嗯?”见乱明显地嘟起了嘴,药研倒是无辜地笑了出来,“这个答案有哪里不对吗?”

见人家满脸写着“这样有何不可”,乱藤四郎也没了最初的兴致,只能讪讪地给了对方一个“警告”:“药研……我敢肯定,这样下去你绝对会后悔的。”

“会吗?”少年舒眉朗笑,“我倒是觉得,这样回答才是大将的风格。”

这一刻,乱藤四郎猛然意识到,自己大概是被人狠狠地摆了一道,现场见证了什么叫无处不在的羁绊。

 

(二)

 

本丸里,夏天的气息日渐浓郁。

刀剑们像是事先说好似的,谁都没有要求紫曜调节温度。这种心照不宣的氛围,也算是这间本丸的一大特色。

毕竟,大家都深知调节整体气温需要审神者调用灵力,而紫曜在这个方面并不是非常娴熟。更重要的是,她作为“稀有物种”的优秀战斗型审神者,难得有忙里偷闲的时期,更应该趁此机会休整平日劳累的躯体,多留一些灵力在战场发挥才是正道。

 

话虽如此……

“热的时候还是好热啊……”

少女模样的付丧神大大地叹了一口气,随即改换坐姿,盘腿胡坐于地,还不忘用手给自己扇风。

“乱……”药研放下手中的书本,略显慵懒地撑起脸,“你不觉得,现在这个姿势和你平时的形象不太搭吗?”

乱藤四郎下意识地并拢双腿,表情却写满委屈:“可是……就是很热嘛……”

这句无伤大雅的抱怨本不是大事,无奈结束手合日课的紫曜正巧路过大广间门口,将它听了个完整。

“如果热成这样的话,不如我来调……”

“大将,真的不用,他不过是想找借口逃避内番罢了。”黑色短发的付丧神缓缓起身,将看了一半的书装入白大褂口袋,又回过头看向坐在地上的自家兄弟,“我没说错吧?”



“唔——”事至于此,原先准备好接续的借口全都没了用武之地。无奈之下,长发少年只能朝“不留情面”的兄弟吐了吐舌头,扬手将马尾绑得更高,顶着烈日高阳走入田埂,继续与绿色蔬菜们进行“亲密接触”。

深感对方离去时步履沉重,紫曜脸上写满了担心:“看起来,大家还是没有适应人身,对于这样的天气缺少抵抗力。如果因为这个而影响士气……”

药研哭笑不得地叹出一口气。

只怕再这样下去,紫曜的超强责任心都能促使她把小云雀最近速度下降的原因都归咎于自己,药研微笑着出声打断:“大将,其实乱那家伙很早以前就提过,说特别想做一件事。比起在意本丸的温度,我觉得实践那件事更合他的意。”

“真的?是什么事?我能办到吗?”

对此深信不疑的紫曜,便顺理成章地成了愿闻其详的听众。

 

 

(三)

 

是夜。

蒸腾了一天的院落,在太阳全数落入西山的时刻,终于降了些温度。

不知是哪位勤勉的内番人员长了心眼,事先在房间内放置了些浸满水的木盆,意外地让屋内的温度舒适起来。

“药研,真的只要这样就可以了吗?”身为本丸之主,一身红衣的女孩此刻却与近侍一同隐蔽在草丛之中,屏息盯着大广间方向。

对于药研藤四郎,紫曜向来是信任的。不管是作为近侍,还是作为伴侣,他都有一种足以让人安心的神奇力量。

但是,眼下这件事却让她感到几分匪夷所思。

“药研,你确定真的这样做就可以了?真的不需要我再做点什么?”事实上,自从听闻了乱的念想后,紫曜便一直纠结到现在,“我记忆里的烟花大会,好像不是这个样子?”

据药研说,之前跟乱一起路过万屋时,正好是烟花季。生性喜好华丽可爱物件的乱对烟花产生了兴趣,若不是药研拦着,他大概能在万屋驻足大半天。而乱所谓的“想做的事”,便是在本丸开一次烟花大会。

任务等级,初级。

任务难度,简单。

正逢战事较少的时节,刀剑们多忙于内番与手合,本就有些单调;况且,这个任务完成之后还附带增强士气、鼓舞本丸刀剑、活跃气氛、增强默契等作用,何乐而不为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紫曜当即点头同意。

然后,迅速采购了烟花大会所需材料后,她便和药研两人单独呆到了现在。

 

虽说自己也不是一个熟悉各种游玩方式的人,但对类似的大型活动,紫曜还是有一定程度的知识了解的。退一万步说,哪怕真的不知道活动目的,光凭人家“大会”的后缀,就足以说明规模。

这也是紫曜最无法理解的地方。

“……药研,你不觉得实在是太安静了吗?”已经在草丛里“埋伏”了一柱香时间,大广间方向依旧没有宴会开始的迹象,紫曜禁不住发问。

尽管偶尔能听到那边传来细小的人声与器物搬动的声响,但大多很快消失,更别提轰轰烈烈的焰火了。

药研藤四郎压低声线,讳莫如深:“这叫‘好事多磨’。”

“嗯?我们那边的确是有这样的谚语来着……”习惯性地追上一句后,紫曜忽然意识到论点的偏离,“不对,现在不是我们在为乱准备‘好事’吗?就这样按兵不动,肯定不行吧?”

“大将,稍安勿——”

“不行,我还是得去看看!”那头话音未落,紫曜便从草丛中站起身来,眼看就要踏出隐蔽之地。

 

“大将,抱歉。”

伴随着熟悉的低沉声线,女孩感到眼前忽然多了遮蔽物。

当她反应过来那是药研的手套时,已被人巧妙地压制住了行动。力道不大,却切实地按住了几个关键的点,竟让擅长体术的紫曜动弹不得。

“药研?!你这是做什么?”

突如其来的禁锢让紫曜差点进入战斗模式,她试着挣脱,数次都没有成功。按理说今天的手合内番已经结束,难道药研是觉得准备烟花大会的时间闲着也是闲着,干脆来测测她的反应速度?

万千思绪在脑内撞击,让紫曜有些头晕脑胀。本就因为被人紧紧扣住而感到身体有些燥热,这会儿更是不明缘由地心跳加速,只怕再这样下去,还没等到大会开始,她就要四肢无力了。

无论如何,先打破这僵局吧?

紫曜定了定神,深呼吸一次后,缓缓开口:“药——”

“可以了,大将……”

遮挡视野的障碍物陡然消失,紫曜双眼尚未适应光亮,只能举起右手略微遮挡,这才逐渐适应——

静谧燃烧的手持花火在短刀们的手中熠熠生辉,大家舞动手臂,仿佛在勾勒什么字眼。



这些……看起来似乎和药研教授的平假名有点像?

女孩微微眯眼,一边努力辨识,一边轻喃出声:

“……あり……がとう……?”

谢谢。

仅是这样简单的词句,耀眼程度却胜似花火大会中那些璀璨的夜空之花。

 

(四)

 

“你们太让人意外了。”

落座于主间外廊,紫曜苦笑地看着院中嬉戏的人影,颇为感叹地叹息。

就在一刻钟前,她还全神贯注地以为自己在帮乱准备花火大会的事宜。谁知到了最后她才发现,这场所谓的“愿望实践会”,主角竟是她本人。

据药研的说法,由于前段时间过度的工作量,紫曜的身体状况一直让本丸的大家颇为担忧。除此之外,那些未知的特定任务更是给她的精神带来不小的压力。在这样的双重攻击下,紫曜脸上的疲惫之色越来越明显。

正好是容易让人倦怠的夏季,有什么办法让这个认死扣的主人放松下来呢?

在乱被人家的“诚实回复”击沉后,短刀们干脆都凑到药研那边去“商讨大计”,并最终得出结论——如果能让紫曜体验一下“夏日风物诗”,或许不失为一种放松方式?

定下计划,向来高机动的短刀们便开始着手准备,直至今日。

回想至此,药研藤四郎不禁感到几分莞尔。

“我觉得这个主意挺不错,况且……”跟随女孩的视线,药研也望向院落。他在紫曜身边坐下,双手随意地摆在身侧,“我也觉得,大将需要好好休息。”

闻言,棕发女孩眨了眨眼,视线回到身边人身上:“……论劳累,你们也不输我啊?”

不知何时,放置在走廊地板上的两手已然扣在一起。

黑发付丧神撑着脑袋看向她,眼中尽是诉不尽的无可奈何:“大将,这可不是比试。”

“可是……”

“既然是大家的好意,率直接受未尝不可?”

“……”

见女孩满脸纠结,药研开始用拇指指腹若有似无地磨蹭起她的指节:“……大将,你有没有想过,在这个本丸中,想要履行‘守护’誓言的,并不止你一人。”

“……?”

“刚才乱说,大将就像是线香花火,总是牺牲自己照亮别人。”那个人松开了手,缓缓地起了身,“我倒是觉得,你更像别的……”

尽管只是细小的动作,也着实惊动了一旁小水洼附近的萤火虫。

黄绿色的“星光”四散而起,将起身的人笼罩在萤光之中。背光的环境下,他的紫眸更显深邃。

她探寻地抬头,他却闭目俯身。

点到为止的浅吻停留在她的嘴角,那闪烁萤光的光环顺势将女孩也包裹其中。

安详的呼吸,低哑的虫鸣,恬淡的月色……这不过是个寻常的月夜,却深深地印在他的心上。

 

“大将,你更似萤。因为……”

浅吻间隙间,付丧神在她耳边低声诉说。



时常觉得,生命犹如夏夜之萤,绚烂之后静谧消逝,似是连点滴痕迹都找寻不见。

这本是人类命途之理,无需辩解,也无从抵抗。

然而,我现在却觉得——

 

“此时此刻的你,于今时今刻的我来说,已是永恒。”

 

 

-FIN-

 

---------------我是废话的分界线呢----------------


其实给仓仓的这篇我写的不是很顺,估计看下来的大家也发现了,各种果咩纳塞

估计是太紧张了wwww

其实认识仓仓之后,我一直在思考紫曜的人生问题,这样的人究竟可以用什么来形容

想来想去,就想到了这篇文

嘛……本来想说文力不足图力凑,结果更暴露了我的不足嘤嘤嘤

好在SAI2好用,给我duang了一下特效_(:з」∠)_


P.S.

其实再早些时候给仓仓寄了一个抱枕,这边顺道公开一下抱枕两边的图吧


(正面)


(背面)


最后,再次祝仓仓生日快乐!!!!

新的一岁也请继续多多关照,估计还会有很多麻烦你的地方(//▽//)

评论(13)
热度(156)

© 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 Powered by LOFTER